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今安在。

x1.
電視那點事兒。
早上看某台播《鉄齒銅牙紀曉嵐2》。看到裏面紀曉嵐和和紳擡槓呢。然後竟然自然而然演變成“你來追我啊,啊哈哈哈”的場景。[誤!]
突然覺得——萌了。
我終于知道我沒啥希望了。
而後換了個頻道看《康熙微服私訪I》,因爲看到愣頭青一樣的夏雨覺得很可愛。
可看了沒多久,又沒了。
這倆電視劇之後都在放《倚天屠龍記》,我真不愛這電視劇,本來就不愛這故事,發現張無忌小時候是釋O龍,我心想:這孩子養坏了,小時候分明是一小攻,怎麽長大了就……
看電視的時候發現61個台,放《母親》的N個,無聊情感糾葛的N+1個,貪污的、找爹的、情景喜劇、殘疾新娘的,etc。
然後看到一廣告,說某手機智能,能把讀短消息讀出來。
我想起來好久之前我娘就說以後好像會開發一種手機,往天上那麽一比劃,就有當空顯示的。我心想這不就是鋼彈等等的體貼操作系統麽。[喂!]但馬上又想——這麽做還有什麽隱私可言啊?
而這個廣告裏面的手機同樣。
我那些個和蝦米,和馬賽克君,和小Ryod之類的SMS當街讀出來?那要多囧有多囧。
這手機設計一點都不人性,不適合偷情、同人女[除非是某些聲優發音——不過懷疑之後短消息的内容就更可怕了]、商業機密傳播、OTAKU[除非是某些萌聲優,那之後的消息内容也不會好到哪裏去]。

x2.
沒事情做的時候突然搜索了高中時候的筆友。
那時候高考前後,現在想來我這種其實很容易逃避的性格那時候就端倪全現。那時候就特別想要找一個不認識的人傾訴。
誰知道那人還是原來的樣子呢。那人學設計的,美術功底到底是不同的,現在看他的東西,還是覺得和我那時候寫信的時候就有。有時候會把之前那些時候寫的信拿出來,也不翻,只不過看看,突然就感慨良多了。想到前些日子再次遇到小Kura,她的BO還是那麽久之前我幫她改的樣子。可她萌的東西卻已經是十萬八千里之外了。
我們常想著若是不去碰,那些就不會變。任由他懞灰汎黃,而再見時卻已經無話可説。
我怎樣告訴你這些年我的變故,而又怎樣問你呢?

x3.
看到蝦米寫她小時候的事情,莫名的就特別想要疼她。特別是看到那一手玻璃渣的地方。
小時候的事情很多我都記不清了,只記得其實小時候我是個比現在乖的孩子,哪怕現在說起來,外婆他們也會說我是家裏幾個孩子裏面最容易帶,最乖的。娘親看著我那小表妹,說如果當年你那樣,我一定煩死。怎麽有這麽作的小孩。
我心想,其實有很多作的小孩的。
小學的時候很虛榮,初中的時候以爲自己無所不能,我想年輕的好處就是以爲自己以前所說的那些都會變成真的。
我們那一代早就不是第一代的獨生子女了,我念書的地方也不是在家附近,每天都要做爹娘的自行車去學校,從小到大我都睡不飽,什麽時候都能睡着,公車上自是不用説,坐在自行車後面也是。我記得幼兒園的時候,有一次下雨天我爹送我上幼兒園,然後我坐在車前杠上,也不嫌屁股疼,就在雨披裏睡着了。在雨披下面躲過的人都知道,那的有那麽點光透出來的樣子最容易睡着了,總之我是睡着了,然後自己就不記得了,總之是掉下了車,記得的部分就是阿姨幫我臉上抹紅藥水的事兒了。還有一回,那是小學了,我娘親騎我回家,我坐車後面。不出意外,也睡着了。
然後就發現自己坐地上了,後面的阿姨說:啊喲,儂格額小寧老不好的諾,哪能儂媽媽了踏車子儂了擕麽自餓啦。
還好,沒傷,爬回車上我娘問我睡着了吧?
我說嗯。
你看我的記憶就這些了。
然後還有就是因爲獨生子女,所以只能和鄰居玩兒,鄰居家是個老奶奶,孫子比我大好幾嵗,偶爾來玩兒的時候我在畫畫。
小時候還能畫什麽呀,按照我娘的話説就是——細脖大頭鬼。我自己卻以爲是什麽公主呢。不過比較神奇的部分就是頭髮是中國古裝的,衣服是西洋大擺的。隔壁的那哥哥可不理解我那些設定,直接把我那古裝頭凃了金色,我說這是頭髮,應該是色的!那哥哥問我不是耳朵麽。現在想想就算是耳朵也不該是金色的啊。
還有就是小時候我睡在隔裏面,早早的就要睡覺,那時候我想看家有仙妻,我娘不讓,我就偷偷趴在氣窗上。每每都被我爹娘發現了,然後大叫快睡覺。我只能自己給自己編故事然後睡着。
然後就沒有了,我的小時候頂頂沒有故事。
雖然現在也沒啥故事。

x4.
昨晚上剛說要聼數羊。就給我下到了。
女王那個得意洋洋的聲音怎麽聼都覺得會笑,怎麽睡覺啊!數了10分鐘,還問你怎麽沒睡覺還是我還沒數完呢你怎麽睡着了之類的。
大川叔叔好點兒,數了16分鐘,不過也不讓人睡覺。
不過兩位還算好,至少途中我在電腦前面還真差點兒要睡着,倒是包子和石頭的那才噴,我倆眼睛從他倆第一軌到第4軌就沒閉上過。完全不想睡覺。
受聲數羊果然還是睡不着。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