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RPS/ALL 架空]旅程 II.美好年代 1

II.美好年代



1.2A5-29X


稍微……有点伤脑筋呢……
Andrea Pirlo坐在厨房的桌前,抬眼往自己不大的客厅里扫了一遍。沙发,多功能显示器,茶几,太阳能人造向日葵,窗前的椅子,阳台上的落地窗。
皱了皱眉毛,没多什么呀。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家里的客厅变小了?
歪着脑袋,托着下巴,又往客厅里扫了一遍:沙发,多功能显示器,茶几,太阳能人造向日葵,窗前的椅子,阳台上的落地窗。
等等,椅子上,好像多了一个人影,Pirlo眨了眨眼睛,而后摊开手心,手掌上一个金属质地,直径约为5公分的圆盘物体上面有浅浅的字母“S”,边缘红色的小灯一闪一闪。Pirlo有抬头看看那个坐在床前的人影,稍微叹了一口气。
2小时又32分钟后Andrea Pirlo终于想起让自己坐在厨房的木桌前发呆的元凶了——家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人和手里的这个小型留言机。
Pirlo轻轻按了按手里的留言机,圆碟上方在一阵“沙沙声”后出现那个自己一年要见好几次的人得意洋洋的嘴脸。
“Andrea,这次的任务有点麻烦,虽然你我都不知道哪会是什么麻烦。不过据Mariposa说给你找个帮手总不会有错。
这次给你的可是我最新的研究成果,你要善加使用才行。况且我看你老是一个人,你不无聊么?”
Pirlo无辜的眨眼睛,虽然他知道那个人一定看不见。
“你不要在心里暗暗想我这种话应该去和Nino说,你知道没人会和那小子说这个的。使用说明还有账单我都附在后面了,如果你决定要了的话记得把钱转帐给我,我的账号你知道吧?作为老主顾我可是帮你打了八折,你要记得谢谢我。
就这样。”
前一天还见到的高大人影在说完以上这一堆后,随着机器发出“哔”的一声,消失了。而后厨房的一面白墙上出现了一片投影。
乱码。
Pirlo眨了一下眼睛,想起什么,侧身从椅背上的外套里掏出另一个纽扣模样的东西,是昨天会议结束前被莫名塞过来的东西,翻过来,把上面的“S”花纹对准留言机上的。
墙上的乱码闪了一下,成了正常的编码。
使用说明。
原来是解码器,还真是垄断性的产品呢……
Pirlo一边心里这么想,一边把所谓的使用说明从头到底看了一遍,看到某句因自家墙上那排白瓷盘子而深深浅浅的句子时,眼皮跳了跳,不知是福是祸。



Pirlo把眼神从墙上转过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了,那个被送来的所谓“帮手”还坐在窗前的椅子上。Pirlo转过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坐下,开口:“你能过来一下么?”
窗口的人影晃动了一下,0.2秒之后已经来到Pirlo面前了。
诶诶,还真是性能卓越的新一代呀。
“坐下来吧。”
拉开椅子,坐下来。
Pirlo借着窗外的余光打量着这个自说自话从窗台出现而后直接扔给自己那个留言机的新伙伴,金头发,绿眼睛,面无表情,一脸严肃。
我真的需要一个新伙伴么?
想到那句“据Mariposa说”和那张报价后面的数字,抿了一下嘴,心想:这种行为算不算强行推销?
又看了一眼墙上的使用说明。
“2A5-29X。”
声音略带着不确定。
对面的人一下子直起身子,开口:“请再次确认。”
Pirlo顿了一顿,“2A5-29X。”
“音频确认完毕,21号。”
伸过手,一把抓住Pirlo放在桌子上得手,Pirlo觉得自己的手突然被某种柔软的金属包围,不由自主地想往后缩,可却一下子动弹不得。
“指纹确认完毕。”
半个身子从桌子一边探过来,几乎要额头撞到额头。
“结膜确认完毕。”
没等Pirlo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那个人就退了回去,放开了自己的手,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看到他的眼睛由绿渐渐变为浅蓝,Pirlo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什么,眼前的人反而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慢慢开口:“对象身份确认完毕,姓名:Andrea Pirlo。Master,2A5-29X愿意为您效劳。”
Pirlo愣了一愣,人型……机器人么?
人型机器人本来是被大量运用于社会工作的一类机器人,但因为常常引发某些社会问题而被最终淘汰,而之前的人型机器人全部被回收销毁了,而且那已经十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难道这算是对我喜欢收集复古物品爱好的支持吗?Pirlo这么想到。
实在是……不能理解啊……



天完全暗下来了,Pirlo看见对面的“2A5-29X”直直的望向自己,一副随时准备待命的认真模样,月光下,金色的头发看上去柔软无比,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桌上的留言机一闪一闪,还有那双蓝眼睛泛起微微的光。
Pirlo觉得迷迷糊糊起来,搁在桌子上的左手突然没有知觉。Pirlo并不惊慌,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不自觉的又看看对面那双蓝眼睛,觉得自己的哪一部分和2A5-29X是一样的,有着金属的冰冷和平静。



一整夜,Pirlo反反复复作着同一个梦,三个幽兰的光点在眼前晃动,想要伸手抓住却发觉不但自己的左手,连右手也动弹不得,Pirlo就这么坐在梦境的“荒原”里,略微有些局促不安。当蓝色光点向他靠近的时候,他醒了。
Pirlo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看天色好像几乎中午,眨了眨眼睛,左手已经有可以自如活动,窗边有人影晃动了一下,蓝眼睛看过来,转身时发出小小的一声“卡塔”。“Master,早安。今天有什么安排?”
起身,低着头,坐在床上眨眼睛,在几乎以为他又睡过去之前抬起头,Pirlo说:“我们出去。带你熟悉一下这个城区吧。”



走在街道上,2A5-29X又再一次重复:“Master,您所居住地C区全部资料我以通过‘穆塞俄斯’全部下载完毕。请问您下一步要去哪里?”又发出小小的一声“卡塔”。
Pirlo看了走在自己右边的2A5-29X一眼,心想自己如果告诉他自己只是出来随便逛逛,没有目的地,他能不能不要像一只定时闹钟一样不停提醒自己,不过Pirlo很怀疑2A5-29X是否能了解“随便逛逛”的含义。
于是Pirlo漫不经心的随口说了一句,“我要去3号街口的花店。”下一秒钟,Pirlo觉得自己被人拉住,往后走了5步,Pirlo不解的看着肇事元凶,2A5-29X认真地说;“Master,就是这里。”
Pirlo转过头,身后果然是自己所说的“目的地”。
花店铺面并不大,里面大多数的是人造植物,在C区天然植物始终昂贵无比的东西,若能在家里放上一株天然植物,那同时要添置的将是一整套完整版最新贾庆安全防护系统。当然,对于买的天然植物的人家来说那系统的价钱不过是九牛一毛。
Pirlo隔着玻璃窗看点里面各种各样的人工植物。那些植物栩栩如生,无需浇水打理,在太阳能作用下也会进行光合作用,对于人类来说美观简单又便利。
有些太过便利了。Pirlo心里这么想。
永远不败的花朵还能算花朵么?Pirlo摇了摇头,C区和自己前天所去的T区不同,除了人类,这里不存在任何真正意义上的生命体,可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在意。在他们看来,恩囊一种东西永生那是莫大的荣誉,除了人类自身无法永生,以种种生物被改造,基因转换,于是不会有人担心自家的蔷薇会在夏天结束后枯萎,也不会有人担心自家的宠物狗会在自己一觉醒来之后死去。它们在主人死去后全会被格式化,然后去另一个主人的家。
如此往复。
Pirlo想起Mariposa这次下达任务目标名为“Rosebud”。在C区找“Rosebud”么。Pirlo皱了皱眉头,又开始想起那个会随季节更替变化的花园和Kaka'以前养的那条狗。
Pirlo歪了歪脑袋,2A5-29X发现Pirlo的动作,“Master,下面去哪里?”转过头,看到2A5-29X的金色头发和蓝眼睛,伸手摸了摸那头金发。
嗯……果然是软的。
2A5-29X的动作迟疑了0.3秒。
Pirlo开口,“黄金猎犬。”
又迟疑了0.3秒。
“我们回家吧。”
2A5-29X恢复正常。发出小小的一声“卡塔”。



“诶。”
“有什么能效劳的?Master。”
“如果我把你退回去。”停了停,“你也会被格式化么?”
“是的,Master。”
“那如果我启动那个程序呢?”看了眼厨房墙上的那排白瓷盘子,昨天那句话就是显示在那个位置。
“不,Master。”
“什么?”
“那时就无法格式化,只能全部被销毁。Master。”
“……这样啊……”有一些犹豫不决,把手插进衣服口袋,除了留言机和解码器,果然还有一张小卡片,掏出来看了看,站起身,看见2A5-29X还是站在窗前,看着自己。
Pirlo走到白瓷盘子面前,伸手抚过盘子边缘一道小小的缺口。
“人和机器的区别是什么?”
3秒钟,没有回答。Pirlo回头。
“是记忆。Master。记忆。不可替换的记忆使我们变成独一无二的。”
Pirlo模模糊糊的好像看到2A5-29X的眼睛微微弯了弯,定了定神,还是那双蓝眼睛,波澜不惊。可听到2A5-29X用“我们”,Pirlo微微一笑。
握紧了手里的卡片,Pirlo走到2A5-29X面前,伸出一只手,摸到2A5-29X左耳耳背果然有个小小的按钮,2A5-29X的动作又迟疑了一下。
吸一口气,回忆了一下那个启动方式,慢慢念出卡片一面上的单词:
“Daisy,floor,plane,overthrow,sun flower,help,ocean wave,max,repair。”停了一下,“help,max,repair,daisy。”
看到眼前的人眼睛又变回了绿色,Pirlo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上的卡片,愣了一愣,皱皱眉,把卡片举近一些,又仔细看了看,靠近一点,看看2A5-29X,侧了侧脸,在他左脸上亲了亲。
嗯,也是软的。
Pirlo不知道第一天觉得的柔软的金属感去了哪里。
2A5-29X的眼睛在蓝绿之间闪闪烁烁,不动了。
“2A5-29X?”试探的叫了一声。
没反应。
Pirlo扁了扁嘴,睡觉之前脑袋里最后一个念头是:难道我亲错边了,所以2A5-29X死机了?



“Andrea,Andrea。起床了。”
Pirlo觉得好像听见有人叫自己,做梦吧。翻个身。
“Andrea,Andrea。再不起来就中午了。”
我什么时候买了真人发声的闹钟么。把被子蒙在头上,往里面缩了缩。
“Andrea,Andrea。我做了早餐要凉了。”
Pirlo发出“咕噜”一声,慢慢蹭起来,低下头,用力眨眼睛,抬头使劲让涣散的眼神聚到一起,阳光下金灿灿的头发,蓝眼睛和……金灿灿的笑容?
揉揉眼睛,嗯,金灿灿的笑容诶……
“Andrea,早安!我给你热了牛奶!”低头看了看手上,“呃……虽然是合成制品。”Pirlo看着眼前的人明媚的笑容,觉得那个人对生活的热诚和他拿在手上的牛奶一样都在冒着腾腾热气。
招了招手,那个人伸过头来,“怎么?Andrea?”
对自己的称呼有一秒钟的不适应,顿了一下,摸摸那人的金头发。
“黄金猎犬。”小声嘀咕了一句。
“Andrea!我叫做Massimo Ambrosini,你可以叫我Max。”认认真真地说道,一只手抓着Pirlo刚从头发上拿下来的左手,“而不是黄金猎犬……”
那是手上有少少的茧,之前自己并没有发现。因为热牛奶的关系有了些温度,可这一刻Pirlo仿佛可以感到血液在那个人的皮肤下勃勃流动。
冰冷的,却是最温暖的。
Pirlo笑了起来,看到床边那张卡片背后写道:
“Andrea,如果你只是需要一个帮手,那就启动第一个的程序。不过如果你要的是一个朋友,那你还是再打开第二道程序吧。
M.S”



Andrea Pirlo的新朋友名叫Massimo Ambrosini,Pirlo更喜欢叫他Max。喝牛奶的时候,Pirlo心想:看来这次真的要给你转账了。
飞快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个留言机。
不过……
Ambrosini的金头发在眼前晃来晃去。
“Max,你记得Marat的账号是多少么?”
“?”



看来离Marat Safin拿到他的钱,还有很漫长的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