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与光同行

若一定要说,我便是个不合时宜的人。

不合时宜的含义有很多种,比如在2011年才第一次看那部早就使得日本刑侦剧中充满其捏他的《跳跃大搜查线》;比如看了这日剧竟然还迷恋到去日本旅行时特地设计了湾岸署警视厅一日暴走路线;又比如在现在这个物欲个人主义空前高涨的时代,依旧坚持想要“做正确的事情,就是伟大的人”,这类话。
在与《跳跃大搜查线》相遇之前,我本以为能让我踏上冠上“朝圣”之旅的作品,唯有SlamDunk那个永恒的夏日海岸线。

以我浅薄的认知,世界上除了那个不停翻拍重拍福尔摩斯、波罗以及马儿普小姐的大英帝国之外,最喜欢刑侦故事的国家,可能就是日本,且不说自1954年开始每年都要评选的江户川乱步奖,光是每一季日剧中那些说不尽的刑侦类故事,便让人可以畅谈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其中《跳跃大搜查线》并不是唯一那部可以被人津津乐道的终极法宝;因为我在2011年才真正与它相遇,所以它自然也不是我人生中第一部刑侦日剧。

要说我的第一部刑侦日剧,那应该还是那一位,那位背光出现在黑色舞台中央,聚集着所有的光,背脊微弯,有一头卷发,永远只穿着黑色西装,却踩着脚踏车到达刑事现场的搜查一课警部补——古畑任三郎。曾以《绅士刑警》之名在中国播放过的这部日剧,虽是在1994年创造形象,却成为日本刑侦推理剧中的一个经典形象,每每由古畑引述案件开场,再倒述披露作案情形,并使得古畑一边轻击着眉心一边说出真相的瞬间,是当年还是小孩子的我,最喜欢看的一幕,虽然小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开场白根本是如同岛田庄司的侦探小说中经常做的那般,给观众读者的一份挑战书。


《古畑任三郎》一作,除了田村正和精彩的演绎、精巧的诡计设计之外,另一大看点则是超豪华的犯人角色阵容,与大家也都能在看柯南剧场版的时候,光从声优表中就判断出最后的犯人是什么人相同,在《古畑任三郎》中重要的早就不是谁做了,那本就是电视机内外的你我都知道的事情,重要的则是怎么做,与现在正当红的东野圭吾笔下,那位号称不关心作案动机的汤川学副教授不同,古畑任三郎让犯人说出其作案动机也是该剧的看点之一,若一定要我说对我来说记忆最深刻的一集《古畑任三郎》是哪一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是木村拓哉演绎的那一集。不是SMAP共演的那个SP,而是木村大神单独演绎的那一集《红线、蓝线》,倒不是对于当年那个年轻到青涩的木村拓哉的谗言,而是那个对于罪犯都如此优雅,从不发怒的古畑任三郎,在面对这起事件的时候,也忍不住动了肝火在全日本群众面前,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因为这次犯人要炸掉整个摩天轮罔顾生命的原因,只是因为它挡住了自己看钟楼的视野。

当然富士电视台周年庆典中,监督道出只是想要打一次木村拓哉的秘密,我们暂且不提。

但对于我来说,这却也成为一个契机——我们究竟为什么会去看刑侦推理剧呢?有任何说法可以成为你剥夺别人生命的理由吗?我们想要探讨的究竟是事实的真相、想要体会解开谜团的快感还是想要反思自己的心呢?

除了《古畑任三郎》,日本刑侦剧中还有许多经典作品,比如经久不衰至今仍然准备出第十一季的《相棒》,这可能是比起一次次改编搬上银幕的东野圭吾系列,更不包含偶像明星之类元素的,以推理为故事主体的刑侦日剧,当然这次的侦探,也依旧遵从刑侦日剧中的万用守则之一——非刑事课警员一探真相。这次让警视厅搜查一课使不上劲儿的,是只有两人的特命系——杉下右京以及其搭档这对相棒拍档屡破奇案的系列故事。若要说这故事完全没有偶像明星的元素却也不正确,因为除了初代热血行动派的龟山薰(由寺胁康文演绎)之外,后两代作为杉下右京拍档的两位——无论是及川光博这位王子版的“神户尊”又或者是即将出任第三代的成宫宽贵,都不能说是非女性人气演员。

但我依旧认为其并不是那种《推理要在晚餐后》等轻小说化的侦探读物改编的所谓刑侦日剧可以比肩的作品,并不在其Cast阵容,也不在诡计的豪华程度,而是对于整个社会问题体制问题的反思探讨上——当然,在诡计的层次上,《相棒》中也要甩开那些速食系刑侦日剧好几条马路,这完全是创作者诚意的问题。虽然非推理爱好者只是想看个轻松愉快的观众来说,这电视剧的确稍显高阶和不近人情了。

虽然系列故事的标题叫做《相棒》,但作为绝对主角的杉下右京先生,却总让人有一人的感觉,你可能会反驳说有热血的薰、同样狐狸系的神户尊、以及在另一个层面上的理解者警察厅的小野田官方长不是吗?我也明白所谓的相棒并不是永远要在物理上“在一起”才是拍档伙伴,同样的理念哪怕横跨太平洋或者有着警视厅和普通警署的距离也可以被称为相棒,但追求正义反抗不合理的体制上,杉下右京始终是一个人,靠着警察的直觉野性以及与天俱来的正义感行动的龟山薰在很长时间是杉下右京的心灵支柱,他在不经意间曾经深深打动过右京先生心中那曾以为绝不会为任何外力动摇与疑惑的部分,但他并不理解右京,他与右京有着共同的目标,却无法理解右京;小野田警视监亦是同伴,又或者是敌人,是面对各种来自上层压力时最好的保护伞,却又是会为了某些原因可以纵容小恶的官房长,在他看来他同意右京的理念,理解他的理念,但是他觉得没有绝对的正义,也没有绝对的公平,一切体质的改革都需要肮脏的手段,而为了达到更大的目的,一些小恶可以别容忍,一些小错可以被包容,一些黑暗可以被隐瞒,这是他与右京最大的分歧点;至于神户尊?他本就只是个被派来的卧底,而后输给了自己的内心。

社会系的侦探故事中,总有多年的老刑警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在看尽世间罪恶之后,是否我们总有一天会发现自己也被污染,成为黑色的一部分?

杉下右京也是不合时宜的,那个会说出“爱并不是罪,但是隐瞒是。”的杉下右京,依旧是不合时宜的。

而室井慎次也是不合时宜的,如同青岛俊作也是,不合时宜包括前者十年如一日的背头西装三件套、情不自禁说出的秋田口音以及立于高位却还拥有的天真绝对正义的想法,也包括后者自始至终咸菜色风衣、打不死的小强精神以及总和上层叫板的气势。

我终于说回了《跳跃大搜查线》。

《跳搜》这部作品与其说是推理刑侦日剧,或者它更应该被称为日常群像剧。以青岛俊作为首的,充满着不合时宜之人的湾岸署,以及因与青岛相遇而思及初心的室井慎次等人的众生相日剧。

湾岸署至警视厅之旅并不是我第一次去日本旅行,甚至不是我第一次去东京,不是我第一次看到海滨公园、看到樱田门、也不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彩虹大桥,但突然间,这一切有了意义,曾看过的一本书上写着“在赋予名字之后人就会注意到它的存在。”,对我来说,这些地点也如同第一次被赋予名字的东西,突然之间,他们对我都有了意义。我愿意相信在九十年代后期,曾有那么一群人真的鲜活得生活在这里,曾有一个穿着烂咸菜一般风衣的人,奋力奔跑着,追求着他心中微小的正义。

再次见到被赋予全新含义的彩虹桥、警视厅的那一天,是一个雨天,从新木场到樱田门,那被我忽略的车站铃声——当然也是大搜的主题曲,这并不是一个糟糕的旅行。因为电视剧中相比那些绑架凶杀,更注重的则是小恶——偷盗痴汉勒索,并没有可以被纵容的小恶,他本就不是发生在每一个绵长夏日蝉鸣颤音后的凶杀、也不是苍茫雪原上染血的密室、它在推理上显得太不值一提了,但它从未停止过追求正义,在这一点上,从《跳搜》到《相棒》,始终是一样的。

若之前我说过对于杉下右京来说,虽称为《相棒》却又最缺少《相棒》,那么在《跳搜》中最不缺少的便是同伴,因而对于处于高层显得尤为不合时宜的室井慎次来说,他除了拥有着在湾岸署的超高人气之外,更重要的是还有着永远保持着热情与干劲的青岛俊作,虽然这个湾岸署会行走的麻烦制造机正是他上上下下体会过山车一般职业生涯的元凶,却也是他努力至今的原因,真正的相棒太平洋都无法阻隔,何况只是从临海线的东京teleport到樱田门?刑侦剧推理剧或者是群像剧,我们追求的只是心的平静,正义得到伸张,梦想得以坚持,甚至连实现的瞬间都无需看到。

对于《跳跃大搜查线》虽然即将在九月上映的剧场版,我还无以得见,但在我心中早就有了最重要的画面,那是不合时宜的室井慎次独步前行的影像,只是室井慎次,而非男主角青岛俊作,季节是冬天,他穿着显得肩膀如此宽阔的黑色大衣,拎着他的提包,独自走在夜幕下的东京,下着雪,他走的很急,但从未低下过头或者弯过背脊,他挺直着走在飘雪的东京夜幕之下,独自一人。

但别担心,有光与他同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