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宇宙萬物都無法阻止御手洗潔萬人迷了。

御手洗洁的旋律
原作名: 御手洗潔のメロディ
作者: [日] 岛田庄司
译者: 林新生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年: 2011-3
页数: 310

岛田庄司笔下御手洗洁系列第八弹!四个风格各异的短篇,不但挑战读者的大脑,更展现出史上最具性格的侦探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餐馆洗手间的便池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踪?公司名牌为什么连中十二发子弹,而对面大楼里又为什么出现幽灵绘画?御手洗与石冈的圣诞节有什么令人难忘的片段?在御手洗关于日本的回忆中,心中最深刻的情感是关于谁的?

在我剛剛通過休小翊同學認識御手洗潔的時候開始,我對他的感覺就很複雜,總的來說我看偵探小說對其中的偵探總是比較容易有好感的,但御手洗潔噗一出場就讓我有種焦躁的喜愛,充滿那種上一頁還覺得這個人實在不可理喻莫名奇妙的讓人火大,下一秒又覺得石岡對他的誤解根本就是無理取鬧怎麼能如此對待我們的偵探先生。
而如此忽上忽下的心理活動實在不太適合年歲已經大了的我。
隨著作者島田大大去往“啊!美國!這就是美國!”之後對於御手洗潔的形容愈發無法無天向著小言男主角高大全的方面靠過去,我無限贊同DB上柴斯卡估涼的說法——

看到御手洗是京都大学医学部的辍学生,因为不忍心伤害实验动物(尤其是那些呜呜叫的可怜狗儿),选择了去著名的茱莉亚音乐学院学吉他。私以为,关于御手洗的传奇过去,截止到这里就可以了。名校退学,天才艺术家,疾恶如仇的理想主义者,不管是哪朝哪代的读者,不都是好这一口么。

傳奇到這裡的確就可以了,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在看完這本大標題應該改名叫做超愛抖露廁所君之後,先是生廁所君的氣,之後生石岡的氣,歸結到最後生起自己的氣了。
(more里有露底,請慎入)

 小說以《IGE》作為開篇,這是個由墜入情網的音樂家、被破壞的連鎖式家庭餐廳廁所便池和莫名其妙出現的黑幫社團為中心的故事,看完只有“你妹這些突如其來莫名奇妙出現的細節線索太多了好嗎!”而廁所君那種“哦親愛的石岡開動你的小腦筋你每天都在想點什麽只有妹子和妹子嗎你看看這個事例就知道姑娘們是多麼的不可靠啊”[sherlock風自重]的態度在名偵探的歷史上絕不是最讓人想抽的案例,但卻最後說出所有案情之後卻讓人覺得“鬼才能瞭解你這些好像碰巧一樣的線索最後會推出這種碰巧一樣的結局啊!!!!!!!!!!”[摔書]

而這一切也就罷了,可是說著說著石岡君就滿臉崇拜就差星星眼的感歎到“從偶然接觸到的醫學用語里,他居然還能引導出人類生活中廣泛存在的重大社會問題”這種結論,這樣的廁所君和沒事情就上CCAV動不動就被戳中G點聯繫到當今社會教育、學生心理、動漫毒害青少年的磚家叫獸有啥區別?!!!可我看到這裡恨不得摔書的時候,沒想到這篇里最TM扯淡的部份還沒出現——

她突然冒失地問道:“我旅行回來后,還能再來找你嗎?”

“我會再來找你的,御手洗先生,一定會來的。”
出租車的后門打開,那個女人突然高聲喊道:“旅途中我會一直盼著回來見你,我是個軟弱的女人,要是失去了目標我會活不下去的……”

……MB?不說的話誰知道這MB是曾經的黑道入贅女婿的情人,外加誘惑音樂家的神秘美女啊?看過書的知道這是御手洗潔,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妹子遇到神之一手加藤O從此改變了人生好嗎!!!!!!!!!
為毛每個妹子都要加入廁所教啊?!!!!我不懂好嗎?!!!!!遲早有一天廁所君最後的致敬就是他變成XJ教主了是嗎?!!!!摔

而看完第二個故事之後,我發現爲了第一個故事發火的我……真是太甜了。
《SIVAD SELIM》是個怎樣的故事呢?一定要說的話就是一個以石岡無理取鬧為開頭,以廁所君無敵閃亮泡女仔小能手feel結尾的……聖誕節閃光彈。
故事開頭就說了石岡君因為自己耳根軟答應了一個高中生團體會勸御手洗去他們的音樂會,但之後卻被廁所君拒絕了,理由是音樂會當天廁所君本人有著不能改期和老友的會面,而後石岡就各種咄咄逼人,那部份看得我尤其火大,似乎已經完全忘記自己前面還在爲了御手洗潔各種高大全被馬踢而生氣這回事,我覺得無論石岡和御手洗潔是怎樣的關係,無論是摯友還是更深層被你我她都心思活絡想過的,都還是存在一個界限的,任何人的交往都是如此,都要把握好一個度和界。而這種預先根本沒有打過招呼,卻因為對方無法按照你隨便定下的約定去赴約反而還要怪罪對方的行為,除了X生活不順利故意找茬之外,我是在沒有第二個藉口可以給石岡君。當然這裡也是有很多閃光彈,比如——

他边说边走出了房间,我也跟在后面出来了。他从屏风边拐进厨房,在锅里接了水,搁在灶上点上火。我一直跟着他进了厨房,寸步不离地贴住了他。

狗腿有沒有!!!!!!!!!!

这么说,你的好些事情我也没听说过。比如前天你约森真理子吃饭那件事。这就是我们俩的命运,总是在互相窥探对方中继续各自的生活,各泡各的茶,各做各的饭。

……這就是為啥這兩人一直沒法HE的原因!!!!!!!!!

“以后我写的书再也没人买,我们俩只好喝西北风到处要饭去。你愿意那样吗?” 
“要饭在美国还是个不坏的职业呢,还给发执照。”
“可是这儿是日本,御手洗,我对你说的是日本话。”
“要是混不下去我们就一起上美国去,花上一百美元买一部老爷车,晚上咱们俩就睡里面。”

這裡我決定這幾乎可以被稱為御手洗潔的求婚了!!!!!!!!!!!可石岡這棒槌還是不懂!不懂!!!!!!!!!!
還有那些關於如果是夫妻那我倆這就算在婚姻內分居,雖然這麼想的可能只有我一個之類的臺詞……我就不一一舉例了。
當然結局自然是以在音樂會結束之後,御手洗潔和他偉大的朋友如同天神一般在舞臺上出現,演奏了一首石岡君最喜歡的披頭四的歌(順便在文章中段石岡君至少用了千字來抱怨婚後[……]感情冷淡不如初戀廁所君再也不肯給他演奏披頭四)告終,那種滿溢少女情懷的描寫在石岡之後的筆下躍然紙上,而我幾乎可以看到廁所君那背光出現在舞臺上的誇張的偵探同學們都如同毒癮一般無法戒除的登場方式。
而後我就無力了, 我開始反思爲什麽我要爲了這兩個深井冰動肝火呢?

而後迎來了第三篇《波士顿幽灵绘画事件》,完美的廁所君,哈佛大學就讀著,神棍一般的雷雨天,最後仿若降神的雙亡結局。倒是沒有更多可以吐槽的。

第四篇《别了,我曾经的思念》主角可以說是對廁所君陷入癡戀的玲王奈。玲王奈這妹子從黑暗坡一出場開始,我就沒有喜歡過她,按理說這回總氣場強烈很可能帶著禦姐風的應該是我的菜,可她對於廁所君莫名的愛總讓我無法接受她,而且一定要說她也不是女王類型,似乎是傲嬌,一方面癡戀著對方,打聽對方的所有一切,一方面又要在對方面前做出高傲的樣子,而且在我看來她也不是很好用的類型,像廁所君這種有反社會傾向(雖然去了瑞典這個人傑地靈的地方之後他甚至連科學怪人都說不上是個受所有人歡迎的成熟成年人遲早有一天登上諾貝爾獎的寶座)和這類咄咄逼人的女性一點都不配。
我要說的不是他倆的相性,我要說的是契機。我相信不是所有的愛都有理由,但所有的愛都應該有契機,讓人可以在旁感歎“這一個瞬間,我見證了愛情的誕生”這一類的話,意識到“我愛上了TA”是多麼重要的瞬間。可在玲王奈小姐身上我完全不明白她究竟看上廁所君哪裡?
當然好看的不是玲王奈的過去,美國的生活歐洲之行之類的東西,更不是就著旁人之口描寫這位妹子究竟有多麼風華絕代完美無缺,重點是玲王奈小姐終於通過別人之口瞭解到在御手洗心裡,她玲王奈爲什麽一直是輸著的,因為一個男人。

這個人走進了御手洗的屋子,就像已經踏在懸崖邊的人,向他求救。

那個時候的青年,用令人無法忍耐的、懷著哀願的眼睛和潔說話,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虛弱微笑。門打開時、坐在沙發上時、把手伸向咖啡杯時,一直仔細地望著潔的面容,然後像那樣問著『好不好呢?』。他就像紅坊裡的盲人一樣,把手伸向自己的人生,探尋著活下的方法,如果沒有什麼人拉他一把就完了。
潔很清楚地向我描繪:青年有張極為白淨的臉孔,總是穿著白色的襯衫,薄得彷彿無可依賴的胸口在眼前冉動,然後每次都用『做些什麼都好』的哀願眼神望著自己,而這種眼神,每次都令他的心情難以按捺。這種心情,無論如何都平靜不下來,幾乎就像吃了一記重拳那樣不停地讓他心痛,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領略這種感覺。不幫他不行,即使賭上自己的性命也非幫他不可。那個瞬間,他終於醒覺到自己為何而生。他終於有了這樣的自覺,他不要一個人隨心所欲的生活,他的人生,將因為不斷地引導他人而得以續存。我有這樣的使命啊,海因里希,這是給你和我說的話的回禮。

然後我們和玲王奈一樣懂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