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RPS/Tennis--SF 架空]千年IV

IV.The time to live,the time to die

“到了没有?”翻身,用左手支着脑袋。
“没有。”抬起右边眉毛。
“到了没有?”把身上的稻草拾起来,扔到一边。
“……没有没有。”把两手抱在胸前,闭上眼睛。
“到了没有?”打了个哈欠,抬起右手,挡了一挡树叶间落下来的阳光。
“……没有没有没有!!你总这么问,烦不烦?”Mario Ancic终于对Marat Safin每隔3秒问一次的行为忍无可忍,“啪”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正眯着眼睛,在草垛上成大字形的Safin吼了这么一句。
半响,Safin一直没吱声,Ancic觉得不对劲,按照平时Safin一定会第一时间反应回来的。现在就看见Safin半蜷着身子,眼睛紧闭着,Ancic忙弯下腰,“Boss,没事儿吧?”
“没……你就保持这样别动。”Safin举起一只手示意Ancic。
保持这样?Ancic低头看自己半弯着身子的样子,阳光从背后头顶照下来,Safin依旧蜷着身子,脸在Ancic落下的阴影里看不出表情,Ancic想了想,终究还是忍不住,再次凑上去,扯扯Safin的袖子。
“Boss,Boss,你别吓唬我啊!”
Safin把脸转过来,眯了迷眼睛,说:“没事儿,只不过太阳晒太久再被你一吼觉得眼前一片金星而已。”而后无辜的笑笑。
Ancic愣了一愣,又“腾”地站直了起来。一手插着腰,一手扶着脑门儿,又种不这么做自己的脑袋会从脖子上作自由落体运动的感觉。
Safin却又咕哝道:“喂喂,Mario,让你别动,你看,太阳又晒着我了。”
“你这样子!迟早死于安乐!”Ancic又对着正往自己影子里挪了挪的Safin吼了一声。
“那个……”坐在前面的Srichaphan这时出了一声,Safin和Ancic同时看向他,“Mario你别站起来,车这么晃来晃去不能走啊。”看样子是对于Safin的懒洋洋和Ancic的爆走习惯了。
“哦。”Ancic“嘭”的一下往车尾那儿一坐,大半天没发出声音。Safin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就看见他年轻的副官留给他一个就差写上“我在生气”的冷冰冰硬邦邦的背影。Safin坐起来,笑了笑。想起自己先前拉着车主对着Ancic和Srichaphan说:“这位好心的先生要借车送我们一程。”回过头,拍拍那人的肩膀,“是吧是吧?”
那时Ancic看了一眼那个明显受了惊吓的人类车主,再看看那辆满是稻草的马车,露出“Boss,明明是你胁迫人家了吧”的表情,不甘不愿的爬上车。
Safin拍拍身上的稻草,也爬到车尾,坐下。看到Ancic盯着太阳,恶狠狠的看,眼睛眨都不眨一下,Safin眯起眼睛对着太阳看了一会儿,伸手,把Ancic身后斗篷的帽子拉起来,遮住他的眼睛,Ancic一下子转过头,从牙缝里硬挤出一句“Boss,你要干嘛?”
小孩子的眼睛被遮住了,就看见嘟着的嘴,一点气势也没有。Safin在心里这么想,“不干嘛。”Safin笑笑,不管对方看不看得到,“狼族的眼睛是很重要的,”停顿了一下,“值得我们如此长久凝视的是月亮,而非太阳。”
Ancic低下头,心想后一句好像是族训之一,于是嘟囔了两句什么,又说:“我知道了。”

Safin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Ancic的时候,他就像刚才一样直直的看着太阳,执行官来报告的时候说纳兰达的支族里唯一找到的就是面前的这个男孩子。他站的地方是他家门口的花园小路上。
那是几百年来族内第一次出现那样的事情,也是那个预言被印证的第一年,各种族之间莫名的打破了原有的长久平衡,开始由一个个小支族在某种神奇力量之下,一夜间消失。
不是消灭,是消失。
一切植物,建筑,甚至是做好的晚餐都还在桌上,炉边冒着热气,可就是活生生的族人却消失了。村落成了一个空荡荡的地方。安静的好像死了一样。
按照侍卫长的说法,这个男孩子那时似乎就在家里,他的妈妈刚做完晚饭,让他去叫他的哥哥和妹妹回来吃饭,他打开门,叫了一声“哥哥。”哥哥回过头,向他摆摆手,又回过去拉妹妹,忽然两个人一同腾空而起,然后消失了。男孩子还没有回过神,他的妈妈也一下子被什么力量牵扯一样,飞出了窗外。消失。
“从那时起,他好像就一直看着太阳。”执行官这么告诉Safin。
Safin走上前,挡住了男孩子面前的阳光,低头看着他,发现他棕色的眼睛里除了恶狠狠的眼神,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现在索性就恶狠狠的盯着Safin了。
皱了皱眉毛,看样子是在这里站了一夜,衣服上和头发上满是湿漉漉的水气,棕色的卷发贴在额前,Safin把自己的斗篷脱下来,扔在他身上,男孩子站着不动,还是昂着头,“你要干嘛?”
边上的执行官忍不住出声:“喂,小子,他是Marat Safin。是王。”
男孩子头也不回一下,还是没动,只是右手握紧了拳头,重复了一遍,“你要干嘛?”
Saafin看着在自己斗篷底下露出的棕色眼睛,弯下腰,用手撑着膝盖,“喂,狼族的眼睛是很重要的。值得我们如此长久凝视的是月亮,而非太阳。”男孩子撇了一下嘴,别过头。
Safin笑了笑,顺着他的眼神就看到窗子底下一滩玻璃碎片在阳光下亮得扎眼。眯了眯眼井,背过身子。“喂,以后你就坐我的副官吧。”
“My lord,他还是个小孩子,而且……”“我没有问你。”Safin没等执行官说完就用一句话打发了他,而后回头,问,“怎么样?”
男孩子扯下头上的斗篷,“副官就总是被人喂喂的叫么?”抬起了自己的下巴。
Safin笑了起来,又弯下腰,伸出手,“我叫Marat Safin,你呢?”
“Mario Ancic。”也伸出手。

想到这里,Safin转过头看着已经把斗篷的帽子扯下来却依旧低着头的Ancic,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时把他带回领地,让他学习知识并且接受各种军事训练,告诉他,他那种长久的主食可能来自于根深蒂固的“木乃伊情结”。
“木乃伊情结?”Ancic不理解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是的。”Safin点了点头,“一种人类保存尸体期待死者再生且永远不死的做法。”这是再次谈起那次诡异的支族消失时,Safin听到Ancic说那些族人都被吸到太阳里去后,Safin对于Ancic盯着太阳看的解释。
“渴望永恒,渴望如同埃及法老一样不朽,渴望在观看或者说彼此观看的时候,时间可以停止。”
“就像Boss你和那个吸血鬼亲王常做的那样?”Ancic打趣,而后眨了眨眼,Safin咳嗽了一声,“Mario,说过以后不要偷看。”
“是是是……”Ancic不以为意的保证,而后又故意大声“嘀咕”道:“可你们也太光明正大,明目张胆了。”
Safin那时看着他年轻副官走远的背影,心想:可能从Ancic成为他正式的副官那天起,从他对训练再次回来时,低头称自己为“My lord”的Ancic说:“我可不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的是这个叫我My lord的小孩。”而后就开始改口叫“Boss”的时候起,从他低头看那一地刺眼的玻璃碎片时,这个昂着头给自己看他棕色的眼睛的小孩子,已经被自己当作了弟弟,从而意味的开始纵容起他来了。

“那么,这次是你那个金发的小朋友消失了?”Safin看着坐在身边的Ancic头顶上的头发因为山路不平而随着车子和稻草一起一抖一抖,问了一句。
“才没有!”Ancic果然如Safin预料的那样一下子抬起了头,“他只是出去了,没和我打招呼……”
而后越说越小声。
Safin笑了起来,“原来是他出去玩不带你。”Ancic一下子涨红了脸,“他给我留了字条的!”狡辩道。
“哦?”Safin拖长了音,“那说什么了?”作出洗耳恭听状。
“说……”
“什么什么?”Safin没听清,把头凑过去。
“说出去几天很快回来!”Ancic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Safin笑得肩膀一抖一抖,Ancic瞪着他,哼了一声撇过头去,Safin看着Ancic气鼓鼓的后脑勺,拍了拍他那头棕色的卷发,然后开口。
“嘿,Mario,我们要先习惯分手,再习惯重逢。”
Ancic转过脸,Safin还是懒洋洋的晒太阳,好像什么也没有说过。
Ancic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看见Safin的眼睛突然亮了亮,而后忽然跳下车,对着Ancic和车前面的Srichaphan说了一声:“我去办点事儿,你们先过去开会吧。”
“……喂!Boss!”就看见Safin一下子消失了森林里。Ancic一下子也跳下车,对着Srichaphan叫了一句:“我去把他找回来,我们拿上就会上来的。”
Srichaphan愣了一下,而后认命似的继续着车,“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喂……Boss!”
Ancic上的时候已经穿过了森林,来到了山崖边上,他就看到Safin被什么扯下了山崖,Safin似乎是笑着,看见Ancic的时候,就叫了一声:“Mario,别过来!”而后自己到山崖边低头看的时候,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
又要张开嘴叫的时候,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腾空而起。
是……龙?
一条色的翼龙飞身而起,遮住了阳光,大地一下子变得冰凉,龙身上的鳞片闪闪发光,眼睛仿佛发晶一样闪着金色的光,龙身上做着一个衣的骑士,头盔泛出冷色调的光,他冷冷得看着坐在地上的Ancic,扯了一下手上的缰绳,Ancic耳边只听见龙尖锐的叫声,而后,龙一下子扇动翅膀。飞向了太阳的方向。
Ancic此时唯一的想法是:Boss的意思是他都打不过的,我过去也没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