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的朋友很少。

我不擅长面对人际交往中的各种变故,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很难表达某些感情,比如悲伤,或者安慰与感谢。
或者对熟悉的人反而很难去表达。
我想发自内心的喜欢一个人是有多难?到根本即为我对你感兴趣,我对你遇到的事情,今天遇到了什么,吃了什么,有什么有趣的无趣的事情感兴趣。
而实际上我并不是难以表达,而是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表达,我会呆呆地看着他的脸,然后无话可说。
安慰的话,逗他开心的话,或者关于自己的话,一句都说不出。
我说的是面对自己病重的祖父祖母。
每到这时候我就会觉得,如果那个谁在的话一定比我做的好。
我说我表弟。

我只是那个很乖,却有些冷淡的大堂姐。
对于我表弟来说。

如同舅妈都会说表弟在餐桌上会说一些逗人乐的话,我在家里和老妈说话,只会被她说成“我女儿和我说话都是一本正经的。”不会开那些有的没的却可能在人际交往中更为重要的玩笑。

又比如朋友的家里遇了变故,我今天和老妈说起这件事情,我妈说你怎么不自己主动去人家家里,我说人家说让我别去,我妈就埋怨我这种事自然是要自己巴上去啊,喜事人家不提你当然不去,这种事你自然是要自己主动的。
我很难了解别人的言下之意。

或者从某些角度来说其实我只是EQ很低。

另者,几乎没联系过的小学同学通过种种渠道寻了我的电话号码去,发消息让我参加下一次的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其实我打小就是没参加过同学聚会的人。
我几乎记不起他们的名字,又对过去并不怀念,对他们的现在也并不感兴趣。

我已经可以预见几十年后的自己了。

古怪,冷淡,不会说让人高兴的话,有时候还缺心眼。
我的朋友很少。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