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生活中好與不好的過去,仿佛都在等我遇見你。



哪怕到現在我的耳邊依舊因爲賽場的馬達轟鳴而嗡嗡作響;哪怕到現在我的雙手也依舊會因爲雨裏的風而一片冰涼;哪怕到現在我已就無法用語言表達在現場看到Schumi得到冠軍時激動的心情。

我該如何告訴你我的心情呢?



這次F1大獎賽的觀看可謂是一波三折,好像比賽情況一般。

我是跟朋友去的,帶著現在大學的朋友因爲高中朋友的現在大學發參觀券於是跟著去了。周六晚上就因爲周日早上很早就要跟車去賽場於是住在了同學宿舍。

一開始坐的是E3.3的看臺票。

手上套著白色的環就和朋友們到處亂跑了。那時候剛知道小四小伊原來就坐在旁邊的看臺上,可惜我想要去找他們的時候他們去外面亂轉了,於是沒遇到。奶茶茶坐在背面的D看臺。而蝦米坐在B看臺。

上賽場真大。

圍著他走了兩圈我不得不這麽說,廣一個來回就要一個小時吧,如果用走的話。



前一天的排位賽我在家看的何其艱難,看到Schumi轉彎的時候都力不從心的樣子不由得想到去年那一片空蕩蕩的車道,想到我之前那個夢,我大聲喊著:Schumi,Schumi。然後夢裏夢外都悲傷起來的心情。



我想:無論如何,我都愛你的,Schumi。



這麽想著,我再次踏上了上賽場。



可能因爲是團體票,我們發的手環好像是去年的,白色的手環。

亂逛的時候看到別人在發各種顔色的手環,經過Schumacher看臺下面的時候有個檢票的人光明正大把手環扔在門口,而且地上還有一根——沒用過的紅色手環!!

好吧,我知道其實我做過不少壞事情,但這次我覺得作的是最值得的。在恢恢的掩護下我把那東西撿了起來,帶在自己手上——這就是讓我最後從780的票價一下子可以跑到2980的地方去看比賽的法寶。

現在想來我都要大笑。



繞場參觀的時候到了主看臺的地方天突然下起雨來了。說實話這時候我幾乎要絕望了,因爲誰都知道今年法傢的普利斯通輪胎一改以往雨戰王的作風,雨戰基本上全然不行。我暗暗心想:這是要讓Schumi對上塞道永遠陰影下去麽?我有點沮喪了。

跑到C看臺的時候發現被攔住了,不能再這麽順時針走回E區[雖然那時候我已經和撿到另一根手環的恢恢準備去副看臺混了。],於是在再三交涉不成之下決定按照原路返回。



我幫恢恢把那個扣不上手環綁在手上,她鼓勵了我一下,我們就混進就近的看臺上了——理論上應該是副看臺。門口的兩個女孩子很開心的放我們進去了完全沒有被爲難。那時候我們心裏都想著:啊啊!太好了!TAT手環我愛你呀!

現在想來我倆還真是一點負罪感都沒有呢。



走到看臺上我驟然發掘對面全是紅色一片,挂著Schumi飯的各種言論,我看得歡欣無比。因爲原來E看臺邊上一團ALO飯,靚藍色的旗幟看得我真得有點晃眼,我那時候一直對他的言論或者作爲都沒有什麽大反映,我以爲我可以心平氣和的,但是到了賽場上才真正覺得自己也會怒從兩邊生的。

我發消息告訴蝦米我對面的情況的時候她很無辜的說:誒誒?那對面是Schumacher看臺咯?那你在的地方不是Alonso看臺?

我很無知的回答:不是吧?可是我這裡也都是法家飯誒?

嗯,我真得很無知。XDDDDD



我和恢恢在一群會用英語/語/法語交流的外國人中間坐下來。他們穿著紅色的衣服帶著Schumi的帽子。我突然就有種歸屬感了。我也就會和蝦米說:我這裡不是Alonso看臺了。



比賽開始的時候發車並不好,Schumi還是在第6名一點長進都沒有,兩邊看臺也都比較安靜。我和蝦米不停的交換著“啊呀,我對面的看臺上面法傢飯和芬蘭國旗已經一片了”這類的SMS。

直到——小白開始發動攻擊,一步步靠近Fisi的時候兩邊看臺開始激動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小白明年要去法傢,或者法傢飯覺得他們現在唯一的敵人只是雷諾只是Alo所以看到小白扒人家就很激動。

當然我也是。

而儅Schumi一步步上來的時候全員就都站了起來了。儅Schumi扒掉Jeason同學的時候大家就竟然開始跳起舞來了——至少我身後的那群外國fans就是如此的。

更不要說後來Alonso因爲機械原因被超越,Fisi也在出站后被Schumi強硬超越,大家歡呼擁抱擧著手上的啤酒,我心想:好像我們已經獲得勝利了一樣!

沒錯,我用的是我們。



每一圈Schumi經過我們這裡的髮卡彎的時候兩邊的人們就要歡呼,我大聲叫,用力拍手,雖然雙手因爲天氣的關係冰涼一片,可是我知道自己雙頰通紅,我甩著手上的帽子,在馬達聲中和恢恢進行根本只能看嘴型的對話。

我激動得幾乎要哭泣,但是我卻沒有。

我說我要留到最後,留到最後。



最後的最後看到Schumi沖過終點綫,大家都用盡力氣的歡呼,看到Schumi舉起拳頭,我們靜靜等待,等待他繞場的時候到我們這裡。終于,他出現在我們的視野裏,他緩緩開著車,和看臺上的人們揮手,兩邊的觀衆用力的鼓掌,用力的喊叫,我都記不清自己只是叫了,還是叫了“Schumi”。

我想我們都想說我們是如此的愛你。

兩邊的紅色攢動,我們在迎接我們的王。

我們是如此愛他。

我想從此以後再也沒有誰能讓我如此,讓我稱之爲王,俯首謙卑。



我覺得自己有很多理由哭泣的,有很多場景可以哭泣的,有很多感情可以哭泣的,但是我都沒有。

我睜大眼睛看著,他爬出車,爬過欄杆,和車隊工作的任何人擁抱,用力用力,要把彼此刻進身體裏,用力跳躍,用力歡呼,他笑得那麽大,那麽好,我捨不得眨眼睛,生怕錯過他的下一次笑容。

這時候我想:我能愛你多好。



下雨也好,什麽也好,我們一起幾乎絕望卻又看到你創造奇跡,沒有什麽比看到你在我面前奪得冠軍更好的東西了,沒有了。

哪怕我無法再在F1中愛什麽人如你這樣,能夠愛你我就足夠了。

生活中好與不好的過去,仿佛都在等我遇到你。



喜歡他喜歡的無法忍耐,是一秒就愛上的人。

可是,如果真地愛上的話,一秒也嫌太長久呢。




感謝:之前幫我買票之後又幫我賣票的武藏親愛的,給我機會去看的小倆,陪我一起歡呼拍手的恢恢[雖然你傢小白是貢品。],和我SMS亂談的蝦米,小伊,小四。

感謝看見的任何Schumi fans和那些沒有去現場的Fans——比如兒子和Oscar。

感謝Ferrari的紅色。

感謝Schumi給我們奇跡和勝利。



我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