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時光機

和奶茶茶聊天,她說她看到人家評論網球同人。
於是也跑去看,那位同學很有趣,評論也很有趣,屬於一邊HC一邊自嘲的類型,這種類型即便是HC到山窮水盡我也不會覺得什麽。因爲之後的吐槽都很好看。
於是發現之前寫RPS的時候那些文我其實看得很少,不說鋪天蓋地的足球,光是爲數不多的網球我也很多沒有看過,於是那些個混蛋的marat,卡門的JC,溫柔似水一定欠人[?!]很多錢的roger我全都不認識。
那位同學專門把我某篇無比胡扯的all拿出來說,看不認識的人寫評論總是無比心虛,有些東西的確是要有愛的時候好好努力的爆發,因爲你自己也知道之後很久很久你會有心也無力。爾後感嘆那些有愛的,我的確那時候寫得太少了,某些坑啊,坑坑啊,坑坑坑啊,我都啥時候在填只有天知道了。這麽想來那也是花費了我好些心血和愛的。不過有些坑我真的自己都不記得自己的設定了……怎麽辦。囧
而後自己就很無聊的去找自己以前的文章看,某篇文章寫過兩個版本,其中一個自己現在都沒在了。説不定有手稿,但這也渺茫。於是徹底OTL,不記得自己寫過什麽是在囧的事情,猶如亂馬又被一個姑娘逼婚上門,[?!]如此的措手不及。
然後看前年[……]的聖誕節預告,原來之前我有這樣的計劃麽?那些東西真的是我寫的麽?默默的流淚了。

我需要時光機!時光機!

target:時光機
1.
[喂!棒球笨蛋!你說過你的夢想是甲子園吧。]
獄寺蹲在地上戳著已經半碳化的盒子,看都懶得看某個下巴上有疤的傢伙。
[啊。沒錯。]
山本眯起眼睛看著地上剛被炸飛出來的時空膠囊,撫摸過自己腰的刀,然後突然笑起來,畢竟“棒球笨蛋”這個稱呼多年不見,懷念非常。
[你還記那時候我說要去意大利時的理由麽?]
跟著蹲下來,用不太舒服的姿勢抱住前面的人,也不管現在手上臉上都是濺到的泥沙。
身前的人掙了一下,又馬上放棄。
[記得。你說反正最近安達都讓比呂和英雄在一個隊了何況好像73老伯也沒有放棄再説某個小動物愛護協會棒球社也很紅所以甲子園還沒輪到集英社來佔領,如此這般我們去意大利吧。]
獄寺隼人說完,感覺到自己從肩膀到整個后背都在抖動,他慢慢放鬆了身體,向後靠去。
[喂!你真以爲我忘記那時候你只不過是個打軟式棒球的笨蛋了麽!]
山本把頭在獄寺的肩膀上埋的更低。
然後閉上眼睛。

2.
[喂!我不會再來接你了!所以你別再迷路!聽到沒有?!]
[……哦。]
[喂!我不會再來學校外來接你了!所以你別再迷路!聽到沒有?!]
[……哦。]
[喂!我不會再來學校的兩條路外來接你了!所以你別再迷路!聽到沒有?!]
[……哦。]龍麻幾乎要在嘎吱嘎吱的自行車聲中睡過去了,然後突然扯住前面人的襯衫。[京一,我要喝草莓牛奶。]
突然刹車,回頭看,轉過車頭連嘆氣都節省了。
[喂!我不會再給你買草莓牛奶了!聽到沒有?!]
[……哦。]
[喂!我不會再爲了給你買草莓牛奶掉轉車頭了!聽到沒有?!]
[……哦。]
[喂!我不會再爲了給你買草莓牛奶在大太陽底下掉轉車頭了!聽到沒有?!]
[……哦。]龍麻的頭,終于還是忍不住靠上前去了。

3.
[三橋,現在開始你每句話末尾都帶上喵!]
[……誒……誒?]
[三橋,我們去海邊追趕吧!]
[……什……什麽?]
[三橋,我們去摘花吧!]
[……那……那個。]
[三橋,我們……]
[你夠了!阿部!現在是同學聚會!你最近腦殘百合三國還沒有看完麽!]

4.
[多串啊,好久不見了。]摸頭。
[……]筋。
[你怎麽了?]摸頭。
[……]筋筋。
[好啦好啦,來,左手?]摸頭。
[……]筋筋筋。
[來,轉個圈,叫聲汪汪。]摸頭。
[汪汪。]
[好乖好乖,給你吃糖哦。]摸頭。
[……天然卷你夠了!你還要和這只野狗玩兒多久!]
真選組副組長的假日永遠也在咆哮中度過。


5.
[說個笑話來聼。]
[……]
[啊嗯?我忘記你只會說冷笑話。那說個冷笑話來聼聼。]
[……跡部你那時候的頭髮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6.
坂本辰馬看著眼前的高杉,仿佛從來沒有認識過他一般。
[我從來沒有如此希望自己迅速的衰老。]
高杉開始笑。
[衰老了,傷痛也就過去了。]

他們都知道自己在說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