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公司邊上的小區花很多,春天開得那種我叫不出名字,但卻每每在陽光之下看到它做花團錦簇的樣子,上海的某些區路邊種了不少這種花,春天的時候盛開,然後風吹之後落下一地。


然後到了立夏之后,就看到許久沒有看到那些攀爬在欄杆上的薔薇,我多喜歡夏天的薔薇。週五加班途中經過很破舊的房子,可門口卻爬滿了薔薇和月季,讓我對那屋子的愛一下子高漲起來,也能忍受一路的灰塵。



我的房間里最好的時光是下午三點到五點,夏天往後調一小時,那時候會有陽光,適合聽聽楊若琳或者NJ。而且每到這時候,我會忽然想要個手提,雖然一過這時段慾望就蒸發到好像從沒有出現過。


如果我說青春的名字,那一定在某個瞬間叫做井上雄彥。

And I thank God I'm alive.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那是十日後,但對我來說卻是十年後,如果要說我與SD的相遇來算。畫冊開本很大,我至今沒有想好要怎樣保存才能像保管我的青春短夢一般保存它。


畫冊封面上,大概是神奈川的海灘,天空與海連接的地方還那麼明顯,而粉色與深藍色連接的地方那麼明顯。背面的籃球場都大得超乎我們的記憶,那些其實未曾出現在我們生活中鞋底摩擦地板的吱吱聲或者是籃球與籃筐之前碰撞的聲音,有著高頂的體育館里夜晚白色的燈光跟著那些個我們在飯桌前度過的傍晚連接在一起。

然後有一天,井上先生他再次對我們說:來看看青春吧。




於是一時之間,那些性格鮮明的角色再一次在那些薄薄的紙質上鮮活起來,在那個廢舊的學校中,擦得亮亮的板上,打開窗可以聞見大海氣息的教室裡,還寫著最後值日生名字的校園回憶里再次復活復活。我們對那一切都是如此熟悉,卻又如此陌生。熟悉到那就像是我們人生某個時段的重演,陌生到我們知道之前之後我們都無法再去那個地方,無論幾次。



如果說那些教室板十日後還是有距離的想念,那看到曾登載各大報紙通版的圖片時真的難以自已。井上老師充滿力度的筆觸以及草稿下的線條都是那樣的……那樣的……懷念。


我要如何解釋SlamDunk對於我的青春人生以及其他重要的部份所帶來的意義呢?那些我一直以來想要表述描寫重複再現的,我想都包含在其中了吧?
謝謝您,井上先生。
謝謝您讓我們與你彼此之間緊密相連,謝謝您讓我們聲嘶力竭得來共同擁有一段青春。
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