FC2ブログ

本應有愛。

今天和蝦米一起去看了雙年展。其實主要目的應該是去給她送她的東西,雖然我很囧的一點是還有一個包忘在學校沒給她,這下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OTL

當然啦,我縂想著要去看卻其實是我習慣性要去看的雙年展才是主要目的吧。

↓點擊觀看全圖↓



順便先聲明,因爲用的是手機拍攝所以模糊不清你也不要怪我。順便那顔色,絕對是因爲我看完展覽之後第一反應就是這個了,於是就這樣了。

以上。



展覽説不上好,還是不好。

因爲我期間一直在和蝦米說我最喜歡的大概是上次的法國三代攝影展。那個看得我很感動。至於這個只能讓我和蝦米不知道感嘆是藝術家太辛苦所以縂要想這些所謂形而上的東西或者是表現形式,還是應該感嘆參觀者太辛苦,或者是弱如我這樣的未必能理解他全部的意思,哪怕他邊上註解了還是一片茫然。

裏面有個小型實驗性質的裝置很有趣,用燈光在乎乎的小屋子圍出來的墻上打著許許多多的字——到處游走的父親母親兒童老人男女。

還有一動不動的死。

白花花的。

我和蝦米在裏面看,父親會變成紅色,之後會互相扭在一起。男不一定和女在一起,也會有男和男或者女和女。

突然會有紫色的病毒兩個字出現,之後就是大片的變成死死死。

我眨眼著眼睛,卻覺得病毒入侵的樣子很有趣。

走出去的時候眼睛有點花,反過來想想又覺得自己實在是缺乏同情心。雖然這只是些字。



一樓有面墻,每年都會有的固定内容一般。總會有個地方,上次是大野洋子的許願樹,這次是郵箱。

我頗仔細的看了一些。

上次朋友拍照我看到有人留言給GJM,這次倒是看到不少飯J傢的,寫給外星人的也不少,還有些寫的人也許十分認真可我看起來實在是覺得很胡扯的東西。

總之,看到了有人寫給貝殼的東西。



↑給蝦米↑

還有給Schumi的。

Schumi的那個我記得很清楚。

它上面寫:

Schumi,不要退役好不好?

期待你拿到2009年的車手縂冠軍。



我心想這小孩子真是可愛。

不過就驟然想起來前些日子做了好多天的夢。
我從來沒有如此。可以天天夢到一個人。

我說的事Schumi,Schumi。

某一天我夢到不知什麽時候我遇到他了,感覺的地點卻是某賽場pit附近。之後場景幾次轉換,最終結局卻是和這場景完全無關。

我只不過是抱著他,緊緊抱住,然後開始哭起來,一邊哭一邊挖盡心思用英語告訴他自己多麽多麽喜歡他,多麽多麽喜歡他,多麽多麽。

除此之外別無他話。

醒過來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他要退役了。

我卻連在夢裏都沒有開口說能不能留下來。

我只是要告訴他我多麽多麽喜歡他。

另一個夢是這夢之後的第二天。

我夢見在某個山地,盤旋向上的那種,空氣潮濕,下雨,山路上卻有著那種很奇妙的小店鋪,賣的是無關緊要的東西,總之顔色繽紛多彩。門口有珠簾。裏面沒有人或者有,我記不清了。但是有電視機。小小的,18寸的那種。我站在門口看比賽。不知道爲什麽我在哪幾家小店鋪裏面跑來跑去,就爲了看比賽。跑來跑去跑來跑去。

珠簾就不停的被我唰唰唰的拉開放下。

下雨下得人都潮濕了。

然後就沒有了。



也就是那麽突然一下子。

感覺就沒有了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