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3月

【組腿|番外】嗯,你懂的。

某年某月某日,剛進了牢裏的公孫小泉泉同學對包炭說“不知道犯什麼病,和你來坐牢!”而那時候還年少英俊無比卻無法神機妙算到N年之後,另一位英雄少年一身白衣對躺在床上半吐血的某位四品禦前侍衛用著同樣的句式說“我到底哪根筋不太對勁,大老遠跑來這裏侍候你。”
由此可見,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是緊密相連循環往複的,所謂“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回。”
為了引發大家不必要的聯想,這句話我們就說到此。

話說到前些日子在公司中午吃飯的時候開著電腦看94版瞎狗眼的75,那時候還未換座位,坐在我身後的姐姐起身的時候甩到我的電腦屏幕,嘲笑我先是看90版封神,之後卻又看起了這要老死人的75,我只能微笑不語,心中默念:你懂的。
而後她看到屏幕裏的孫興同學,嘲笑了一番當年的化妝師給他弄得那兩道濃眉,我嘀咕著你都忘記蘇吉利了對吧你一定忘記了,卻依舊默不作聲只是含笑,只見她眼光一轉,便說道當年看《倚天屠龍》時候蘇孫版楊逍蘇的一塌糊塗,可這版楊逍偏偏最慘,之後再無版本的楊逍是死了的,說到這裏我終於忍不住噴笑出聲,雖然她說起孫版楊逍的開頭我還附和說當年的楊逍的確英俊瀟灑,可到了蘇的部分我就忍不住了,何況眼裏還正看著那孫版小白老鼠,就差捶桌。姐姐繼續嘲笑了我兩句可依舊看著我的屏幕,突然爆出一句“其實這倆是基友吧。”手一指屏幕上接連5分鐘對手戲的貓鼠二人,我強壓下認親[?]之心,卻也免不了豎起大拇指,說“沒錯!你悟了!”姐姐點頭道“當年看這片子年岁小,還未覺得,現在看來真是……”於是一切盡在不言中,你懂的。
今天想起這事兒是因為看了這個曆代各版金庸OP+ED串燒,馬教主的倚天屠龍果然還是神曲集合,無論哪首我不看歌詞都能唱下來,而且腦內回旋不絕真是……悲催啊!雖然我至今沒明白為張無忌同學選了許仙趙敏而非周姑娘[我說的是這部電視劇,不是小說裏……],當然看到許仙姑娘的爹是法海我也就……看開了,哦,說一句,那OP/ED裏的楊逍同學依舊英俊瀟灑迷倒一幹師太[……]雖然這般他女兒依舊還了他的情債,又順便孫興不只演了楊逍,還是任版《神雕》裏的郭伯伯以及任版《笑傲》裏的……田伯光,扶額。
以上純為時光流轉金曲難忘的聯想,我們要說的其實是我組那瞎狗眼腿的番外,何為番外呢?自然不是楊逍愛上李尋歡,又或者是焦叔叔許多粉絲喜歡的精分水仙西皮……而是我去看了焦版小白。
在這之前我們先要認識一個人,就是何版包青天中的觀音大士(左護法語)——白玉堂。嗯,我一度迷茫與無法確定把鏈接圖加在觀音大士四個字上還是白玉堂三個字上……望天,這個角色很重要,請大家記住,因為之後會出現在我要說的下面這部單元劇裏,而看了左護法組的狗腿之後,我們可以感受到小白同學他……只是個二而已,我們不說孫興同學是否少年華美了,總而言之,相比之下焦小白真是“活潑又聰明,調皮又靈敏”了(嗯,曲調什麼的,你懂的。)好,我們醞釀了那麼久,前戲總算完結,就讓我們來看今天我要組的腿。
Photobucket
95版ATV拍攝的《新包青天》,這裏面的展護衛是由呂良偉演的,主要演員也是香港的,除了包大人公孫先生和白玉堂同學是難得的臺灣演員外,其他一幹都是香港演員,於是免不了我們再也聽不到zan大人平翹舌音永遠不分的發音,雖然包大人和公孫先生他們……卻沒有請配音演員(熊吉臉
我看的自然[……]只有焦小白有參演的兩部,今天我們就來說這其中一部——因夫妻生活不諧而引發的慘案,別名秋之舞。[……]
於是稍等片刻,我們馬上回來接入腿。

【組腿|預告】愛到深處基多難?其之一

雖然我從未抵抗[?]過自己越過越腿的命運,雖然我無視自己根本要從古裝魔幻一路腿向古裝武俠的汪洋大海,但我本還是很含蓄的希望自己至少能不要組這個“有血有淚的七俠五義,冠視三台八點檔不容錯過”的《七俠五義》。
然,我輸了!我輸了!我輸了!!!

這是預告你懂嗎?
是預告你懂嗎?
預告你懂嗎?
告你懂嗎?
你懂嗎?
懂嗎?
嗎?

等不及的同學可以先看左護法胸口碎大石[……]
請勿期待。

好人兄弟與我

在我不算漫長[……]的工作生活中,總是免不了要和好人兄弟打交道。而在辦公室剛剛換了座位的我現在,坐在直屬上司好人兄弟的隔壁。不知道是不是換了之後動了風水[……],所以好人兄弟一日一問總讓我感到鴨梨很大。
比如他之前一早抬頭悠悠問我一句“S田和N村是基友嗎”;比如之後他緩緩問我一聲“什麽叫做鬼畜攻啊”;又比如他默默說“我老婆最近的手機鈴聲是……絕世好攻”。
扶額,請……請別這樣。
別問我“鬼畜我懂,攻我也懂,但是鬼畜攻……”;別問我“除了星史郎鬼畜攻還有什麽例子嗎?”[這個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腦內根本沒有鬼畜攻這東西!];不要問我“藍染?藍染是攻?”[好吧我知道理科出身的你就一定會做“攻是一定要有對象才能被稱為攻”的這種邏輯思維聯想];別指著同事問我“他是攻還是受?”;別直接問我“那你說___[我們部門經理]是鬼畜攻嗎?哦不是哦?對啊他最多是WS攻哈哈哈哈”。
這樣我……真的會壓力很大。
苦澀臉。

面對狗眼我壓力很大……

世紀末的傲嬌說:俺に妹が居たら全財産を使って素敵にドレスアップさせて、社交界デビューだ。ただし可愛い妹に限る。
世紀初的不自重表示:中村に妹いたら・・・・・超絶に兄好きで早乙女アルトのコスプレしながら肉を焼く練習をしつつ健康に口うるさくて部屋を掃除しながら台本にブレス位置を書くかもしれない。 ・・・・嫁にくれ!!
群眾圍觀:でも、そしたら杉田さんは中村さんのこと「義兄さん」と呼ばないといけなくなりますよ? しかも姉である瑠依ちゃんは俺に夢中なわけですし、つまり俺が長兄。世紀末覇者


“NS又闪瞎我的狗眼了”
“中村,你妹妹是不是叫悠一”
“不是悠一,是悠!!”
“那你妹妹介不介意以後叫杉田悠一”
“超介意的!请入赘!!”
“我不介意!我可以入籍!”
“太好了,祝贺S田,啊……不,是中村智和。”
“反正女聲優結婚後把原來的名字當成藝名也可以的!”
“太好了呢~HE!拉灯”
“撒花!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好!就是你啦!ヘイジモ!”柯南拿出了精灵球大喊一声向前扔去

感謝虎大大賜獸[……]名。
看了虎大大扔來的柯南M14預告片,本期看點為——
版本一:




“照顧好我七舅老爺!”
“我就是你七舅老爺!”
“我是你男朋友的七舅老爺!”
盡請關注4月17日由日本東立電影公司帶來的《人渣と把妹と裝B男》。
版本2:




“就是你啦!ヘイジモ!”柯南拿出了精灵球大喊一声向前扔去。
“平次!都是平次的錯!”關西圈1000萬人哭訴道。
“波羅叔!我們要正太!”平次的1001個願望。
盡請關注4月17日由日本東立電影公司帶來的《平次と爆彈と召喚獸》。

※※※※※※※※※※※※※※※※※※

週五早上坐對面的好人兄弟我的直屬上司悠悠開口問了那麼一句“N村和S田在搞基嗎?”
我當時就差把嘴裡剛喝的茶噴了出來,但是我強忍著挑眉說到“你才知道嗎?他倆都搞基好久啦。”
留下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而後我去關心了一下久~~~~未關心的這對巴嘎鋪路發現他倆都有了推,follow之後生生被他們的閃光彈瞎了狗眼。
MD,核金狗眼也不夠用好嗎!!!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