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我覺得你當時如此年輕……年輕得你還沒有確切的屬於哪個人。我喜歡這樣。

L'amant看完。其实我觉得她说那个中国情人并不比她的母亲,流氓的哥哥,或者她的小哥哥更多。应该说她在和谁谈着那漫长的爱情。

我们总是错误的混淆了注定去爱和铸锭爱上一位特定的人之间的区别。以为今生注定要爱上某个人,而不是注定要去爱。
这是我们的错误。

有人说:如果爱情发生的过于迅速,也许是盼望去爱先于盼望爱人的缘故。
我不知道这对不对。但是我承认:需要促成了结果。

然后哗啦哗啦翻着Hiroshima mon amour。
我喜欢里面那句:
我觉得你当时如此年轻……年轻得你还没有确切的属于哪个人。我喜欢这样。

我也喜欢。
年轻倒还没有确切的属于哪个人。也许最终不需要属于我。但是你不属于任何人这样的认知让我如此欣喜。我是这么想的。我想人心可能总是如此?你不属于我没有关系。请你也不要属于任何人。没有人对你来说是特别的,那么我将会还有机会成特别的。
如此这样么?

可能这是心胸狭窄?或者——只是常有的爱情恐怖主义。
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