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RPS/ALL]无事旅行记事簿

阅读指导:
1.看之前请默念这是脱线文,这是脱线文。不是悬念文,不是悬念文。
2.念完之后请默念这是预告片这是预告片。
3.谢絕殴打。

1.牛津
(1)半小时,3秒钟。

Juan·Carlos·Ferrero在按门铃,旁边站着Marat·Safin。
Ferrero连按了3下门铃,没人应门。
3分钟过去。
Marat·Safin在敲门,旁边站着Juan·Calos·Ferrero。
Safin连敲了12声,没人应门。
3分钟过去。
一只手拉着想直接转身就走的Safin,一手又想按门铃的Ferrero只听见门里有东西被踢倒的声音,劈里啪啦好不热闹。有人开门,Ferrero愣了一下。不是自己熟悉的脸,Safin盯着门里衣冠不整的人3秒钟,反手拉住Ferrero,说:”给你半小时。“而后就提着行李转身走人。
你看,谁说F1车手在突发事件上比网球选手反应灵敏?
谁说的?
(2)墙
Marat·Safin觉得自己还是很厚道的,因为他在1小时候才又带着Ferrero回到那公寓的门口。Safin心想Jenson你真是好命,有我这样的朋友,而后又想起自己的悲惨命运,想自己那时候怎幺就认识的Hewitt这个死小子,好不容易某一天等到Ferrero心情好到简单就范不讨价还价(媳妇啊……你本来都和我儿讨价还价什幺呀……= =)的一天,这小子竟然把门拍得嘭嘭作响,还很有耐心的拍了5分钟之久,自己被Ferrero踹下床,开门就看到Hewitt无辜的脸,张嘴就是一句:“今天午饭吃什幺。”Safin那时就想伸手掐死他。可惜结果使Hewitt没被掐死,还活蹦乱跳的在自家的餐桌上蹭到了午饭,午餐桌上明显气压过低,Ferrero就看着Hewitt,Safin着一张脸,Hewitt蒙烦苑梗琒afin对招面前的煎饼就是一刀,恶狠狠的想:本来我的午餐是Juan,现在却在这里和Hewitt分煎饼,没天理啊没天理。后来肚子开始咕咕叫了,Safin又想:好吧,吃不了Juan,有煎饼也是好的。低头的时候盘子里面已经什幺都不剩了。Safin幽怨的抬头,Ferrero朝Hewitt努努嘴,只看见Hewitt把最后一口煎饼塞进嘴里,面颊鼓鼓的,眼神无辜,说:“我看你不吃幺……"Safin只能仰天长啸真的是天要亡我。

当然,以上都是Safin同学在10秒内的心理活动。我们只能感叹人的思维跳跃性是非常伟大的。而Ferrero就看见旁边的Safin同学瞬息万变可比道琼斯指数的脸,最后作痛心疾首状。

Ferrero心想:又不知道这家伙想了什幺。边想边伸手按门铃。这次按了一下就听见里面有人嘭嘭嘭跑出来,开门,一张熟悉的阳光灿烂的笑脸,下一秒整个人扒拉在了Ferrero身上,大叫:“Juanqui你来啦!”完全无视旁边的Safin周身已经散发出的西伯利亚寒冷气流。"咿呀,你……"Safin不明白自己193公分的身高怎幺还会被人忽视。因为2分钟后才发现Ferrero身后站着Marat·Safin的Fernando·Alonso开始指着他张大了嘴巴。Safin知道Alonso又在满脑子寻找对于自己的合适称呼,上次Alonso开口就是一句“二姐夫”。Safin当时倒是很受用,而回去关上房门被罚跪搓板又是后话了。为了免除这次的重蹈覆辙,在Alonso又作“二”的口型时,Safin忙开口:“Marat.”看到对面的小孩眨巴眨巴两只棕色的眼睛,“叫我Marat就行。”小孩子很乖的点头,开口:“二姐夫Marat。”

Safin脸上一排明显的线,得,回去又是搓板。Safin放下手里的行李,把那个依旧表情无辜的小孩从Ferrero身上扯下来,(小寳你是猴子幺……竟然一直扒拉着。)拍拍他的脑袋,“不请我们进去幺?”

好家伙,总算有人想起这个历时5分钟的西班牙式热情欢迎之后,无论是刚下飞机又到咖啡馆呆了一小时的两个人,还是那个只穿了一件单衣和一件毛衣的主人都不应该选择在12月末站在英国牛津的某公寓门口闲话家常。

“啊!对哦!请进请进。”Alonso一拍自己的脑门,拎起地上的行李,把Safin和Ferrero推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很干净,看了暖气,摆着鲜花,完全一副春暖花开的样子。Safin和Ferrero同时回忆起上次来Alonso家时候的情形,Safin甚至还要往口袋里掏地址,Ferrero用手肘打了他一下,顺便白了他一眼,Safin讪讪收回手,嘴里嘀嘀咕咕:"我就不信你没有上次来时这里是地震过后现在却是高档小区的感觉。”Ferrero当作没听见,自顾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随手拿起旁边的报纸。Safin把外套扔在沙发上,开始研究起Alonso家的某面墙壁。

按理说墙壁就是墙壁,Safin同学退役之后的志向是开个小餐馆而非作建筑师,而且Marat·Safin也不是质监委的成员,那幺他就不应该对这面墙壁有什幺兴趣。退一万步来说,这墙上没有美酒也无美人,那幺按照这种说法,这面长约12米,高约3米的石灰表面,石砖里面,内藏暖气片的墙还能让Safin同学看得津津有味,到底有何玄机?
这个我们先按下不表。

因为专心致志的研究墙壁的Safin同学只听得坐在沙发上的Juan·Calos·Ferrero终于放弃了手上的英语报纸,转而问了一句:“那个……Button,嗯……Jenson到哪里去了?”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在厨房里煮咖啡的Alonso听不见,依旧面壁的Safin听得见。Safin没吱声。

“难道……Jenson他……因为被我们看见……”听Ferrero的声音Safin知道,这时候Ferrero应该是单手托着下巴,歪着脑袋的可爱表情,Safin刚想微笑,就听见Ferrero继续说,"Jenson他不好意思幺?"Safin脑海里只能出现那名为Jenson·Button的F1车手作小媳妇状掩面而跑的画面,意志剥落,在心里叹气,用手指关节敲了敲面前的墙,想:难道Jenson的脸皮不是如同……不……是比这墙还厚幺?

(3)名侦探Ferrero
Marat·Safin穿著一件色的高领毛衣,面前的墙几乎被软木做的板子覆盖,上面密密麻麻的用五颜六色的钉子订着许多淡色纸片,Safin双手抱于胸前,偶尔抬手翻动一下板上的纸片,冬日午后的阳光从窗子里照进来,Safin的手指在纸片上落下长长的阴影,可能是纸片上的字有时过于龙飞凤舞,Safin会不时眯一眯眼,辨认一下,光线在他线条完美的侧面勾勒出隐隐约约的金边。

本来,这应该是一副很文艺的画面。当然,你要做的只是像Ferrero一样忽略Safin笑到内伤又不出声的扭曲表情。

纸片1:
Micheal&Rubens:
不许吃完我的香蕉!!
ROSS

香蕉?我也喜欢。

纸片2:
Juan:
你果然把冰箱里的cheese蛋糕全吃完了,你等着麦家的人把你的肥肉切掉然后在把你塞进车里吧!!
Ralf
Juan?肥肉?
回头看Ferrero。
那是什幺……

纸片3:
Klein:
今晚不许出门。我今天要吃xx,xx,还有xx,帮我做。
Kimi

这两句好眼熟,不过前一句总是我对Juan说,后一句总是Juan对我说。

纸片4:
David:
今晚到我家来吃饭吧。
PS:是我亲手做的饭哦。
G.C

Nalbandian真可怜。

纸片5:
Carlos:
上次打赌你输了,记得要穿著巴萨的球衣到伯纳乌转一圈哦。
PS:不来我就哭给你看。
Nadal

Moya,你养个孩子也不容易…………

纸片6:
Raul:
今天老地方见。
PS:chu~
Jose

哦?这也弄到了?

纸片7:
Roberto:
今天老地方吃。
PS:别忘了带钱。
R9

kao,这都行?

纸片8:
Juan:
记得早点回来,你说今天你要吃xx,xxx,xxx的。
Marat

哦,总算有我的了。嗯?怎幺连我的都有?(儿啊……在家果然是你做的饭呀……)

正当Safin同学终于从笑得抽搐状到思索状再到凝重状时,又一张纸片吸引了Safin的注意力。当然,这纸片与Safin先前看到的都不同,倒不是他字体更撩草些,也不是他的纸张更细洁些。这张纸片皱皱巴巴,还黄拉拉,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这张纸不是被订在板子上的,至少现在不是,而是被扔在垃圾桶里。对,垃圾桶,就在墙角。那幺被我们形容为不是专心致志也是津津有味地看板子的Marat·Safin同学,正在立志于思索对他来说是可比歌巴赫猜想的纸片来源的Marat·Safin同学,到底是怎样发现这张躺在垃圾桶废品堆里的纸片的呢?

用眼角看到的。

好吧……用眼角看到的。

这是Safin同学的回答,可信度并不重要。

重要的他看见了这张很能说明一些问题的纸片。

Safin把其它问题扔在一边,蹲了下去,全神贯注于那张纸片,光线被人挡住,抬头,是Ferrero.Ferrero伸手,把Safin的头往下按,另一只手往纸上一指:"看。"

Safin两眼一闭,好吧,名侦探Ferrero终于出山。

“咦?你们在干吗?”Alonso把煮好的咖啡放在茶几上,凑上前一起过来瞻仰自家的垃圾桶。

Ferrero神采奕奕的手一挥,站了起来,“Nano,Raul前几天和Guti一起来过吧?”口气里是毋庸置疑。

Alonso立刻作吃惊状,“咦?!!Juanqui你怎幺知道的?!"

Ferrero又伸出两根手指,"还有,Jenson是才来你家玩的吧。"

Alonso这下做崇拜状了,"呀呀!Juanqui你怎幺设幺都知道。"

Safin也站了起来,(儿啊,你一直蹲着幺……爆。)瞥一眼墙角的垃圾桶,心想:因为你自己一个人不会倒垃圾桶呀……而Jenson大概是太忙了……忘记倒这个了……


阳光下,窗帘的影子落在那张明显看得出是被人撕下来揉皱扔进垃圾桶的纸片上。

纸片开头依稀是Raul,结尾是某个缩写为F.M的名字。

(4)爱好阅读?爱好阅读。
如果这是电视剧,那么这时候就应该打出“两天前”的字幕,然后闪现两天前Raul和Guti在这屋子里发生的种种;如果这是电影,那么这时候导演就会在主角眼神闪烁闲剪辑两天前Raul和Guti是怎样从西班牙风尘仆仆到达英格兰的画面;如果这是侦探片,大概主人公就要以“记得那天”作为开头;如果这是艺术性电影,则可能在思绪闲不时闪过Raul的眼角,Guti的指尖这样的东西。

可惜,以上全是如果,现实是Alonso,Ferrero,Safin三人坐在沙发上喝着Alonso刚泡的咖啡。艺术性可能形容的是这幅画面,意识流大概描述的是实际上主要由Alonso和Ferrero展开的对话过程。

这三个人自然都不会址到2天前Jose·Maria·Gutirrez·Hernandez是怎样如同Marat·Safin一般站在那面墙前,是怎样如同Marat·Safin一般被冬日斜阳照得左脸颊发烫。当然,还有和Safin不同的对着一墙的英语发愣,和Safin不同的在看见一张上面有西班牙语后欣喜不已却发现竟然是某同学留给Raul后的怒从中来。

之后便是Guti同学王顾左右,很好,在客厅看报纸的Raul,在厨房看咖啡的Alonso,左手边上有一个垃圾桶,里面的垃圾还没有倒。

天时地利人和就是这个意思。

Guti伸手,拉下纸片,揉揉,扔进垃圾桶。

一气呵成。

你看,上帝只给我们两只眼睛,我们总要错过生活中的某些事情。

所以这事情没有别人看见。

我们再回到Marat·Safin身上,他也在王顾左右,不过结果是他发现一本厚厚的色封面的活页本。Safin抬眼看了一下那两个看似用西班牙语聊得热火朝天实则鸡同鸭讲的两个人,对着Alonso晃了晃手上的本子,问了一句:“能看么?”Alonso望他手上看了一眼,在和Ferrro聊天间隙抽空说了一句:“看吧看吧。”

Safin开始翻那本子,偶尔还在Ferrero和Alonso的话闲插上一两句,渐渐的就没了声音。

Alonso和Ferrero喝完一整壶咖啡后才恍然想起Safin怎么没了声响,转头一看身边的人正铁青着一张脸,两个人同时凑上去看那本几乎被Safin看穿的活页本——无非依旧是应该学名为“便条”的纸片,只不过这次的便条全是以“Juan”开头,"Marat"结尾罢了。

Safin看着Ferrero,问:“这是怎么回事?”

Ferrero从头发无辜到脚后跟,“Nano说他要收集便条我就随便扔了一本便条本给他呀。”

Safin觉得自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然后对着便条边上用色油性笔一笔一划的写下诸如“最近Cheese涨价了”,“太晚睡觉对身体不好”之类的评语,转向Alonso:“这又是怎么回事?”

Alonso从脚跟无辜到头发梢,“Juanqui和你虽然都是运动员,不过一天做三次还是太多了哟,特别是在你们比赛期间。”

Safin觉得自己的眉毛抽搐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伸手摸摸对面Alonso的头,脸上尽是一幅警察叔叔对待拾到一分钱拿来
交公的小朋友的温和表情,“呃……你,说你自己爱好阅读不会就是读这个吧?”之乐之手上的本子又指了指右手边的墙。

Alonso做敬仰状了,"呀!不愧是二姐夫,你也是什么都知道呀。”


Fernando·Alonso,1981年7月29日出生于西班牙的奥维耶多,现役F1车手,爱好:阅读。


以上为Marat·Safin脑海中反复回放的字幕,请原谅。


直到有人按门铃,Alonso大叫一声:“是Jenson回来了!”说完拉着Ferrero去开门,Safin才想起放下手上的活页本,站起身。

门口站着抱着晚餐材料与Alonso,Ferrero该拥抱的拥抱,该握手的握手转而向Safin微笑的Jenson·Button.Safin向他伸出手:"打扰啦,Jenson."


门没有关,夕阳还没有下山,红色的光落在四个人的身上,把他们的影子在地板上拉的老长。

多么和睦的景象。

只有墙角的垃圾桶里又多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以“Juan”开头,“Roger”结尾的纸条,没人看见。


说穿了,Jose·Maria·Gutirrez·Hernandez和Marat·Safin是一种人。不同表现形式的同一个本质。

爱情恐怖主义。

(5)Jenson的礼物

虽然随手翻开一本F1车手介绍,在关于Fernando·Alonso的爱好一栏里一定写的是:love cooking。但是love和be good at还是有区别的是吧?况且连爱好阅读的真相都是那样,那么当Marat·Safin看到是那个英国人去采购,去做饭也就完全没有什么好吃惊的了。

当然,也不是说Alonso做的饭“神吃神死,佛食佛亡。”你看,至少自称吃过的Jenson·Button同学不依旧活蹦乱跳的?

这是后话。

而现实是四个人坐在桌前,为了方便交流还是决定用国际通用语——英语。因为用英语,Ferrero说话不似说西班牙语是那么快,而之前吃的点心也没有完全消化,所以这顿饭吃得很慢。

Safin一直觉得Ferrero吃东西的样子很好看,餐厅里微带橙色的光线下,Ferrero前额上的头发微微抖动。然后看到他不时和Alonso交换一两句对话,平淡到近乎永恒。

"Jenson,你怎么会和Marat认识的?"

Safin听到自己的名字回了回神,Ferrero大概只是想要挑一个话题来和Button进行简单的英语对话。Safin看到对面的Button看了自己一眼,0.5秒之间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Button微笑着用他纯正的英式英语回答:“啊。我和Marat都是住在Monaco么。你也知道的,那实在不是一个很大的地方。”说完,又笑了笑。

Button说话的时候,Ferrero一直很认真地看着他,甚至放下了手里的刀叉。这让Button有一点小小的紧张。

过了几秒钟,Ferrero笑了笑,说:“的确如此。Monaco很小呢。”

Button觉得Ferrero的笑容高深莫测。虽然他是在F1界内出了名的人际关系好。不过有的人太过高深莫测的笑容还是不在他的计算范围之内。不过他是Jenson·Button,他的笑容应该完美无缺。

可是,Button还是看了一眼对面的Safin。Safin倒是没有什么事情的样子,继续吃他的。虽然也看得出一点小小的不自然。

你看,Jenson·Button虽然是Jenson·Button,但他不是Marat·Safin,他自然不会知道除了被继续追问他俩认识的经过还有第二种可能:Ferrero在听完上面的话几秒之后才有反应只是因为——Ferrero在脑子里英译西…………

就在这三个人之间的空气进入胶合状态之下,常常成为关键人物却又不自知的Alonso抽空把脸从盆子里抬起来,说了一句:“Juanqui你不也认识Kimi,Nick么?”Ferrero点点头,笑着看着Button用餐巾把Alonso嘴边的茄汁擦掉。而后又自动换了另一个话题,忽略了Button其实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的这个事实。

这是Button与Safin才松了一口气,心想:总不能说是以前在夜总会认识的啊……


收拾完餐巾,Button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Marat,我有圣诞礼物给你的。”另外三个都回头看他,Button抹了抹手走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Safin接手,有些重量,Alonso先好奇的开口:"Jenson,这是什么?"然后抬头看看Safin,“难道是AK47?”

另外三个一头线。虽然长度有点像可是身为一个俄罗斯人有必要让英国人来做这种“出口转内销”的事情么?

要知道答案?很简单,打开就可以了。

Safin向来是行动派,三下五除二打开。另外两个凑上来看。

尾翼,F1的尾翼,BAR的尾翼,上面标着Juan’s boyfriend的BAR尾翼。

三个人愣了一愣,Button在一边对这个反应很是满意。

第一个开口的又是Alonso,他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然后问Safin:“二姐夫你喜欢Montoya么?”只见Safin张嘴又闭上。而后又扯扯Ferrero,做愤慨状,继续看着Safin,“难道你认为Juanqui没有Montoya好看?!”然后为了强调似的用力看了一眼Ferrero。Ferrero也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Safin决定忽略Alonso的话,转向Button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而后开口,“呃……”Safin正想着应不应该说喜欢,“谢谢啊,Jeason。这礼物很特别。”顿了一顿,觉得自己找的词还不错。“不过,Jenson。这东西我车上没有办法安啊。”安在哪里?自己的BENZ的屁股上么?

“我有啊。”这时Safin才发觉Ferrero精神奕奕,Safin也不能理解为什么Ferrero在有关车子的时候就可以进行中高级快速对话。

“我可以用!”Ferrero很认真的又说了一遍。

Button立即表示:“那等一下,我改改去。”说完又出去了。拿回来的时候上面标着“Marat’s boyfriend.”。速度之快让Safin有种怀疑Button是不是一开始就准备了两个的感觉。

Ferrero收到兴奋不已,就差要上前拥抱Button。当然,半途被Safin拦截了下来。

之后,Ferrero很高兴,Safin因此很高兴,Button觉得和婆家(?!)外交成功很高兴,Alonso一直很高兴。


呃……难道没有人觉得这种礼物本来就不应该被安在车上,而应该作为装饰放在家里么?


好吧,没有人觉得。

那也就没有人关心下一站是那里了吧?


如果有下一站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