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3月

其实这是有逻辑的。

直到大学毕业,我一直觉得自己萌POT是一个黑历史。因为中途换__这种事情,我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尚未做过第二次。

如此说来,自从当年,那个POT还占据大会数量顶端和半“壁”江山的时候,身为一个T命,在(国内环境)面对F子同学在各类同人文里傍上迹部大大这位高富帅,并在TF文中粉丝一片部长真是渣渣的呼声下,我就走上了TAT(不是颜文字!)的路不复还了。

其实这是有逻辑的!如果不懂这个逻辑的人,可以去看看安达充的《含羞草》。[……咦?]

但我要说的是,在B站上看NPOT我现在还能看得毫无压力,甚至无需屏蔽任何西皮关键词,可能是因为我也是看着互掐成长起来的,又或者哪怕TAT去了,TF依旧不是我的逆鳞,这一点和在某些某些某些作品上的某些某些西皮还是有差的,想着说“那些都是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如此一类的话,实在还是显得太过矫情,只能说,若是无法圆满,只能说明爱的不够。毕竟对我来说,对一个CP坚持下去的动力,是对于本命相方近乎脑残的爱,以至于不知道的人会误会本命的地步……

当年和我一同萌TF的大学朋友,现在依旧是TF,想想这作品也超过十年,一个西皮,无论是冷还是热,坚持到这份上,也算是你赢了。就好比嫁了个2B青年,等到了2B老年的时候,你还跟他过着日子,你也就该认了。

所以,掐个毛线,有空掐别人,不如萌萌自己的西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穿越蒼穹

什麼叫OOC?對於我來說銀魂的月詠篇就是作者空知猩猩的一次OOC行為。
什麼叫偏見?我上面這句話就是偏見。
所以就讓我們繼續同床異夢的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之上吧。
當年寫APH槍稿的時候這句話我真喜歡啊。


以此題記。

於是我要說的是,每天早上的上班途中我都會自我催眠這是一個ManInBlack的世界,比如每天早上都會遇到“不坐電梯會死”星人,那些不僅僅說的是地鐵里上下換乘的時候,老清老早就要擠到車門前,飛速下車然後就爲了早一步登上扶手電梯,馬上立定仿若生根一般的那些人,更多指的是那些在公司大樓裡明明只是兩樓卻非還要等電梯——是的,不是正巧遇到來電梯於是去坐,而是明明急得不停看手錶,可還是不肯從逃生樓梯上樓,等著電梯從七樓下來然後坐到兩樓的那些,我覺得這個星球的人有一個特性就是——如果真的有1.5樓這個樓層,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按下↑按鈕。
然後還有明明是上班高峰時間卻還留在自己”不牽手會死“星球的人們,一般是情侶,每一個分離都如同死別一般戀戀不捨,他們決不放棄上下班高峰時間大放閃光彈,那種炙熱的光線讓我只能慚愧的低下頭,而且絕B會手牽手直到天荒地老無論哪怕在人流中上演一次次春運時期的火車站或者抗戰時期的碼頭才會有的被人流沖走也不放手的場面。那些吻別到幾乎”相濡以沫“的更決計不用提起。

另又另,還有一種是“從來沒有做過高峰時期地鐵卻規劃地鐵車站星人”,他們的數量相比前兩種根本不值一提。做得事情也絕對不會有如此細水流長,他們只會讓你在明明有了延伸段的情況下改造張江地鐵站卻把車站造的比原來還小,上下樓梯無法容納兩個胖子,扶手電梯亦然;不肯多挖50米到馬路對過卻非要讓乘客們過一個50米內包含一個N輛車的汽車總站還TM有一個十字路口,於是每次就造成行人和轉彎的公交車互不相讓爲了保證彼此都不遲到被扣獎金;當然造成這種擁堵的軍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比如過了馬路你還得傳過一條寬2米都沒有的15米羊腸小徑還有寸草不生的花園所包圍和鐵欄杆以及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之後你還需要傳過堪比菜市場的早餐世界,和一個有軌列車終點站,最後才能去往那個充滿了“不坐電梯會死星人”的公司大樓。

如同開發後臺的產品經理和技術從來不用後臺所以只用邏輯思考和考評輕鬆把每一次人工升級一筆帶過一般,強烈要求那些做評估改造計劃的人,不需要很久,一個月,每天在早晚高峰時期到你評估的地方去體會一下,如果你能堅持下來,那麼我也認了。

和你一起和平的生活在這個地球上的事實。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