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梦十夜·第二夜·蓝银吉]蝴蝶梦

「如果爱情发生的过于迅速,也许是期盼去爱先于期盼爱人的缘故,需要促成了结果。」



脑中浮现出这句话的时候,市丸银正把身子往电影院的椅子里缩了几分,而后在漆一片的电影院里面,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笑,眉梢弯曲成熟悉的角度,「如果这也算是所谓的爱情的话。」他在心里自嘲的说,而后又转念觉得即便是夏天,影院里的冷气也低的太过分了。转转眼角,身边人的脸在银幕底下依旧有着习惯性的惴惴不安,这是在自己面前这个人最常露出的表情,市丸银觉得有点好笑。「为什么却要和他一起来看电影呢?」那人的脸有着病态的苍白,嘴角紧绷,市丸银把脸凑上去,那个人不由自主地往后躲了躲,柔软的金色头发遮住了几乎半张脸,眼睛故意死盯着银屏不看身边的人一眼。市丸银眼角的笑意更盛了,而后继续把身子往那人身上靠过去,那个人终于眨了一眨干涩的眼睛,睫毛微微颤动了两下,微微转过头来,甚至在说话前舔了一下泛白的嘴唇,然后用极轻的声音,说:『……市丸学长,你要干什么?』
市丸银歪了歪脑袋,用手指抵着自己的下巴,无辜的眨眼睛,『对呢,我要干什么呢?小~吉~良~』
面前的人马上露出了为难又羞涩的表情。
市丸银突然想起来了。
「啊。这孩子的这个表情可能就是我要和他一起来看电影的原因吧。」



市丸银突然觉得安心了起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



『学长,我走了。』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还是白日晃晃的样子,市丸银看着眼前的男孩子对自己弯了弯腰。明明是自己临时让他出来的,那么爽快答应之后为什么却一幅不情不愿的样子呢,市丸银眯着眼睛摸着手臂上因为冷气而生出的鸡皮疙瘩,不以为意的说:『呐,呐,小吉良明天还要陪我出来玩哟~』尾音甚至愉快到带着颤音。对方抬起头,露出不解又惊恐的样子,左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右手手腕,仿佛这样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
『哦?明天你还和他约会的话,我怎么办呢?』
眼前的学弟立刻站直了身子,再次弯腰道别之后转身离开。
「几乎是落荒而逃。」
市丸银看着他急急忙忙的离开,手臂被身后的人捉住,转过身子,『首先你放了我的鸽子,其次你把我的小吉良吓跑了,你说该怎么惩罚你呢?』眨了眨眼睛,『蓝^染^老^师。』
『你说呢?』
「该死的那和我一样童叟无欺的笑容。」
市丸银闭上眼睛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嘴唇和手臂一样冰冷,鸡皮疙瘩从指尖窜到头顶,于是用自己的左手紧紧抓住右手手腕,他发现自己甚至冷到没有颤抖。
『好了,虽然晚了3个小时,去餐厅继续我们的约会吧?』
市丸银听见街上的知了叫得很大声,暖气从脚底下的柏油路面上冒了上来,耸耸肩,『我要吃大餐哦!』
『没问题。』



『喂!市丸你暑假干什么了?』
『看电影哟~』「其实还有约会。」
『停,等一等,别和我说你又跑去看《蝴蝶梦》了哦。』
『答^对^啦!不过没有奖品。』
『你也太喜欢那片子了吧。』
无聊夏日中的一个无聊返校日而已,市丸银决定无视身边同学的罗嗦,专心致志的撑着下巴坐在窗边看着学校的围墙,顺便也享受一下夏日午后的凉爽清风。
「错。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那片子。」
市丸银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但是和蓝染惣右介第一次约会的地点就是在那个老旧的电影院,看这部老旧的希区柯克电影。所以市丸银对电影怀有着奇妙的归属感,每次看到简·方达在白的开头,推开那扇门,然后说:夜里,我又梦回曼里。市丸银就会产生不自觉地依恋,可能对于影片本身,可能对于蓝染惣右介。
市丸银觉得自己对于蓝染惣右介的依恋来的不可思议却又理所当然。
当他发现的时候那人已经在自己身边,拉着自己的手露出无辜的笑容,在自己说『你不觉得我们这样约会很像援助交际吗?蓝^染^老^师。』的时候回答『如果你以为今天的约会内容就能称作援助交际你就太小看成人的世界了哟。市丸同学。』
和自己一样愉快到词尾带着颤音。
市丸银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脱下眼镜后全然没有平时的温和样子,调笑的语气甚至能让人跟着打节拍,于是无奈的放弃抵抗,『好吧。』
市丸银想我究竟是喜欢他还只是单纯的对他投降?
「虽然那时候对我来说这两者没有差别。」



『哟嗬,小~吉~良~你要去哪里呀?』
市丸银朝着围墙外面摆了摆手,走在围墙影子下面的人抬起了头,手上拿着捕虫网和瓶子,头上顶着草帽,「一副小学生做暑期观察日记的样子嘛。」市丸银这么想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围墙外面的人眨了眨眼睛,好像是怕阳光晃了眼认错了人一般,隔了半天才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回答了一句:『市丸学长……』
『呐,小吉良你答非所问哟。』市丸银看着阳光照在他那从草帽下面露出来的金色发梢上,突然觉得自己心情很好的样子,于是继续追问着,『好了,重新来过吧,小吉良你要去去哪里呢?』
『去青山……』
『好啊好啊!那亲爱的小吉良你等我一下我们去青山这种高级的商业区约会吧~』
自顾自的就定下了计划,吉良只能傻愣愣的站在墙角,还维持着刚开始的仰头动作。
「小吉良果然对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呢。」
从墙角探出头对吉良招了招手,『呐,小吉良去青山干什么?』
『嗯,那里的青山灵园有青带凤蝶,所以很想去看一看。』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诶~原来不是去约会的啊?』口气听上去略带可惜,可表情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唔。学长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先回家吧。』
『算啦,就算你上次陪我约会的报酬好了,今天我陪你约会啊。』一副「你赚到咯」的表情。
『呃……学长……』
『好啦好啦,我从蓝染那里骗了钱所以我们去吃大餐吧!』
『不……不用了!我……我带了便当!』
市丸银看到面前的吉良突然紧张了起来,他一下子打开自己的背包,拿出一个大大的便当盒举到自己眼前,声音都有些颤抖的尖锐。
街上一下子只剩下蝉鸣,市丸银看着吉良绷得泛白的指节,微微笑了一下,轻声问道:『小吉良觉得我和蓝染的关系很奇怪吗?』
吉良摇头。
『那是觉得我很奇怪咯?』
吉良继续摇头。
『还是觉得蓝染很奇怪?』
吉良还是摇头。
『说他奇怪也没有关系哟。因为我也觉得蓝染这家伙很奇怪呢。』市丸银拉住吉良拿着便当的手,有些温温热热的触感从指尖流到自己的唇边。
吉良抬起头,市丸银笑了。
『呐,没有大餐的话,小吉良要把自己的便当分给我一半哟。』
吉良皱了一下眉头,却又得到救赎一般的松开了眉头,然后笑了一下子。
「你看,我还是很好心的哟。从来不会太过欺负你的呢。小^吉^良~」



因为是工作日,所以地铁上的人很少,市丸银坐在座位上,已经开始若无其事的吃起爱心便当。而吉良则在一边因为别人对市丸银的行为的关注而面红耳赤,却又不能坐得离得远远的,因为市丸银会不时问一句:『啊呀,小吉良,这个很好吃诶。是你自己做的?』『刚才那个又是什么啊?蛋皮么?』
边上人把头低得几乎要埋到地下,市丸银这才闭上嘴巴真正安心享受起了便当,阳光从外面照进来,两边钢架的影子照在车厢里面,在地面上隔成一块一块。
市丸银可以清晰的在脑中看到第一次见到吉良的样子。
那是个秋天,市丸银去学校附近的小酒铺旁边。那里有堆放着空酒瓶的空地,正后方是一小片森林,用生锈的铁丝网围起来,入口的附近,杂草丛生,空地的角落上,孤零零地种着一棵柿子树。
没错,市丸银是去吃柿子的。虽然这理由听上去不切合实际,可偏偏这就是原因。
那时候吉良就蹲在柿子树底下,市丸银不由得凑上去看他在干嘛。
「难道是在偷偷烤地瓜或者吃我的柿子?好吧,不是我的柿子。」
影子挡住了光线,吉良不自觉地抬起头来。
『如若不是那一次,我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才能看见小吉良的半边脸呢。』事后市丸银这么对吉良说。
其实那被影子遮住的并不是还没有开始烤得地瓜或者市丸银的柿子,那只是一只小小的黄蛱蝶。它停在阳光洒落的烂柿子上,翅膀正面也是柿子的颜色,市丸银走过来的时候它正张开双翅,享受着暖暖的日晒,翅膀上色的豹纹看起来很有天鹅绒的质感。因为市丸银的动作,那小小的黄蛱蝶飞了起来,从吉良的头顶,市丸银的鼻子下面飞走了,掠过生锈的锡罐和腐烂的柿子,消失在森林的入口。
市丸银从校服的领口认出这男孩子和自己是一个国中的,于是弯了弯唇角,『抱歉,吓走了你的蝴蝶。』
那个人站起来,拍了一下裤腿,摇摇头说没关系。转身要走的时候市丸银刚好从树上跳下来,塞给他一个柿子。那个人歪着头看着他。
『吃么?』
市丸银眯起眼睛看他。
那孩子竟然红了一下脸,夕阳照在他的金色头发上,映出暖色的光。
市丸银笑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吉良是很依赖而且信任市丸银的。市丸银自己有这种感觉。
「可什么时候他看到我变得惴惴不安了呢?」
市丸银觉得并不是因为他和蓝染的关系才让吉良和自己变成现在这样。绝对不是。
哪怕是第一次新年神社吉良遇到自己和蓝染在树后亲吻的时候,也只是尴尬的对自己笑着,然后把手上看样子是捏了很久的新年贺卡交给自己,然后略微弯腰转身离开,看自己的眼睛却也一直是笔直的,从不像如今这样闪烁不定。
那么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市丸银把便当吃得底朝天还是没有得出结论,这让他有些小小的苦恼。
而当看到吉良望见空荡荡的便当盒露出的吃惊表情时候,市丸银决定把这些事情抛到脑后了。



『呐,小吉良这次要找的青带凤蝶是什么样子的?』
『唔。是大概那么大。』吉良用手指比划了5到6厘米的样子,『春夏季在溪谷附近常常可以见到,通常停在老旧围墙上架着铁丝的杂木丛林里,角落会有白粉藤花之类的地方。』
『呐,小吉良好像很喜欢跟着什么身后追逐呢。』
『诶?』突然红了脸,好像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黄昏。
『蝴蝶蝴蝶,我说蝴蝶呀。』眯着眼睛看着吉良,『不然的话小吉良以为我在说什么呢?』无辜的眨着眼睛。
『学长……你认真在听我说么?』
『是~是~』摆着手。
吉良马上又露出了那种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为什么这次却要去商业街之类的地方呢?』马上转换话题。
『啊,因为那里樟树很多,青带凤蝶很喜欢那个。这种凤蝶可是凤蝶中的绿胸晏蜓哦。』
『嗯?那是什么?』
『就是捉住的认识高手的意思。』
『诶……这样啊?』看着兴高采烈说着的吉良,市丸银拍拍他带着草帽的脑袋,『那捉到之后无论如何要给我看哟。』
『是。』
「虽然怎么看小吉良这样子还是像去写观察报告或者参加昆虫营的小学生诶。」市丸银又笑出了声,「不过说出来小吉良会生气吧?」
「要不要说出来呢?」
看着正在阳光下努力的吉良,市丸银心情愉快地思考着。



当市丸银第二十七次抱怨那家电影院的冷气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在看那部名叫《蝴蝶梦》的白电影了。市丸银不太明白为什么蓝染喜欢这部片子,蓝染说:『当然是因为女主角,又有谁会相信自己的丈夫到如此地步——她丈夫说他前妻是失足掉落大海而死的,她就相信了。没有一点怀疑。』
市丸银想可能蓝染和自己一样,都需要这么一个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会相信的人。
蓝染说完那句话之后,凑上来亲吻市丸银的嘴角,然后说:『你是利贝卡还是那个梦回曼里的女主角呢?』
市丸银看到女主角印在蓝染的镜片上,然后咯咯咯的笑起来,说:『你说呢?』
市丸银知道他和蓝染之间的问答从来没有答案,他们只会把问题原封不动的还给对方。
这是他们的交往方式。
市丸银自然不会认为自己是文特先生的新夫人,他甚至觉得自己其实是那个有着冰冷的脸,冷酷的新的管家丹佛斯太太,因为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虽然他尽力地做到不动声色,可他自己内心明朗无比:自己对于蓝染惣右介有着一种可怕得近乎崇敬的心情。他迷恋蓝染诉说过去时候的样子,迷恋他拿着试管的样子,甚至迷恋他和自己说再见时候的样子。那种迷恋让他忘记了对方和自己某些特质的相似才会让他们变成今天这样的关系,那种迷恋也让他暂时忘记了蓝染从不曾把自己介绍给什么人,那种迷恋也让他几乎忘记蓝染和自己所说的永远都是过去,却从来没有将来。
『决不许诺。』
这可能就是他们在一起的原因。
市丸银回到自己的住所打开录影机,看看沙发上堆着昨天,前天,大前天借来还没有还的录影带。开始劝解自己不要再多想了。也不要再和蓝染维持这种奇怪的关系了。
其实市丸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标新立异。他也不喜欢没有未来的关系。
他告诉自己明天要去把之前的录像带还掉,然后再也不去和蓝染约会。可第二天还是会去借录像带却忘记把之前的带去还,还是会跑去那个冷得要死的电影院陪他看那一百零一遍的《蝴蝶梦》。
市丸银要自己专心于眼前得电影,可电视机里面只剩下沙沙一片,他把录影带拿出来倒了一遍又看了一遍,发现并不是自己因为走神而错过了结局,而是这带子里面根本就没有结局。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生命也像这盘录影带似的,结尾部分肯定咔嚓咔嚓,走得很艰难,然后暗淡地从荧光屏上淡出。
「他甚至没有说过喜欢我。」
市丸银睡着之前突然想到。



蓝染再次看到市丸银的时候,他正半强迫的搂着吉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蓝染为此挑了一下眉毛,市丸银对吉良说:『你看,这是这个人显示他还对我有所谓的最多表现了哟。』
这次蓝染连另一边的眉毛也挑了起来。
市丸银好像宣言一般的把吉良拉向自己,然后说:『我喜欢小吉良哟。』
吉良不由自主地僵直了身体。
蓝染却是连眼睛也不眨一下,用手上的课本拍了拍市丸银的脑袋,然后说:『别闹了。』而后立刻转身离开。
『呐,小吉良也去找个比自己大的人交往吧。』市丸银放开吉良,朝他努努嘴角,『你看,成人永远知道你什么时候在开玩笑。』
吉良僵硬的身体突然松弛下来,他看着市丸银,低头思考了一下,而后微微苦笑了一下。『可是,市丸学长,我不知道啊。』
市丸银怔了一怔,他想这可能是因为他的小吉良第一次反抗他说的话。
『我要回家了。市丸学长。』
市丸银第一次觉得如果这一次吉良不离开,可能落荒而逃的是他自己。



其实吉良喜欢自己的事情,市丸银是知道的。但是他觉得这份感情他自己无法回应于是还是觉得装作不知道比较安全。虽然也许会给吉良带来伤害也不一定,但是他又不舍得把吉良放走,吉良对于市丸银来说就是那种完全安心,无害又温暖的存在。他愿意看见吉良在自己身边羞涩的微微笑,然后说些关于他知道或者不知道的昆虫的故事,甚至有时候他会觉得是不是蓝染在看自己的时候就好像自己看吉良一样,那份感情是不求回报的,单方面的。
市丸银会笑着对吉良说:『你看,和成年人交往最好的地方就是他们总是在遗忘。他们总会把约好的事情忘记,当然,他们也会把你做过的傻事情忘记。多好?』
吉良依旧是皱着眉头思考的样子。
市丸银摸着他柔软的黄色头发,说:『小吉良你就不用苦恼啦,这种事情你不会了解的。』
吉良突然露出受伤的表情,然后点着头,说:『我的确完全不了解。』
市丸银看着他的表情突然觉得心软起来,比看到蓝染某一次费尽心思和自己道歉时还要心软,那时候市丸银就决定,如果某一天,吉良和自己告白的话,一定要好好想个理由,然后好好的,拒绝他。



『市丸学长,并不是会遗忘就可以不负责任的。』在第八次吉良用莫名的对白拒绝市丸银的邀约时,市丸银承认自己有一点小小的受伤。



市丸银没有料到自己会有被吉良拒绝的一天。
从来没有想过。



『喂。蓝染。』
『嗯?』
『你喜欢我么?』
『什么?』
『你不说喜欢我我会离开你哟。』
『……别闹了。』



「好吧……小吉良,我收回我的话,成人们并不总知道你什么时候在开玩笑。」
市丸银突然意识到他永远成为不了曼里的新主人,而他也永远等不到在大火之前的紧紧拥抱。于是,他决定去还那些积累在沙发上的录影带。连带那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回来的路上他和一个人相撞在自家的门口,市丸银顺手摸到那个人柔软的头发。看着眼前熟悉的脸,突然有种「终于遇到你」的如释重负。
『小吉良终于又想见我了么?』弯起眼角眉梢收紧双臂,对方却挣着了一下,市丸银有点小小的生气。直到对方把一个盖着布的瓶子伸到市丸银眼前,他愣了一下,觉得最近吉良让自己吃惊的次数多了一些,不明所以的拉开那块布,是一个玻璃瓶子,盖子上开着小小的口,里面有些小小的粉藤花。
是一只蝴蝶。
『是青带凤蝶。』吉良解释说道。
『诶?』市丸银看了一眼瓶子里的蝴蝶,它色的翅膀上有着淡淡的黄绿色带,后翅边缘内卷。微微扇动翅膀的样子轻盈美丽。
『市丸学长,你看!』吉良把瓶子拿到夕阳底下,两个人盯着那蝴蝶,那双翅膀慢慢变成了水蓝色。市丸银露出吃惊的表情,他想自己多久没有露出过这种表情了。
吉良微微笑起来,还是那种市丸银熟悉的羞涩表情,脸颊微红。
市丸银这时候甚至能想象他那时候是怎样抱着这个瓶子坐在自己家的台阶上,让夕阳照在他的头发上。



市丸银觉得自己遇到吉良的时候总是很容易心情愉快。非常容易。
于是他眨眨眼睛,露出顽皮的表情:『小吉良你没有话和我说么?』
吉良把怀里的瓶子抱得更紧了一点,然后摇摇头,又点点头。
『市丸学长你想好拒绝我的理由了么。』
市丸银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
可还是装出不为所动的样子,歪着头,看着比自己矮的学弟,然后也摇摇头,又点点头。
吉良几乎要放弃了,他极力想要做出笑的样子,于是使劲儿得眨眼睛。
他看到市丸银要转身要离开,于是又伸手拉住他的手。
「那是夕阳的温度还是吉良的呢?」
市丸银突然又觉得十拿九稳起来。
『呐,比如说。当我要离开的时候,你应该什么都说不出口。我和你一起离开这种话。』
吉良仰着头,好像市丸银比他高不止一个脑袋一样。
『喂。你说说话吧?』
市丸银摸着吉良的头发,安慰或者鼓励。
『市丸学长。』吉良好像还是市丸银在那个秋天见到得蹲在树下的孩子。『我的话,就不会知道你什么时候在开玩笑哦。』顿了一顿,手指抓着怀里瓶子的盖子,『我的话,你也再不能因为会遗忘而不负责任哦我的话,就什么都不了解哦。』



市丸银还是眯着眼睛,说:『什么都不了解吗?』让眼前人手臂上的温度和自己的贴在一起,那是让人安心的体温。『没关系,我们还有很久的时间可以去了解。』



市丸银发现自己终于可以不再去那个冷得要死的电影院看那部《蝴蝶梦》了。



「呐,和小吉良在一起我果然比较容易心情愉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