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

Le reve est une seconde vie.

如题:梦境是第二种生活。

这是《奥莱利亚》一开头的一句话。其实我没有那么风雅。只不过随便说起而已。关于这句话的真实意义我的理解不会比你或者任何其他人知道得多。突然想起这句话,或者说其实也不是突然想起这句话的。坐车回来得一路上因为也是下班时间,所以没有一辆车是坐到座位的。站在车上,现在想来有点点冷,把脖子缩进长长的围巾里面,然后把那本落落的《那些生命中温暖而美好的事情》拿出来看。
《如果声音不记得》这篇我暂且不说。因为我想落落还是个聪明的作者,她把少女漫画的情怀发挥一下,之后省略了中间的点点滴滴,只留下一个背影给我们看到。我看的时候常常会想她果然还是个喜欢流川的女孩子,描写的男孩子总带有那个人的影子,比如不善言辞,比如长长的刘海,比如到泛蓝的头发,或者这只是我的偏执。
我看到那篇《是梦境与我相邻》的时候,在隧道六线上摇摇晃晃,身边那个女孩子看上去分不清是初中生或者是高中生,我偶尔撇她的感觉应该是初中生,初中生的身上比高中生还多些蔑视些什么的气息。这是我初中时候轻狂又招摇后的结论。我看她背着书包,把头抵在握住高高扶手的手臂上,摇摇晃晃迷迷糊糊的睡去。我想我多久没有这样睡去了。叹口气。真得很久了。
而后低下头看书里面的“我”暗恋那个人。
暗恋啊。
我常说我对感情总是处于理论万岁的阶段。看那个故事里面女孩子就这么不远不近的看着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从没有说出“我喜欢你”,看到她认识或者不认识的那个人的女朋友,偶尔会打个招呼。干过的疯狂的两件事情都关于他。那些无疾而终的爱情。突然想起自己初中的时候也是有喜欢过什么人的。心想那些个少女情怀我也是有过的。那样暗暗的早起,为了和他乘同一班公车;那个迷雾的早晨,新开这班车的不认识路的司机,那简直就是我和他的冒险;他坐在我旁边从相碰的手臂传来的另一个人的温度;他无意识向我提起得他的家人——当然,之后的之后我再次提起他回头问我:有这么回事情?
是啊,只有我记得。
全部的一切,只有我记得。
我看到有人说——约定,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所以,只有我一个人记得的话,不是约定。只是,记忆而已。

落落说在里面发现自己幼小而难以生长的情感。又寂寞又哀伤。却又要装成面无表情的继续如常。我开始回忆那个人一脸兴奋得告诉我喜欢的人是班级里的某某某之后的那个夜晚,我有没有自嘲的笑,有没有让眼睛流汗。

我却是记得那天回家触到门巴时候的一片冰凉,却是完全不记得之前之后。你看,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你该要求谁来记得。
我想所有人,或者应该我觉得所有人都该在她的青春年华时候有过这么一个人,暗暗的喜欢着。最终不属于自己。之前之后或许都没有关系。
那个人喜欢的女孩子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长相很可爱,而且性格也非常可爱,嗯……怎么说,不矫揉造作的那种可爱。实在是很合适的两个人。从初中开始在一起,据说是现在还在一起呢。

我记得之后,也就是我进了大学之后的某天还在家附近看到他俩,那天下着雨,两个人还是很要好的样子。(原谅我的语言贫乏吧。)如同故事常说的一般,我看见了他们,他们没有看见我。我忘记他们有没有牵手,可能有吧。那时候唯一的感觉却是——诶,他们还在一起呢,真好。

之前在一起的那些我们看着腻腻歪歪的情侣们全都分开了,他们还在一起呢。Brade Pitt都和Anston分手了,他们还在一起呢。公主再也找不到王子了,他们还在一起呢。

我那时候笑着和朋友说:诶,他们好像在成全我们对爱情的那一点点期望。

暗恋这种东西,很容易从喜欢一个,变成喜欢一双啊。扑哧。

周一的时候做梦,梦见我在一条奇奇怪怪的田间小路上飞奔,好像是在跑,或者坐着某种自行车之类的交通工具。田间的房子就在路边,飞驰而过的时候就看到某窗户上贴着“前”Ferrari的海报——Schumi和Rubens笑意盈盈的样子。
一下子转醒。
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在我身上化了一片。可我却温暖的想要哭。我那时候板着脸说着什么分开也没有什么。其实也就是这样的。梦里却是悲伤的不行,明明是一晃而过的镜头却是一个长久的定格。

悲伤突然来袭。

我好像总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之后老师带我们出去参观,我死在家里没上车子。于是就只能到吃饭的地方等,在新天地。
我来的比他们会回来得早,于是就弯到马当路上Ferreri专营店(恩,按照老师的分类就是这样)去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喜欢,所以就这么远远的在马路对过看,也没有进去。就看到店里面的大屏幕上放着Schumi的某些片断,他笑着脸上浅浅的有着影子。或者在跑步机上认真训练的样子。我那时候和虾米SMS说:果然有得人见过一次就足够了。实在是让人觉得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的类型。倒不是见不得。只是或者只是那天早上我还作了那个不大不小的梦。梦里面我只是硬生生的疼,却绝对没有早上起来一摸,脸上两行清泪的事情出现。

你看你看,我写着写着又开始胡扯了。

在家里听Radio的时候听到张明介绍某首名字叫做《Better Together》的歌。真得喜欢得一塌糊涂。很自由散漫的曲调。可能是最近又返回去看仙流,所以觉得仙道的不行。那种自由散漫的温暖。招人喜欢。

我想冬天的时候还是要温暖才好。

想到今天回来的时候地铁上对面站着一对情侣,也不是多么金童玉女,顶普通的两个人。那种放在大马路上你看一次不会回头,或者看第二次也不会认出来的类型。女孩子之后在车子冲了冲的时候偶尔拉了一下男生的手,之后就两个人好好的拉着车把手。其实这么说有人会觉得很正常嘛。有什么呢?你干吗这么有所感触的样子。其实也没有什么啊。只不过前两天去学校的路上因为坐过站而在上海南站看到两个怎么看都是高中生年龄的小孩子在候车椅子上kiss的忘我,从我下车,走到另一边,等车,一直到又上车他俩的嘴巴就没分开过——其中包括人走来走去不知几次(每次不超过5秒)以及打扫得阿姨上前拖地一次(绝对长达20秒以上)。
我只能感叹,如果在学校女生宿舍楼门口看到那些个情侣。我妈妈曾不止一次感叹:用得着这么分秒必争么。生离死别么?

生离死别就没有这么缠绵了呀。啧啧。

说到最后别人会说了:喂喂喂,你自己欲求不满吧。
摊手。或许可能。可我的确是爱小细节多过公众场合口水交换的人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