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很多時候我們許諾,然後等待一個改變。

晃到珊瑚的BO上看到萬事屋的一貼。裏面一句話把我扣得死死。

十四的話,雖然有貓的外表但其實更像是一只狗,多數情況下他充當阿銀的情人,廚子,仆人,打手,跟班,護衛,擋箭牌,ect



如我所說,被萌到七葷八素。
沒辦法,在我看來,每個飯的心理,都住著一個臆想狂、一個花痴、一個不肯長大的小孩、一個彌留的老人、一個醫生、一個商人、一個殺手。
無一例外。

在JJ上面看到有人開SD考證貼,好過CP掐架。在我看來CP掐架是最沒看頭的,因爲同人這東西再怎麽強大,你不是作者肚子裏面的蛔蟲,不,就算你是那蛔蟲你也不能保證自己就能表明的是原著精神了。
只能說我們寫的畫的描述的是我們心中的那些角色。
而這種我們王道、天道、道道道。
你們口胡、湖、呸呸呸。
完全是沒有意義的。
因爲有多少人不認識別人CP裏面自認爲的本命。
本命可以掐,CP可以掐,同本命同CP不同認知還可以掐。
什麽理由不能讓我卡住你的咽喉呢?這是個問題。

繞回來又說看JJ上面人家貼得貓咪,決定無論如何找到工作搬家之後要養只貓咪。
或者狗。
最後兩者都。
想起自己許諾許多,前提都是同一個。
我們只不過在告訴自己,就要改變,但不是現在。
想起前兩日在電視上看到說長假的時候動物園裏面的動物被參觀的人們騷擾得很慘。
那時候我們一家在吃晚飯或者吃水果,我記不清了。
我說:沒辦法,人類的喜歡總是這樣,希望自己喜歡的也來親近自己。
這無論是人類對別的人類,或者對別的非人類。
而喜歡這東西偏偏往往都是一廂情願。
我那時候說“我喜歡你只和我有關,連你喜歡我的那一半都不屬於我”。在這一點上,養貓大概是這種感情的最好描述。
哪怕你管他吃喝拉撒,他一樣只在高興的時候親近你。

突然又逛去奶茶茶的bo。
看到乖乖還是那麽童話風的發言。

我不能說他的選擇是對或錯,可能他在切爾西呆上兩年或者三年會贏得一切,他走我的確很失望,因為他是一個真正的朋友和真正的冠軍。我的確盼著他能回米蘭,如果主席把他帶回來,我真的開心。


在喜歡的人面前我們總是無比卑微,仿佛再小的願望也要得到別人的首肯才能安心達成。

卡卡说很想念谢瓦,每周两人都要通两三次电话,“可我仍然希望每天都能见到他,我们是一生的朋友。”


於是我們也在回憶裏面百轉千回,如此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