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与君共枕无天明

我本想以漫画作品中最受欢迎的反派人物来称呼高杉晋助,可是在我心中这样的角色怎么算都是属于火箭队那两位的,于是作罢。

但毫无疑问,在《银魂》这部我们看到最近连载几乎以为他要走向完结的《少年JUMP》系作品中,高杉晋助,作为出场时间不超过三小时,每年才出场一次,每次出场必定是长篇正剧的——反派角色,却成为雷打不动人气排行榜的前五名,那他的受欢迎程度根本到达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想到这儿,我都要替新吧唧垂下一把辛酸泪——你们的差距真的并不是由子安武人和坂口大助所决定的。

当我们耳边《修罗》阵阵,《Samurai Dance》声声尚未散去的同时,我们如此期待着他的再一次登场,因为那将又是一场血的祭奠;可我们又如此害怕着他的再一次降临,我们都应知道这样的角色不该活到最后的最后。
【夜短半夏 虚晃妄言】



高杉晋助的人生是一场激进的狂欢。

他与那些美丽却无法长久的东西几乎合体,比如夏日的祭奠、绚丽的烟花以及跨不过海洋飞不过冬天的蝴蝶一般,在极尽绚烂之后走向灭亡。

我们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癫狂。

我总以为之所以高杉在《银魂》这部作品中显得如此独特,在于他从未参与那些人的恶搞疯狂,那些挑战着制作组下限,PTA神经末梢的恶搞章节中,从未有过他的身影,而显得他与整部作品常年的基调如此格格不入。

而这种非主流的姿态,则是高杉保持高人气的不二法则。

所有与他相关的章节都充斥着鲜血绝杀、过去与现在的碰撞、破坏与守护的矛盾,虽然这些都是JUMP系漫画中老生常谈的问题,但因为别人的生活中似乎还存在着苦中作乐的成分,而承托出高杉尤其死心眼。

我们看到总以烈火为背景高声大笑的他,以至于总以为那个在某一期动画ED里出现,半梦半醒得看着樱花落下的他,那个包子脸的小少爷,仿佛从来不曾真的活过。

但如若你也曾在年少时,遇到过那么一个人,如同刚刚从荒原之中走来,踏着雪的少年剑客阿飞,遇到了坐着马车的小李探花一般,必然会了解这样一种感情。

而今,他若是自己回想起年少时那些时光白驹过隙,却是连指缝里的鲜血也早已洗的一干二净。



【寒香淡月我所欲,为君执鞭了生涯】



中二的人总会说,我的人生根本是由一个巨大的谎言组成的。

高杉晋助是中二吗?

当然。

你要知道在高杉晋助人生中伴随松阳老师静止不变的,不仅仅是他的身高,还有他全部的信仰与爱。

我曾说,银时活在现在,辰马活在未来,而高杉,只活在过去。

松阳老师,对于那几位参与天人战役的同窗——脱线如桂、无赖如银时、疯癫如高杉,都是一个无法磨灭的痕迹。

而高杉与银时最大的矛盾不在于银时日益增长的糖尿病发率与高杉万年不换的服装花样的矛盾,而在于他们关于怎样面对松阳老师之死这一件事情上的态度上,而在某些角度来说,他俩又是极尽相似的两个人,比如他们都不约而同在杀死定定时的时候,所说的那一句“代我,向老师问好。”。

在遇到松阳老师之前的人生对于高杉来说毫无意义,在松阳老师死之后,他就成了高杉继续活下去的所有意义。

因为不会发生,所以我们大可以想象,想象一下如若当年松阳老师并没有死于那场战役,高杉将会如何?他本不过是喜爱风月小酌的浪荡公子,虽心怀天下但有着松阳老师的提点,必也是不会在他在世时作出些太过激的事情,比起血液的腥臭,还是花魁的暖香更适合他——只要他还没有被一种叫做愤怒的情绪控制,也并没有被复仇二字占据整个人生。



【三千世界鸦杀尽,身高刚好一七零】



夜兔一族的神威一出,我们就可以说《银魂》中那170抖S-Club已经组成,无论卖颜卖萌还是卖人气,都是可以直接出道的组合,并且可以甩开J家现今许多组合好几条街的人气。

虽然暂时还并没有真的要组这种组合的打算。

我想要说的无非是,高杉晋助这个《银魂》中的真修罗也并非远离偶像派与热门主流的道路,而他也并非在作品中完全没有被恶搞——比如八嘎王子的配音比如八嘎王子的配音又比如八嘎王子的配音。

因为关于高杉晋助此人日常生活的片段在原作之中太过于缺失,而让大家陷入了死循环——他会这样吗?他不会吗?他会吗?

且不说他的原型总督高杉晋作到底是何许人也,光是容忍着身边存在着一往情深的迷你裙金发少女、萝莉控猫眼(并没有)大叔以及爆言音乐制作人这样的团队,那高杉必定不是我们只看到的那个站于船头看血色月光的角色,你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因为高杉萨马对于这几个手下而言是如何高富帅(高这点再议)的存在而一心追随,你也可以说世界上本还有另一种选择。

谁都说团队领导决定团队气质,反之亦然。

虽然这一切在原作没有写,动画寻不到的情况下,只能打上YY二字极尽畅想之能,让我们各自在心中暗爽一把外,别无他法。

但我们总想找到除了身高之外,另外一些能让我们欢乐地面对高杉的元素。

虽然我们总觉得那样的东西既不在过去,又无法在未来。



生活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总督曾有诗云“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枕到天明。”但若是和高杉晋助在一起,或者我们等待的并非是那一场黎明。

因为他的太阳,早已坠落大海。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