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絕版青春。

大學時候的文學課上,有朋友說過那么一句話:年輕的時候可以為了一個夢想高貴的死去。我想沒有錯,看《色|戒》覺得王力宏演的那個角色是一個多么青春到愚蠢的角色,只有那么年輕才會覺得自己無所不能,并為之付諸生命。
當然我要說的不是《色|戒》。
我要說的是這么多年過去,其實我的軟肋還總是那些。
看安達充的新連載。

就這張白扉頁,那字底下的灰網天空鬼知道安達用了百次千次,可每回都會被它擊中,哪怕它是白的。
而青春之于我無非是那些抬頭看一眼青空。

或者是喜歡一個永遠不會告白的對象。如此之類,我想我那么喜歡斑目當然起始端是因為他是檜山,而且動畫中的外部形象比漫畫中更可愛,又或者他其實并非是一個人生中的勝利者,找一份大概沒什么希望的工作,喜歡一個沒可能告白的女人,如此一類就是這些地方討我喜歡。
因為他真實,逃避畢業的部分,不想找工作的部分,害怕告白的部分,說話往往都搪塞過去的部分,真實的部分。
但是以上這些全都只是序言,我要說的是青春。
我的。
關于SD的,SLAM DUNK的。
其實這東西對于我來說,可能對于我那一代前后的人來說是無可取代的存在,是這樣的東西所以反而無從說起。而這讓我長時間幾乎不提起的東西再次拿來說的原因是《24格》送的VCD——那一天《十日后》。



打開VCD,音樂響起的那個瞬間真的覺得時光倒流,哪怕那么多年過去了,從我第一次接觸SD,初中二年級14歲還可以開開EVA叫流川同學學長[噗]的時候到如今阿牧都要叫我學姐[……喂]的今天,再次聽到那首《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我還是會渾身顫抖到無法自已,那買了N套D版、窩在那時還靠墻的床上看別人解析漫畫里個人身世、迷流川小楓同學迷得一塌糊涂身邊卻布滿櫻木命,仙道愛,藤真飯如此一類那時就造就的波折命運、和娘親每天守著電視機晚飯的時候看SD新聞都不管、在上學的車上聽動畫的OST反復反復一直到磁帶走音、收集卡片海報資料一切一切,那些歲月近在眼前。哪怕到如今我還是覺得,能夠在那時候喜歡上SD,至今仍然喜歡SD,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看到片中有人井上先生說看到有讀者把漫畫中的故事當作真的發生過,因為看了漫畫,而使許多人有了相通的記憶,這一點是多么奇妙的事情。
看到片中那些校園陽光轉角球場,在屏幕前捧著水杯突然覺得自己要哭了,雖然不是在刷牙或者考路考這種似乎更合適哭的時候[……喂],但我的確要哭了。


我要怎樣才能在自己的青春面前保持冷靜呢?
片子不長,連頭帶尾不過54分鐘,我邊看邊想如果自己在日本也絕對絕對會去神奈川看這個展出,那簡直是一次盛宴。而回過頭看片中的井上老師,他比我想象的要矮一些,因為記得在哪里看見過他有180但是光看片子里的他是感覺不出的,而人很靦腆的樣子,看得出很勤奮,認真,一絲不茍。
而后看到采訪了那么多人被同一部漫畫激勵,感動,成長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情,真的是擁有了相同記憶的感覺。



我想起曾在瘋人院里看到有人拍賣這一組報紙……驚為天價。
我自然沒有那種東西,我有的不過是《24格》做的特輯,和很早之前里附贈的部分,而且那本雜志本身就很容易脫頁,有SD特輯的那本尤其嚴重,也可能是我翻的太多,大學時同寢室的朋友也愛得不得了,但發現那期太晚,最終還是去郵購了回來。
你看,誰能拒絕自己的青春呢?




買了國內版回家,那時候我說“我把青春抱了個滿懷”,之后買臺灣出的完全版,至今沒有收齊,順序是倒過來買的,看到山王工業那里還是不能自已,每次看到櫻木站起來大聲說喜歡的時候還是會鼻子發酸,櫻木是適合只給背影的角色,十年前如此,至今也是如此。這和看到仙道坐在堤邊,發出的嗷嗷是不同的。
可那些都是紙上的,和看到線條從井上先生的手下流出來的感覺一點都不相同。
現在想來為什么青春會讓人無法抵抗?因為那些人是笨蛋,因為那些人一條道走到,因為那里每一個角色都那么可愛,鮮活,無可替代,因為那些人相信我們原本相信,之后漸漸不再相信的東西,因為那些我們不再相信的東西我們還想去相信他真的會實現,在別的什么人身上,那些我們想要相信想要堅持的東西。
我想每每最辛酸的部分都是覺得自己已經終于不夠年輕去相信了。
SD之后我喜歡了很多漫畫作品,動畫作品,且不說漫畫,它的動畫從某種角度來說制作并不算好,但無可取代。


脫離我是流川命這件常常讓人驚異的事情,脫離我是仙流的這件事情。
光是陽光海邊校園青春就已足夠。
謝謝你,井上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