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爺看的不是基情,是寂寞。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脫宅了,大家一定不要懷疑,不是我可以不在30歲前變成魔法師[……]而一定是我又以一周解決三本小說的速度掃蕩偵探小說了。
扶額,最近我的閱讀速度和上下班公裡數同步長真是太苦澀了好么。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
作者: (日)岛田庄司
简介:

  吉敷竹史系列第一弹 “旅行三部曲”拉开序幕
  摄影杂志上一张题为“隼号寝台特快上遇到的女人”的照片引起了刑警吉敷竹史的关注。这并非因为女人漂亮的面孔,而是——在照片上显示的日期之前,这个漂亮的女人已经在家中遇害……
  快门的速度为1/60秒——这成了吉敷竹史无法逾越的障碍!
------------------------------------------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作者: (日)岛田庄司
简介:

  似乎是在进行某种仪式,尸体被凶手残忍地切割成八块,一一出现在各次列车的终点。现在,尸体已经找到了7/8,只剩下最后一块!这1/8被凶手带往何处?而它是否就是破案的关键?
  随着吉敷竹史的介入,日本出云地区最古老的传说赫然出现!难道,凶手的目标是——传说中的八歧大蛇?!
------------------------------------------
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
作者: (日)岛田庄司
简介:

  好男人吉敷竹史和前妻通子的纠结已经持续了很久,很难用语言形容他对这个女人有着怎样的感情。在岁末,吉敷竹史突然接到了通子的电话。他按电话指示到车站,看到了在“夕鹤九号”上的通子正在缓缓远去……
  第二天,“夕鹤九号”上赫然出现了一具女尸!是不是通子?吉敷竹史心急如焚。他决定亲自调查。然而,到现场的他却发现了一个更棘手的问题——通子成了杀人嫌疑人!
  与此同时,又有两具女尸出现在通子的房中!而这个房间却是一间密室,这是一桩不可能犯罪!更诡异的事情还在后面。在凶杀案发生的当晚,“夜明石”竟然发出阵阵哭声,而有人竟然在暴风雪中看到一副古代的武士铠甲在暗中如幽灵般走动……
  究竟还有多少诡异的事情在等待着吉敷竹史?他不能失败,这不仅仅是刑警的职责……


一口氣看了一堆島田的偵探小說,不用懷疑島田的話我一定是蹭休小翊的書看,我才不買這個對福爾摩斯有著後媽一般的愛的書呢!XDDDD
雖然也有看廁所君的系列,不過因為是之前看的沒有第一時間寫觀後感,於是就作罷,最近跟著出版社的出版順序於是就看了一堆吉敷竹史系列。
偵探小說這種東西,說實話主角是警察的話總比神經病兮兮人格又不健全的偵探來說無聊很多,就比如大家覺得銀他媽好看是因為主角是卷子[嗯?]……不過真選組是特例,他們做主角大概也會很好看。[喂]繞回來說吉敷系列,因為主角被樹立的形象太高所以讓我很難CP[……關鍵?]而且其實他和前妻的關係也很微妙,雖然出版的時間來說也算是按照系列的順序,但總覺得第一本的時候這位仁兄根本沒結婚,但之後他就已經成了離婚人士。而且他每每遇到的案情都是鐵路犯罪,這種在國內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犯罪的東西,日本的鐵路可能是太過於守時,或者應該說是國內的鐵路,不,應該說國內的交通太容易誤點,造成我從來不覺的鐵路時刻表這種東西可以做為犯罪指南。而按照同樣列車行經路線與別的線路相遇而進行的犯罪在我看來基本上都是要以不如直接用刀捅死比較簡單明瞭又百發百中來的爽快。
順便島田此人相當喜歡對讀者下挑戰書,當然對於任何偵探小說家來說如果讀者能先一步找到罪犯及作案手法應該是十分愉快的經歷,可對於讀者、至少是我來說看到小說里突然出現一張名為“挑戰書”的書頁絕對不是不爽兩個字能形容的,我多少能瞭解看到KID同學挑戰性的……不,不是白馬,是中森警探的……心情吧?
總而言之第一反應是“他[嘩——]的你又來?!”
而且每每最後犯罪者還會讓人產生“靠,你把條件都告訴讀者你妹哦!”的感覺大約也是島田的一大特色……
再來說這系列的裝幀,不得不說吉敷系列的話其實都很微妙,一直到夕鶴這本我才注意到設計師用了根本沒必要[重音]的凹凸效果,只會容易弄髒好嗎!!!
要我說島田系列的裝幀都變了好幾次,看豆瓣上的反應男性讀者似乎很多都喜歡他斜屋的那兩本,但對我來說那兩本反而不太好,最好的應該是《廁所君的問候短篇口胡集》和《他與基友的相遇&炮灰女朋友》[標題誤很大]這兩本。讓人覺得設計者有好好看書,而不是仿若我當年寫讀書報告一般只看序和後記。
順便說一句,其實我一直沒感到島田筆下女性的魅力,這大約是我自己的問題,對我來說無論是基友的女朋友或者是吉敷竹史的前妻都是些“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女人別來找我,地址如下”的麻煩女人而已。
對不起,我的評語太刻薄了。
另:60分之一還好,但出雲及夕鶴作案手法大約是……神棍了。
more里是更神棍的暗館殺人事件觀後感以及女王的悲劇系列,劇透有[?]請選擇是否繼續
而後都女王的悲劇系列……就真的是很悲劇了。

X的悲剧
作者: (美)埃勒里·奎因
简介

  故事发生在一辆拥挤的电车上。一个男人在车上被杀,所有人都看到男人死去的经过,却没人发现凶手。很多人都有理由憎恨死者,包括死者的合伙人,然而,萨姆巡官得到的线索都指向了死胡同。受邀参与调查的哲瑞•雷恩,一名专以饰演莎士比亚剧作的老演员,宣称知道凶手是谁,却拒绝在没得到确切的证据前指认凶手的身份。一案未解,一案又起:电车上的售票员在回家的渡轮上遇害了!......这是一个充满惊奇的案件,雷恩光凭萨姆巡官的叙说,就可推知凶手是谁,或许,你也可以!

Y的悲剧
作者: (美)埃勒里·奎因
简介

  哈特家族以疯狂、恶毒著称,在邻居眼中是“可恶”的人。所以,当有一天这个家族的代表人物,专制、暴戾的哈特老太太被谋杀时,没人感到特别的不安、伤心,除了她在第一次婚姻中生下的女儿,又聋又哑又瞎的女儿路易莎。同时,路易莎又遭遇两次毒杀阴谋,只是侥幸脱险。案件中的诸多线索都指向哈特老太太的第二任丈夫,约克,然而,约克早在几个月前就已自杀。陷入困境的萨姆巡官只得求助于老演员哲瑞•雷恩,一起名副其实的悲剧渐渐浮出水面。

Z的悲剧
作者: (美)埃勒里·奎因
简介

  血案发生在阿冈昆监狱所在的提尔登郡。一天晚上,树敌无数的福塞特参议员被人刺杀于自己的书房内,当天,一个矮小的男人正好从阿冈昆监狱刑满释放。书房内的一封信将线索指向了这个男人。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受邀参与调查的萨姆巡官及他的女儿佩辛斯在雷恩的帮助下,没有被证据缺乏的困境击垮,最终将真正的罪犯送上了审判席。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
作者: (美)埃勒里·奎因
简介

  一辆凯迪拉克截在路中间,一个蒙面人从车上跳下,手里拿着一支枪。佩辛斯尖叫出声,但枪狠狠地打在她的手上。“把信交出来。”蒙面人要挟道……
  当萨姆巡官收到一张一千元的钞票,被委托保管一封信时,他认为这是别人跟他开的一个玩笑。但是,但蒙面人劫持了他女儿,他知道自己碰上了一起诡秘、透着死亡气息的案件。
  在这次的谋杀案调查中,伟大而杰出的雷恩演绎了最精彩的一幕!


應該怎麼解釋我對阿爾家偵探小說家的心態呢?
一定要形容的大概是看日本人拍的《腦殘先生》中CSI的鏡頭時候默默拉滾動條那瞬間的心情吧?[沒人理解啦!]
看完就只有“這樣可以嗎?!!”的感覺。
且不說雷恩老先生叫他那個精通易容的僕人“小妖精”之類讓我這個不看耽美文的人都虎軀一震[順帶一提那僕人是個卡西莫多式的……駝背?];也不說爲什麽每次案件抓住罪犯之前都要死一個我覺得本來不用死根本就是偵探先生失誤而造成的受害者;更不提這種本來是帥爺爺做主角也就罷了之後還成了女性第一視角造成我覺得作者根本在麥麗蘇萊恩先生;也不用說因為之前完全沒去瞭解悲劇系列而導致買書就買了看起來就是系列的XYZ而沒有買最後一案,於是去問休小翊借舊書可發現不知道是自己的錯還是當年翻譯的錯總之每次到了愛情戲片段我就好像得了閱讀障礙一般完全看不懂的境地;而這個系列我最最詬病的不是人人都給了每本書五星評論,我看《X的悲劇》大結局就看了三個晚上因為每每都要昏死睡去,而是我不明白,作為一個前演員,現在投身偵探事業的雷恩先生,他如何能作為一個審判者呢?
這個問題從《Y的悲劇》開始困擾我,一直到《最後一案》他成為犯罪者為止,從來沒有離開我的大腦意識之中。
在我看來偵探所要做的事情不是審判罪犯,雖然《Y的悲劇》中的小男孩瘋狂的我也覺得喪心病狂,但無論對待怎樣的罪犯,偵探的職責不是上帝吧?
另一方面,偵探故事對我來說是怎樣在看起來最平凡無奇的現象中尋找事實真相,這平凡無奇包括犯罪者本人,所以對我來說“精神分裂”“隱形墨水”“聾子”這類都是犯規。
很糟糕的是女王的書里基本上……都有涉及。
所以我不喜歡美國人的偵探小說,苦澀臉。
這就是你喜歡的東西嘛?平次!!!!你還是去做工藤病這個有前途的職業吧![……職業?]
話雖如此,我還是在挑戰女王的國名系列……OTL

暗馆不死传说
作者: 绫辻行人 / 綾辻行人
简介
  
一次偶然的机会,江南孝明得知九州地区中部的深山老林中,还有一座中村青司参与修建的宅邸——暗馆。联系鹿谷门实未果,便决定独自前往寻访,等待他的会是像“钟表馆”一样的噩梦吗?
   不仅是我们的身心……包括生命本身都被羁绊在这个暗馆的宅子里,被囚困在这里。或许可以说是咒语的束缚吧。


這本根本是休小翊鬱悶成疾於是強買強賣推銷給我的書,綾辻的書幾本到最後都是以神棍結尾,館系列就相當明顯。雖然過程有不少很精彩氣氛渲染的也很好,深夜讀來讓我不時毛骨悚然,但結局中“靠”的成份太多。
這本尤其嚴重。到了除了“靠”和“好基”就沒有別的印象的地步。
我說的不是“靠,好基!”而是“靠”和“好基”並列存在。
角色的出現是很巧妙,到最後我也才意識到那位中也君,就是之後導致整個館系列的悲劇的中村青司。
而意識到這點的時候尤其“靠”。
而玄兒同學從頭到尾表現出來的基情澎湃都讓我有高呼“媽媽!他們太基了好嗎!!!”的衝動,哪怕是我半夜在床上看書或者是下班在地鐵上看書的時候,都難以自已……
無論是“我[中也君]扶著他的胸口慢慢站起來”還是“他的手指纏繞在我的髮絲上”或者是玄兒說“你討厭我了嗎?”或者“除了你很優秀,很聰明,我很喜歡你之類的,也沒說什麼” 或者大火之中“我……對你……”都太基了好嗎!!!!!
摔書。
而且視角總是到處亂飄,本來的第一視角江南因為事故而合兇手視角合二為一這一點也太扯了好嗎!!!還可以更神棍一點嗎!!!!
其中奇怪的連體雙胞胎我就不說了,這種充滿了和式扭曲審美的東西,最關鍵的是那個微妙的邪|教,玄兒同學開始說歷史的時候我就整個囧了。
這種瘋話到底怎麼才會相信啊!求你們用用大腦好嗎?!三代前一個女人發瘋,三代後你也跟著發瘋算什麽啊!
每次看到日本這種神棍理論我就很想說日本的偵探小說和美國的偵探小說相加再除以二大概就能達到我心目中的平衡了。
By the way,因為玄兒那個百年千年都等你的誓言搞得本來我覺得中村是個倒楣被老婆劈腿之後怒而情殺的可憐角色變成了“我靠,你們該不會是那時候借著大火和玄兒私奔回死館快樂同居了吧?!”
扶額。
另又另,我覺得綾辻的基比他老婆寫的有希望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