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

Don't Look Back...

怎么都觉得今天最后一天呢,应该写写什么2005年年度总结之类的东西吧。可酝酿了半天的感情还是没有写出个什么来。
开始写今天的lj的时候i pod里面放的是《Never Grow Old》这样的曲子。妈妈在外面看《大奥II》。觉得气氛挺奇妙。今天出门的时候天气不怎么样。不过倒是买到了《奇诺之旅》的VI,VII,VIII。T口T。之前的I到V到哪里去了!我要啊啊啊啊!看动画的时候就很喜欢这个慢慢讲故事的片子。他们从来只是旁观,从来不介入别人的生活。
里面有一句:
活下去
是一種悲哀
活著本身 卻不是。
是很不错的。

仔细想想05年还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啊。比如我有一个美好的年初啊。嗯嗯。Marat同学回忆起来那时候我是如此的爱你呀。
marat:……请不要滥用过去时。
总结一下年度大事的话:
1.Marat得了澳网冠军。
2.Schumi令人伤感的06年,然我看到他本人了。
3.乖乖结婚。
4.Max结婚。
5.KS坚定不移化。
6.Milan令人惊心胆颤的噩梦冠军杯。
7.饭美剧:CSI,NCIS,WAT,House etc...
8.暑假里面终于接触社会,还接待了狐狸,lilia和oscar。
9.萌bleach
10.重萌SD,POT。
11.买了CD机一只。i POD一只。

嗯……大概如上。没有写的说明甜蜜还不够蛀牙,或者疼痛还不够深刻。="=
其实想想挺好笑的,我们这么努力这么用力的过的一年用这么三下五除二的,就总结完毕。其实这真的是一个只有片断没有过程的年份。我对05年的记忆除了有个美好的开头和美丽的结尾之外,中间的blahblah几乎全都忘记。或者……因为我选择忘记,所以我忘记了。

------------我是展望未来的分割线------------

那顺便写一下06年一月上半月的计划吧:
1.写日桃。……我尽力开坑啊。|||||请不要期待。
2.填坑。。。
3.去把图书馆的证补一补。过期了呢。
4.自己生日前把房间整理一下。咳嗽。
5.寒假把积累的书全看完吧!>_<
6.筹钱筹钱永远的命题。

嗯,然后是今年的期望——
1.Schumi我们再拿个世界第一,然后退役吧!
2.Marat再让我爱一次。=w=(marat:……新剧集是mama再爱我一次么?= =)
3.世界杯大家加油!>_<
4.米兰冠军杯和联赛顺利。
5.……最好有小乖乖或者小max给我抱抱。喷。
6.过法四,学习生活顺利。不要再被逼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愛しでる.Honey.

到底冬天是恋爱的季节,还是夏天呢?
唔。我突然开始考虑这种问题了。好像就是昨天还是前天?在一边和寝室的朋友讨论着什么:恋爱的人天天都是情人节之类的。然后怎么觉着这都是某句歌词里的东西,话说到一半就想起来是梁静茹小姐的某首歌,我们这么欢快的聊着的却是人家唱的《分手快乐》。当时却也没有觉得别别扭扭真是奇妙。

其实想说的是——满世界都在说乖乖结婚的事情呀!>_<
圣诞夜结婚,真是美好到无边的一对。sina上不厌其烦的说着他俩是多么相配,金童与玉女啦,门当户对啦,天生一对啦,就差说才子佳人了。虽然也有说他们结婚早的,其实还好吧?23岁18岁。早点做爸爸妈妈也很美好的!=w=
众:……请你抛开私心说正直的话吧!
据说乖乖还写了首福音歌曲给小公主,里面有一句大概的意思是:无论你到哪里,我将永相随,你的上帝也是我的。
叹口气,你说他们怎么就可以这么浪漫呢?
其实我一直觉得乖乖是个比起浪漫来得更适合纯朴或者用那种平淡的方式表达喜欢的人。和花里胡哨总是kirakira的浪漫搭不上边呀。好吧……我承认其实可能是我对浪漫这个词的理解常常处于误区。。。=____,=
可是乖乖这个婚礼也许是两位主角太过梦幻,两只表情太过美好,让我觉得——啊!这实在是浪漫的不得了。用句大俗套的话来说——简直就像是在拍爱情电影诶。>_<
朋友说着:别人喜欢的那些人结婚了都会很伤心,你为什么这么欢天喜地的?
我摊手,其实我也不知道啊。那些人本来就不会是你的,如果能看到他们那么幸福难道自己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么?而且他们两个双方我又是那么的喜欢。你说为什么我要伤心?
我说过,我很容易会因为喜欢一个而去喜欢一双。如果那个人能让我喜欢的人幸福的话。

看到乖乖给小公主戴上戒指或者新郎新娘可以接吻了的时候我忍不住要说:他们是如此相爱的呀。
那样眼中只有一个人会有多美好?
每次看到他们,我总会相信世界上还存在着那么一些东西,可以永远,可以幸福,可以先于时间无情的洪流,抛弃现实。





















抽。为啥……乖乖你怎么也勾着小公主呀……爆。怎么都这么哈拉的,小公主怎么说都不是jj类型的诶|||||||

[RPS/ALL 架空]旅程 II.美好年代 2

2.C区23号街区11座T
好冷……好困……



Pirlo迷迷糊糊的这么想着,把脑袋往围巾里面缩了缩,“而且……这温度好像比往年都冷嘛。”被前面的人拉住的右手虽然带着手套并不冷,却也不自觉地往袖口里面缩了缩。



诶,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手套上诶。
想要举起手来看看,不过还是算了吧。
因为……真得很困啊。
眼皮,好像要粘上了呢。
前面的Max好像在说什么诶,不要用一个频率啊。很容易睡着啊。
要不要让他帮忙看看那上面粘到什么呢。
诶?好像不见了呢。那东西。
不见了……不见……不…………



“喂!Andrea!”
鼻尖碰上前面人的后背时耳朵边上同时传来一声大叫。



茫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看到一张几乎碰上自己额头的另一张脸,“别睡着呀!你不知道下雪的时候在外面睡着是会被冻死的么?”



诶?下雪天的时候在外面睡着是会被……冻死的……?
这是什么理论呀。而且……我们这不过是在我一直生活着的C区做个代号“考察寒冷空气原因”的饭后散步吧。Pirlo努力集中思维,心想着我们这又不是在雪崩后的大山里面,反正有你带路虽然是在C区的边缘了,不过Max你这个早就收集了所有资料的人也应该不会迷路才对嘛。我稍微睡一下不要紧吧……



而所有的心理活动转换成语言却只成了Pirlo一句包含着睡意的“好冷……而且真得很困啊……”



之前走在Pirlo身前,现在转过身的Ambrosini只能微微叹了一口气,Pirlo看见他的嘴里冒出些微的白气,不自觉地又眨了眨眼睛,自从上次揭开Ambrosini的第二道程序后他身上的人类特质越来越多,比如有了体温,比如也需要睡眠,比如在大冷天呼气的时候也会有白色的气在他蓝色的眼睛前慢慢散开。Pirlo把围巾往上拉了拉,遮住自己忍不住笑的嘴角。



可Ambrosini还是发现了,他的蓝色眼睛在冷空气里面亮了亮,然后问,“笑什么?”



Pirlo又眨了眨眼睛,做出努力的样子,然后拍了拍Ambrosini的肩膀,“抱歉,Max。”
Ambrosini凑近了脸想要领会他的意思。
“我应该体谅到别人的心情的。”
“啥?”



顺着Pirlo的手看到所在地一边放置的牌子——请体谅别人的心情,勿带宠物到此散布。



“喂!”
Pirlo这次完完全全的笑开了,也不遮掩,看Ambrosini恼羞成怒的样子,心想:真好,其实Max你和我真的是一样的。



Ambrosini顺了顺气,把眼睛从那块牌子上移开,然后回头对Pirlo说:“说正经的,Andrea,你不觉得不正常么?”
“嗯。”Pirlo点点头,脱下手套,摸了摸Ambrosini的鼻子,凉凉的,“是雪诶。”
“怎么?”转念又想了想,“如果我的资料没错的话……”顿了顿,“C区是不应该有雪的吧?”
Pirlo给了Ambrosini一个“没错”的眼神。



Pirlo所在的C区从严格角度上来说是一个存在于“玻璃罩子”里面的区域,所以无论是温度,日照还是湿度都是由电脑控制好的,而外界的暴风雪,雷阵雨其实完全不能影响这个区域的气候。而雪这种东西因为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其实是不应该在12月初这个时候出现在区域内的,所有C区的公民都知道下雪在一年之中只会出现在一个时候——圣诞节。



那么,到底是什么引起这个区域的天气异常——而且只是在自己被Max带出离家好几个街区之后才发生异常,而不被电脑主体发现呢?



“Andrea,我想我知道了。”正当Pirlo思考各种可能性到几乎要睡着的时候,Ambrosini从一旁的树丛里面朝Pirlo招手,Pirlo也一起钻进树丛里面。这才发现原来Max已经带着他走到了C区的边缘,那一直存在于印象中的区域玻璃壁真真切切的出现在眼前了。Pirlo不自觉地伸手要摸,被一边的Ambrosini一把拉住,“通了电的。”努了努嘴——另一边可以看到一个圆形的……Pirlo在寻思用什么形容词好。
“洞。”Ambrosini自动帮他找好了描述语言。
外面冷飕飕的风从这个直径不小于2.5米的洞里往区域里面钻,雪花在洞的边缘在通过电流时发出闪闪烁烁的光芒。
Pirlo凑上前去仔细看了看,Ambrosini观察着周围,“被清理得很干净,似乎是内行人做的呢。”还自我认定般的点了点头,“而且是从外部被打破的,在打破的瞬间又用和C区一样频率的电流通电,这样就让电脑主体无法发现,也可以保持这个区的平衡——虽然能保持多久很难说。”
因为气温的变化现在有了比平常更多的变数么。
Pirlo也在心里这么寻思着。



到底是谁做的呢……
Pirlo被Ambrosini拉着往回走的途中一直不停的思考着这个问题,首先每个区的防护都是由本地区自己负责的,而C区的“玻璃罩”虽然被称为“玻璃罩”,但外部构造的质材怎么想也知道和玻璃绝对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光能够打破就已经是需要极大的力量了,何况是打开这么大一个口;那个洞从切口上来看非常平整,一定要找一个比喻的话就好像是用划玻璃刀被一个精于此道的人瞬间划开的样子;而同时要同上电流却又是更困难的事情了——况且,电流频率其实是保密的,只有电脑主体才知道,而且是按照一定时间更换,所以就算你打听出这个小时的频率也不代表下一时间你还能使用。
其次,如果一定是这么进来的人,那就是要逃过检查,那究竟是要执行某些秘密任务,还是非法侵入呢。秘密任务……好像很久没有了。难道……
Pirlo回头看着在前面依旧牵着自己的Ambrosini,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一闪一闪,上面还粘着一些没有化掉的雪花。Pirlo低下头,人形机器人在C区怎么说还是被禁止的东西,虽然他已经打开了Max的第二道程序,但是难说会不会被别的人发现,如果是来抓走Max的人怎么办,那样的入侵能力,我真得有自信可以应付么?
Pirlo咬了咬下嘴唇,手上也不自觉地紧了紧。
睡意全无。



“诶?你们是谁?”
鼻尖又碰上了前面人的后背,那个人还是大叫着。
越过他的后背,看到自家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正从走廊的窗户往里面看,另一个直直的看着自己和Max。
“……Ricky?”Pirlo回过神,略微露出一些惊讶的神情。
被叫做“Rikcy”的短发男孩子转过了身,一手拉着身边的人,朝自己招手,露出童叟无欺的灿烂笑容,让Pirlo恍惚以为自己还在Marat的庄园里面,没回来。



“那么,你和Sheva来干什么呢?”向Ambrosini大致介绍了一下Kaka和Shevchenko之后Pirlo对着桌子对面的来者不解的提问。
Kaka眨眨眼睛:“我只是替Marat来看看2A5-29X的运作情况而已呀。”
其实是来关心他的那笔转帐什么时候到户头上吧。Sheva暗暗的想,觉得自己这么想的时候应该撇一撇嘴表达自己的心理。但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的只是对着Pirlo和Ambrosini露出的无意识的笑容。
Pirlo歪了歪头,回头看看身边的Ambrosini,对方只是眨巴眨巴两只眼睛看着他,3秒钟之后Ambrosini突然起身,然后开口:“我去做下午茶。”
Pirlo却突然拉住他的衣角,“Max……”
Ambrosini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等待下文。
“Max,手。”Pirlo摊开自己的右手。
被叫的人乖乖伸出自己的左手。
头上却又多出来一只手。
Ambrosini看着Pirlo边摸自己的头,边说:“好乖,好乖。”而后又回头对着Kaka和Shevchenko,弯弯眼角,“你们看,运作很正常。”
“你当我是狗么!”
这是一个人的发言,却是三个人的心声。
正式掀桌。



下午茶过后,Pirlo突然想起什么对着对面两个好像怎么笑都不累的人提问:“你们……怎么进来的?”
“?”
不出所料对面两个人露出完全不解的模样。
Pirlo知道没有特殊通行证的话外部的人是不可能从T区这种被C区列为危险区域的地方到达C区的。
“从那个秘密通道么?”Pirlo继续追问,至少他知道Max就是从那个通道进入C区的,不然即便是作为货物,Marat这种市商人的身份也没可能让他的东西进入C区吧?
“?”
继续是不解的表情X2。
“喂……你们……”Pirlo看着眼前两个人,承认他不愧是Marat的弟弟了,思维果然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啊!你是要我们怎么通过那个玻璃罩子的吧?”Kaka突然眼睛亮了亮,转头拉过一边的Shevchenko,“是他啊!”
“噢……那个啊……”Shevchenko耸了耸肩,作出无所谓的样子,“只不过是在上面开了一个洞而已嘛。”
Pirlo愣了一下。
“不过那个不是稍微有一点麻烦么?”Kaka又转过头,朝Shevchenko点着头这么回忆着。
“嗯……不过有Marat给的数据好像也很容易计算出来呢。”无所谓的接口。
“诶……那个……你们弄得?那个洞?”Pirlo半天才找到该说得下一句。
“嗯。因为我要睡着了嘛。”Kaka扁扁嘴,然后指Shevchenko,“他说这样不行。”
“唔?不行?”Pirlo看看径自在一边皱眉头的Shevchenko。
“对啊!下雪的时候在外面睡着的话会死的呀!”Shevchenko一本正经的朝Pirlo和Kaka这么宣告道。



“扑哧。”Pirlo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看你看,我没说错吧!”从厨房洗了杯子碟子出来的Ambrosini指着Shevchenko朝着Pirlo洋洋得意的昂了昂头。



一个洞……而已……呀……
下雪的时候在外面睡着的话……会死的呀……



在家的话,其实还是挺暖和的呀。
特别是喝完下午茶在窗户边上晒太阳的话。



好暖和……好困……
Max好像在耳朵边上说什么呢,不要用一个频率啊,很容易睡着呢。
眼皮,好像要粘上了呢。



还好……Max还好……不是来抓走你的呢……还好……



“喂喂喂,Andrea,别睡着啊。”Ambrosini左边肩头一沉,毛茸茸的脑袋靠过来了,Pirlo睡着了。

[RPS/Football--KS]糖

十二月上旬,某个空闲的午休,Kaka坐在内洛食堂里突然觉得应该给朋友们寄圣诞卡了。虽然Kaka也喜欢打电话,或者发消息,但总觉得没有通过邮局从城市这头周转一圈后跑到城市的另一个角最后落在别人手里那么值得安心。当然,这并不说明Kaka对意大利邮政局有多大的信心或者支持,这只能说是他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

Kaka手下不停写着:祝你圣诞快乐,上帝保佑你。落款还是圆圆的Kaka。眼睛在通讯录和信封上移来移去,把名字按照字母顺序一个个填到信封上。

“唔……下一个。”Kaka抬抬眼,“啊!是Sheva。”

准备写这张卡片时,握着笔的Kaka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对Sheva说过“我喜欢你。”不是在访谈的时候,不是在进球的时候,只是在他们单纯的在一起的时候,说“我喜欢你。”

Kaka握着笔,忽然不知道该在圣诞卡上写点什么。他努力想象Sheva会怎样处理他送的这张卡片,不是封面是一只装成麋鹿的小型犬的圣诞卡片,而是这张Kaka想要表达很喜欢很喜欢Sheva心情的卡片。他想象Sheva是独自一人,是在科莫湖边打开信箱,在拿钥匙开门的时候,或是在书房里的壁炉边,或是在圣诞树底下,轻松自在地把它打开,只是看着那可能已经看了不下百遍的“圣诞快乐”,是否可以理解后面包含着的“我喜欢你”。

表白远远难于平时的交流。如果Kaka告诉Sheva说他今天状态很好绝对会进球或他想要在周末去电影院或者他家那只小狗今年的圣诞礼物是一只绒布做的长颈鹿玩具,他料想Sheva一定懂自己的意思。当然Kaka想象中绒布作的长颈鹿玩具也许与Sheva的想象有细微的分别,但是两个想象至少大致相同。语言会跨越他们之间的差异,就如新建安全的送到目的地一样,成为传达意义的可靠信使。但是他眼下正挖空心思写的卡片无法担保有这样的可靠性。表达感情的词语属于语言中最模棱两可的词汇,因为它们的所至缺乏稳定的含义。

“我必须消除语言的差异。”Kaka咬着笔杆,费尽力气填满筛选,其中之意Sheva真的能理解么?他们可以用似乎为他们所共有的一种语言交谈,但届时却又发现词汇的含义千差万别。
许多人会在同一个夜晚,躺在同一张床上,看着同一本书,后来却发现感动彼此的部分各不相同,对他们来说,这本书难道不是已经成为两本不同的书了么?因此,难道在表达喜欢上,不会发生同样的分歧么?

“Ricky,怎么愁眉苦脸的。”Billy走过来看着这个趴在桌子上咬笔杆半天一动不动的小孩子,拍拍他的脑袋。

“唔……没什么,在写贺卡。”嘟嘟嘴,继续换了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脑袋。

“扑哧。”Paolo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过来,笑了起来,也摸了摸这个23岁年轻中场的脑袋,“你这架势哪里像在写圣诞贺卡,我还以为在写长篇巨著呢。”

Kaka没说话,只不过又皱了皱眉毛,Paolo笑了笑,“Ricky,如果你想不出要写什么,还可以套用以前的那些人用过的话呀。”

诶。对哦。使用既有的语言会带来很多问题却也能带来很多便利,便利是尽管Sheva和他对于同一个词汇的理解不同,但他们都是很好的学生,知道喜欢不是仇恨,知道好莱坞明星喝下马提尼酒讨论酒名时所表达的意思。

“可是……”如果借用别人的话还是说不清楚呢。真的要我引用罗密欧或者是博加特的名言么?

Billy看着和这小孩子一点也不相配的苦恼表情,耸了耸肩,“喂,Ricky,写不清楚的话,就用说的嘛。”

Paolo突然像看见外星人的表情转头看向Billy。

“干嘛。”Billy突然想起什么,在自己口袋里边掏东西边看着表情奇怪的本队队长。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你还会提出一些有建设性的建议罢了。”摊摊手,耸耸肩,一副“原来还能看到这一天啊,上帝保佑”的表情。

Billy也不生气,习以为常的样子,终于把口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放在Kaka面前的贺卡上——一颗水果软糖。又拍了拍Kaka的脑袋,“吃完糖就不要苦恼啦。快点收拾一下跟着我们去做下午的训练”

诶……当我是小孩子么?


Kaka把水果糖揣在口袋里,收拾了一下桌上的卡片,还是乖乖得跟着队长他们一起出了食堂。他看见内洛的球场中央,Sheva朝他招了招手,好像已经练习了一些时候,头发有些湿,短而卷,嘟着嘴和身边的Andrea说着什么,阳光底下对着自己弯着眉角。

“写不清楚的话,就用说的嘛。”

对哦。

Kaka两只手揣在口袋里,如同内洛常常可以看见的那样蹭到Sheva身边。

吸一口气。

Kaka很久之前就练习过很多遍,次数不会少过Pirlo练习任意球,不会少过Sheva练习射门,他决定要给Sheva最好的微笑,然后看见阳光落在Sheva的脸上,可他突然觉得自己无法表达自己对于Sheva的喜欢。就在那时,他发现自己口袋里的那颗水果软糖。Kaka把它拿出来,亮晶晶的糖纸反射着阳光。他突然莫名其妙的从语义学的角度获得了清楚地认识。

他与其是喜欢Sheva,不如说是软糖Sheva。他想他可能永远也搞不清,软糖怎么会突然如此符合他对Sheva的感情。它似乎精确的表达了他所处的感情状态,“喜欢”这个因为过度使用而沉闷无味的词义无法达到这样的精确程度。

于是Kaka拉着Sheva带着手套的手,告诉他:“圣诞快乐。”Sheva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人在十二月上旬某个阳光很好的午后祝自己圣诞快乐,而后Kaka又开口,“我软糖你哦。”米兰内洛的训练场上,年轻的中场弯了嘴角,又重复一遍,“我软糖你哦,Sheva。”

Sheva似乎完全领会了他的意思,当然,他们喜欢一样的果汁,喜欢一样的读物,还喜欢一样的足球——简单而直接,那么,怎样的语言他会无法了解呢。

不用担心,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理解的。

从那时起,喜欢,至少对Kaka和Sheva来说,已经不仅仅是喜欢了,它还是一件物品,这物品直径只有几毫米,甜美柔软,会美妙的融化在口中。

我可以爱你比你的生命长一些,可我无法爱你比自己的生命长一些。

老妈开始萌日剧了。出自己房间的时候看到她在看《Good Luck》。=w=
里面某个镜头是在上海某酒店(……为什么是上海||||||)出事情的新婚夫妇,丈夫死了,妻子被空运回去治疗。
妻子知道丈夫死后悲伤不已。空中小姐某位JJ安慰道:虽然我至今没有结婚。你的心情可能我也无法了解。但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我还是有过的。所以,请想一想你活下来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吧。
唔。必死的决心去喜欢一个人。
我想到那时候朋友的MSN SPACE上的一句话:我可以爱你比你的生命长一些,可我无法爱你比自己的生命长一些。
我至今仍然非常喜欢呢。比那个你爱的人活得更久,不让他有失去爱人所要承担的痛苦,那也是爱的一种方式吧。
等我有空我也要去看《Good Luck》呀!>_<

话说最近我的日剧之魂又开始燃烧了。于是去下了《女婿大人》来看。真得十分可爱呀!暴
虽然男主角也是J家的吧。=_____=不过从他从都到底就一首歌,然后那首歌的感觉……的确是非~~常的J家呢。啊!拍脑门儿。说到这里,小同学的MV中间有舞台的那一段也很J家呢。唔唔。不过……他和那个eiji同学……真得好像拍得很姐妹花诶||||||||
="=应该不只是我的感觉吧。望天。
然后绕回来说《女婿大人》。我最喜欢的场景呢。应该是男主角天天早上守在神社门口等他们家那个小孩直到下雨天那孩子来的那一段吧。啧啧。那种,突然之间,什么声音我全都听不见。哗啦啦的下雨声啦,啪啪啪的双脚踩在水塘里的声音啦,我全都听不见。只能听见那清脆的铃铛,渐渐向我靠近。然后那孩子,就那么带着全然放心的眼神和湿漉漉的头发站在我面前。
大爱!>_<
大拇指!

然后很想看得日剧应该是《跳跃大搜索》呀呀呀!绕回去看SD同人的时候某几篇看得我好想去看《大搜》哦!还有想要绕回去看《药师寺凉子怪奇事件簿》。歪头。思考是不是在我书桌下面的篮子里面||||||||

嗯。今天还下到了那个《轮舞曲》我家竹野内的采访。里面还有片头和一点介绍。扫到少爷一个……镜头||||||
喂喂喂,少爷,你不会真的是路人甲的角色吧!T口T亏我这么期待你们的合作呀。

狗血,太狗血了。

因为小C的提醒,想起放着好几天的BLEACH 60集至今未看,于是去看。

之后了解到:果然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的剧情。

这集根本是蓝银白桃cp推广嘛。

星x郎蓝染同学连除了银子没想过让第二个人当副队,连不是我要骗你们是你们没有人了解我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怎么可以这么狗血呀!Orz

另:强烈控诉让我家小白做炮灰的行为。年纪小(?!)的利害角色不是用来给人气反面角色作秒杀用的呀呀呀!怒了!掀桌。

同星X郎同学的反应,如果说在蓝染同学微笑着对小可爱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的时候我还有一点温情的话,如果说在蓝染同学咔嚓小可爱眼镜反光的时候我还有一点兴奋的话,如果说在蓝染同学说除了银子根本没想过让第二个人当副队的时候我还有一点感动的话,如果说在蓝染同学说憧憬从来都是离了解最远的距离的时候我……还有一点下巴脱臼的话。那么!当他说:不是我要骗你们,是你们没有人了解我。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实在只剩下要PIA飞他,之后再拖回来踩死而后快的心理了。

蓝染的FANS可以O打我。= =

可是我最受不了别人用这种颇寂寞的表情得了便宜还卖乖嘛!如果痞子一样的我倒是真的会接受也不一定呢。噗哧。

所以。摊手。星X郎这一型很容易引起我的逆反心理。请勿靠近。=w=

当然当然,蓝银我还是很喜闻乐见的看的。咳嗽。

我把青春抱个满怀。

回家的时候抱着今天一天的战利品——一套SD正版漫画,还有一只从Watsons领回家的小熊。坐在车上看sd的时候感觉自己完全又是回到了初中的时候,看到那群人努力奋斗的样子不自觉会笑出声来,只能用熊的脑袋挡住自己的嘴,就怕笑得太过分,后来索性也不遮不掩,那么大咧咧的把门牙露给车上的甲乙丙丁看。就差握拳说:我们是最强的。

昨天白天天气很好,突发奇想要去文庙买那个我念叨多少时间的SD正版漫画。

前段时间和寝室里面的人大谈:怎么说SD都是我们的青春呀。
下接:那POT就是现在孩子的青春?
对答:那种YY一片总觉得热血大过青春的嘛。
心理活动是:可能OP更青春一点吧。

寝室里藤命,仙命各一名,还有一位不详,下次去打听打听。
说起那时候6:30全民收看SD的壮举还是兴奋不已。比如怎么一放学就飞回家,比如父母怎么和自己一边吃饭一边看完全不理国家大事,比如收视率那时候如此壮观之后可能也只有申奥或者反法X功才可比拟。
这么说全然不是我一个人在夸张,这是大家一起啧啧称是的过程。如果你没有遇到,那真是可惜。
我是不知道现在的那些初高中学生们有没有如此不分男女,不分长幼,全民大爱一部动画片的,推开一万步我们不YY配对,不YY情节,不YY之后之后的故事,光是看他们炎热的夏天,篮球馆球鞋的摩擦,留着汗好像出了疹子的脸就能自觉自愿的热血沸腾起来,我想从此之后不会再有了吧。



SD是我不可替代的青春。
而抱着那31本漫画书,我忍不住想:我把青春抱个满怀。如此一类的话。



那时候是国内第一次放这么长的动画吧,之前应该没有这么长的日本动画了。101集呢!那时候眼睛里闪着KIRAKIRA的光芒敬仰啊。可之后我们看到告一段落178集的POT,现在已经到422的柯南,动不动就停住的350的OP,突然间就没语言了。101集……什么嘛。
回头去看的话,还是觉得漫画要比动画更精彩,节奏画面都要强上好多倍,好在动画也是见好就收的主,没有继续去全国大赛。不然一定被骂得很惨。
那是什么样的全国大赛啊。华丽丽对决啊,1对1啊,仙道君的忠告和坏记性呀,日本第一的高中生呀。即便这么久这么久我还记得好像是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一样。

话说后来井上大神的画画功力明显提升,连仙道君都有了华丽丽的下睫毛。你让我如何评价?喷。

完全一副持靓行凶你拿我怎么样的架势。我只能做猛虎落地式拜倒。Orz。


那种阳光和欣欣向荣的架势,让我承认他是神奈川最英俊的高中生我都没有意见呀。笑翻。
众:喂喂喂,人家本来就是吧。


至于咱家流川君全国大赛上kirakira的笑容……T口T其实不是惊艳,但却被华丽丽的击倒。

挑衅啊!挑衅!啧啧,怎么说,我想说他那种坚定不移是什么人都会被吸引的地方吧。





至于SR全国大赛前的ONE ON ONE实在是井上大人非要把仙道君树立成深不可测的对手呀。虽然记性一塌糊涂还懒散,但是光安西教练那句:“你现在还比不上仙道君”就把这高度拔高拔高,让我们只能感叹好高好高了。





这是从Watsons领回来的,命名:太郎。="=
虽然我也有叫它英俊太郎的冲动,但最终还是作罢。>_<


还买了一个大爱的钱包,毛和鱼骨头的头绳,飞天兔子的徽章,两张柚子的CD,一张B'Z的。装帧漂亮的不象话!
钱包上的喵表情太RP了!说不适合我我都不好意思呀!暴。

还有放20张照片的地方呢。=w=果然是HC钱包啊。

还买了明年的月历,是BLEACH的。-___,-话说今天还看见POT还有BLEACH的正版漫画来着……打滚着想想弄来看啊。暴。

说实话……我觉得很王道的挂历诶。- -
除了没有蓝银,银的配对是和他家副队。=w=


10月的小白。>_<

果然圣诞节之前就是要褒奖自己。然后渡过一个……贫穷的圣诞节。-_____-

人間失格

没,我没看那个所谓KK团体王道体现的暗日剧。我只是在别人的BLOG上面看到有作什么九型人格测试题。于是跑进去作。

九型人格测试

第五型理智型

五号特性:思想家

基本恐惧:无助,无能,无知 (同意。)

基本欲望:能干,知识丰富 (= __=我以为自己是米虫做欲望的诶。)

对自己要求:当我成为某一方面的专家时,我就 okay 了。 (这句倒是真的。)

特质:热忠于寻求知识,喜欢分析事物及探讨抽象的观念,从而建立理论架构。

顺境〔能干时〕:理想主义者,对这世界深刻的见解,专注于工作,敢于革新,及产生有价值的新观念。

逆境〔无能时〕愤世嫉俗,对人采取敌对及排斥的态度,自我孤立,夸大妄想,只想不做。

处理感情的方法:用抽离方式处理,仿佛是旁观者, 100 %用脑做人,不喜欢群体动作,对规则不耐烦

身体语言:双手交叉胸前,上身后倾,翘腿;面部表情;冷漠,皱起眉头;讲话方式 / 语调:平板,刻意表现深度,兜转,没有感情。

常用词汇:我想;我认为;我的分析是……;我的意见是……;我的立场是…… (后面几个真的是我么。喷。)

工作环境:理论,逻辑;单独工作,无时间限制;不必管理别人。

不能处理逆境时出现的特征:与现实脱节型:



吝啬:有被吞噬的恐惧;抗拒感情牵绑;病态式的自我孤立;冷血、无感觉;延迟采取行为;认知导向;空虚感;内疚;自卑;负面;过敏;长时间独处, 希望不被骚扰;有特殊专长,基本技能劣拙;想象能力极高,特别多恐惧;不祈望被爱=防止伤害



五号警钟:感觉被人或事掩盖时,实时退避入思维世界;从客观与安全的立场评估环境;与实际情况脱节;集中思维上的评论=抽离;累积的评论成为五号的现实。



座右铭:知识就是力量



典型冲突:难以接近,令人 ( 尤其二号及四号 ) 有挫败感



优点:学者风范,有深度,处变不惊



缺点:自觉高人一等,与人保持距离



最适宜工作环境: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及分析,不必做出实时响应



不适宜工作环境:公开竞争及对抗



令人舒服地方:不感情用事,样样有数据支持



令人不满地方:太过冷冰冰,城府深,高深莫测 (……扯得吧。)



沟通要点:不要侵犯五号的空间及时间;避免一切身体接触;不要求五号给予实时的反应,容许他们有时间思索; 采取主动;不要对五号的思想或感受做出假设;五号不能处理人际冲突,帮助他们缓和此类情况。



激发要点:赞赏五号的学识及分析能力,容许五号在采取行动前做出说尽观察;协助五号成为业内的专家;邀请五号评论其它同事的表现;让五号有足够的空间及时间去自我伸展;协助五号明暸他们冷冰冰的态度对人的影响。



五号的时间管理:私人时间;解救方案;容许五号有私人时间;五号擅于做事后分析,不要催促他们做出决定;五号容易将思考与行动混淆,以为思考过等于做了,帮助他们集中结果,及做定时检讨;一定要给予五号清楚的限期成事。(喷。就是说我常常忘记最后期限,总觉得想过就OK了么。)



5 号达成协议:准备充份的数据;做出全理性的讨论;让五号有足够时间思考。



常见问题:独家村,神秘人



解救方案:基本上容许他做独行侠,同时帮他看到他对小组的独特贡献,及小组对他的支持.


为什么越到后来我觉得这个说的人就越不是我啊?怎么看都是数据·乾的样子嘛!暴。不过他不是缺乏团体性的人。我倒是。="=
我大概还没有把我自己缺乏协调性做到极限啊。笑翻。


发现radio里面的故事都用“那是一个温暖的冬日午后”作开头;发现自己的左右手一个在北极,一个热得好像赤道;发现在太阳底下听《遇见》是多么美好。我终于接受已经冬天的事实。而且,我家因为娘亲的出差而取暖措施全无。= =+
当然我连坐到盥洗室开着取暖灯冲着热水坐在马桶上写文的事情都差点作了呀!>_<
众:……该说你有自觉么。。。

把下了的柯南都看了,平次的戏份好多呀!众:废话!你不就挑他下的么。
扭,我只是喜欢关西·东侦探一起探案的大案子嘛。而且这种一般都是3集一案件的那种呀!平次犬好客爱好可爱好可爱。虽然有的时候的确是……傻了一点。=w=不过这才可爱嘛!


>_<不是超级可爱么!!!!笑翻。
觉得好合适哦……
众:……你无良吧。

那好吧,正色。难得《柯南》是我还在追正版漫画。众:……真好意思说。
所以73同学你加油吧!请不要老是让kids出来而不让平次出来啊……泪。老是看一样的面孔很无聊的。。。爬走……
众:……其实平次也长得一样啊。="=

米兰今天早上还是赢了,如果小组赛都不能出线实在就真有点丢人现眼了。虽然还是忐忐忑忑的出线的。不过既然赢了,乖乖还进球了。我当然要兑现我的诺言。把充电器KS/AAP那章先填了。还有KS 4K文写掉!握拳!我要努力!
众:……深更半夜努力么?="=

好吧,我承认其实这两天我就在作手工啊。学校门口卖的那种针线活儿好可爱!>_<胡萝卜大爱呀。顺便展示一下我买好了外套的I POD,请叫他小。喷。=w=


其实是作为手机链来着,不过我手机上已经有了小猫一只,就不放这种东西了。

穿着外套的。=w=

ture style.喷。


晚上冷得实在不行,看到锅子里还有饭,腾腾腾的跑下去买咖喱。我想我上周末没吃好象“咖喱综合症”又复发了。="=惭愧的很。
果然冬天还是要吃热的东西呀!>_<
好味!

所有的悲伤都可以忘记。

能忘记的就不再重要。
我记得这是我曾一度迷恋的几米《地下铁》原声音乐带中的话。

回到家的时候路上听着椎名林檎的《落日》。可太阳早就落下去,我想着如果能看到天边一点点微红的光这将是多么合适的场景。
在学校门口买了几个傻乎乎的针线布饰来做,可爱倒是可爱,傻却又好傻。决定明天写写文然后就做这个好了。天一下子冷了起来。在学校总觉得脚冰冷。不过好在睡在被子里面的时候还是暖洋洋的。想到周日我去学校一个人住在本该四个人住的宿舍里面,关灯睡觉之后把两只拉进被子里面然后就看到电光火石的闪烁。=w=挺奇妙的。

在学校听radio。其实我是第一次听到超女某两位同学的歌诶。该怎么说,太子殿下果然声音很男人么?丞相的新歌其实一点挑战都没有么?

-_____-

我只觉得自己脑子也冻住了。思考不能。Orz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