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此去經年。

Side A

在娘親的大呼小叫中還是去看了新賽季的F1。
小白得了第一,祝賀你。
發現漢密爾頓是個可愛的小孩。發佈會的時候掩飾不住要笑出來的樣子着實討人喜歡。
LB在比賽剛開始10圈,小白領先的時候就開始盤算上次小白上領獎臺是什麽時候的事情了,我又忍不住吐槽了他。
比賽結束之後我把LB說小白:他習慣性的看了老東家的車。聼成了他習慣性的看了老公家的車。自己都囧到自己。
娘親很歡快的說上領獎臺的時候Alonso同學等著小白一起。我心想娘親你要推什麽CP?而後快要上領獎臺的時候小白接電話,中央台就開始YY這個電話是schumi打來的,因爲之後托接了電話,說能讓托接電話的只有兩個人——Schumi或者懞特澤莫儸。之後sina的新聞就告訴我們他們都猜對了,雖然中央台走了黃YY已經不忘記靈魂附體。說什麽漢密爾頓是“超越Schumi和塞納的存在”,我說就差說“偉大的大英帝國萬歲”“不知道是誰的生日快樂“了。
這是笑話。
領獎臺上面小白笑得很可愛,Alonso也因爲把頭發剪短了之後看上去乾淨了不少。
看到小白那個樣子笑好像又回到了他索伯的時期。而Alonso的短髮卻也仿佛是很多年前。
托在一邊笑吟吟的樣子,我說:他這表情根本就是我傢孫子長大了我好欣慰。
我娘很BH地補充,分明是我兒子退役了我孫子長大了我很欣慰。
我思考著他們好像不是這種關係,但似乎又是。
開始承認2007賽季開局比我想象中歡快。
雖然在LB說車迷們還是很能接受Schumi的退役。我狠狠地說:不接受又能怎麽樣?罷看麽?
什麽地方總是後浪推前浪,開始無所謂的看比賽,雖然還是不可避免地要把法家當作主隊。
漫不經心的留心一下漢密爾頓。雖然LB他們似乎已經一幅要把小白小湊成兄弟的樣子了。

我想我比自己想象的要堅強。

Side B
好久不關心體育新聞的結果就是一次次被打擊到措手不及。

[3月16日]{官网新闻}不可能忘记卡卡
3/16/2007 5:48:00 PM

安列·舍莆琴科非常怀念以前在里奇·卡卡身边踢球的时光,而且他相信这位巴西球星已经在米兰的历史上写下了属于他自己的一页。

当里奇·卡卡出现在米兰频道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神秘嘉宾的来电,来自安列·舍莆琴科对昔日队友的问候:“我听说里奇将在米兰的历史上写上他的名字,但我认为他已经做到了。他正在为俱乐部以及他自己做很伟大的事情。”里奇当然很高兴听到好朋友的问候,他说:“安列为米兰做了很多,他应该被我们记住。”

舍瓦在伦敦仍然在继续关注着米兰的动态:“我一直在关注着里奇,我非常高兴看到他和队伍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特别是在冠军杯中的表现。”里奇有对欧洲赛场有一些他的看法:“但愿我们能一直走到最后的决赛但是我不知道他是否会在冠军联赛中遇到米兰。”舍瓦做出了回答:“抽签的结果非常令人满意因为我们只有在决赛中才会相遇。”他继续说道:“我们会一直勇往直前的,他是一个伟大的球星,一个很杰出的小伙子。非常感谢允许我来问候一下球迷们,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参加今天的节目。我永远和红球迷在一起。”




milan channel我早該認識你。
如果只是採訪電話也就算了,一次次的特寫,眼睛,笑容,語言不通。
你到底要表達什麽?
好吧,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表達什麽。
昨天與奶茶茶說到安胖胖要到其他地方去的事情。然後就說乖乖的教練畢竟只·有·安胖胖。
於是我說:這麽說乖乖的搭檔也竟然只·有·捨甫琴科同學。

於是你成了我的唯一?

不要說笑了。

甜蜜的東西破碎之後尤其使人齒冷。那會變成一輩子的傷疤裂痕不原諒的人。我想到那時候追著看東京巴比倫的姑娘們,大概也就是一部分變成了BT眼鏡狼的死忠,一部分就永遠不能原諒穿著阿瑪尼抽七星煙的傢伙。
如果是我,我會是後者。
可明明如此,我幹嗎還要一遍遍的去看他們原來美好的部分,一遍遍去想如果這樣如果那樣,一遍遍去確定乖乖的真心?
何必呢?
許多事情說到最後只有一句何必呢。


[他用力擁抱他的時候,聼不見滿場的歡呼,也仿佛沒有經過那漫長的奔跑般的呼吸平順,他只是感覺靠在自己身上的這個人皮膚下面血管勃勃流動的聲音,那聲音太過巨大,巨大到只差一點就能蓋過自己的心跳聲。

Kaka用力擁抱著Shevchenko,然後閉上眼睛。

現在就是永遠。]


親愛的,我對你還如此苛求,是不是代表我還愛你?
到最後,我還是嘴硬心軟,到最後,我還是會把你說的話當真。連我自己都要嘲笑自己的幼稚。
對不起,哪怕到最後我還是沒辦法説服自己放棄你,哪怕看到你溫言説破的那一天。

我想我比自己想象的要堅持。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