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Leaving before old

昨天出门看到译文出了新版本的Marguerite Duras的书。第一批出的是三本《L'amant》,《Hiroshima mon amour》,《Le ravissement de Lol V. Stein》。
倒不是说我有多么喜欢Duras,虽然大家都知道她的那句“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的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饱受摧残的面容。”
是的,大家都知道。
但是我并不对她有特别的喜爱。
可我还是掏出钱包把那三本书买了回来。只因为我实在喜欢这次的装帧。好像是那种十九世纪英国传统小说里面常常出现的那种朴素包装。可是抚摸封面的时候让人无比欣喜。
我是不是总被人说成买椟还珠。=_______=
这是家族病。

我们总说“分离并不是真正的悲剧。不是真正的。真正的悲剧是那些我们原本相信的不再相信了。”如此这般。无力挽回。

我总以为无力是比愤怒更可怕的感受。
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

这两天睡觉之前都要把床上乱七八糟的书推到一边,给自己的身体找一个位置。然后在一堆书里面安心睡去。
这只是习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