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RPS/Football--José相關]Timing

José Maria Gutierrez觉得自己总是存在的恰到好处。
所谓恰到好处的情景很多——比如Madrid秋天的阳光,比如Zaira和Aitor咯咯咯笑时的分贝大小,比如隔着三条街外pub里面龙舌兰的味道,比如他José Maria Gutierrez头发的颜色,比如他现在所处的位置。

José Maria Gutierrez正躺在离他家两个街口的街头公园某棵树底下晒太阳,时间是下午2点,季节是秋季。他眯起眼睛,抬起手,树上的叶子还没有落完,于是阳光透过的时候在自己的手上落下斑斑驳驳的影子,Guti把自己的手翻来复去,于是那琐琐碎碎的阳光也就在他细长的手指上翻来覆去。Guti回忆起某次也就这么坐在Raúl身边翻来覆去的阳光在自己手上跳跃,Raúl也不说话,就看着他。Guti记得那时候自己回过头,然后说:“Raúl,我觉得你变了。”Raúl那时候穿着厚厚的冬季训练服,正对着Guti的手或者手上的阳光发愣的期间,于是只是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Guti,我觉得你也变了。”Guti无所谓的耸耸肩,“人总是要变的。”把手放下来,插进口袋。然后两个人一起低下头,看着脚底下的草皮。

Guti觉得那时候两个人都在想他们第一次的见面。握着手一个说着:“你好,我的名字叫Raúl Gonzalez Blanco。”另一个回答:“你好,我的名字叫做José Maria Gutierrez。”时候的剑拔弩张和郑重其事。

Guti觉得Raúl变了,而且变了很久了。变到连Guti自己都快要忘记了Raúl多年之前的样子。他几乎忘记他们曾经在一起做过多少荒唐的事情,在别人津津乐道于他José Maria Gutierrez泡吧,泡妞,花天酒地的过去时,都忘记曾经那面现在马里的白色旗帜也在和Guti一起胡闹。

可能Raúl自己都快忘记了吧。Guti这么想着的时候正在看某份杂志,上面自己也懂得了含蓄的微笑,不像多少年前没心没肺。Guti记得那次的访谈说起了过去,记者把他的笑容说成是对于过去那些光荣与胜利的回忆。Guti自己知道,那微笑更多是因为对于年少荒唐时代的回忆。说实话,荒唐更容易让人着迷。特别是青春时的荒唐,有一种特别的美。

按照古老的说法,世间有一种平衡,有好必然有坏,有必然有白。一个人有作“正经”事情的愿望,也一定有作“荒唐”事的冲动。漫长人生中,短暂的青春时光也许有一种释放“荒唐”的功能。

Guti有时觉得自己是不是会被列入反面教材,人们责备他挥霍了自己的时光,没有专心去让自己走向成功。但如果自己确实感到快乐并且没有妨碍别人,那又有什么不可以?泡吧或者泡妞说到底都是自己的事情吧。人为什么一定要成功呢?Guti觉得这可能是孩子气的问题,因为现实是严峻的,如果不成功,你似乎很难愉快的活下去。这种话多年前的Guti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但现在却会点头接受,虽然他还是会反问:“但成功了又怎样呢?如果自己不快活。”

偶尔Guti会想起那个说:“我是个前锋,除了这个位置我不踢。”的自己,想起对着教练指着场上病恹恹的气氛说:“你他妈的让我传球给谁”的自己,想起现在成了万金膏药的自己,想起那时常常坐在替补席上等待上场的自己。那些东西是他年轻的时候不能接受的,并且只会让他感到无助,所以他只能选择硬着头皮抵抗,并且拒绝让心灵再回来。不过,这些在现在都不同了。虽然面对悲喜,他依旧会落泪会高兴,但他不会再去责怪自己,埋怨别人和咒骂世道,在面对了最痛苦的改变后,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意外而已,接受了也就自然而然了。

他想起了Raúl,想起队伍里面能和他一起笑着偶尔说说那些过去那些荒唐的仅剩下的Raúl。Guti笑了起来。他想起他们一起送走的他喜欢的Fernando,他崇拜的Fernando,他们敬爱的Fernando。想起在那些自己坐在替补席上等待上场的日子里偶尔走神的时候,他也会不自觉地回忆起自己混乱但灿烂的纯真年代。在这样的回忆中,最让他心动的不是无数的胜利和奖杯,而是与伙伴们在一起亲密无间,充满渴望,自由放任的青春,那里有一个人最真实的生活。

José Maria Gutierrez总是觉得自己的存在恰到好处。

所谓的恰到好处时刻有很多——比如在Radondo离开时Raúl借给自己的肩膀,比如在自己上场时递给Raúl的左臂,比如那些荒唐的青春岁月,比如Guti在某个Madrid的秋日午后站起身来,抖抖裤子上的草,然后咧嘴对自己说:生日快乐啊。29岁的José Maria Gutierrez。


>>>蒙面爬走,这篇文章和我没关系。不要追究前言后语的顺序,也不要追究里面的配对——这个是粮食的。没有配对的。||||||||
我只是脑子站住了。亲爱的José生日快乐。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