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

[RPS/Football--José相關]Timing

José Maria Gutierrez觉得自己总是存在的恰到好处。
所谓恰到好处的情景很多——比如Madrid秋天的阳光,比如Zaira和Aitor咯咯咯笑时的分贝大小,比如隔着三条街外pub里面龙舌兰的味道,比如他José Maria Gutierrez头发的颜色,比如他现在所处的位置。

José Maria Gutierrez正躺在离他家两个街口的街头公园某棵树底下晒太阳,时间是下午2点,季节是秋季。他眯起眼睛,抬起手,树上的叶子还没有落完,于是阳光透过的时候在自己的手上落下斑斑驳驳的影子,Guti把自己的手翻来复去,于是那琐琐碎碎的阳光也就在他细长的手指上翻来覆去。Guti回忆起某次也就这么坐在Raúl身边翻来覆去的阳光在自己手上跳跃,Raúl也不说话,就看着他。Guti记得那时候自己回过头,然后说:“Raúl,我觉得你变了。”Raúl那时候穿着厚厚的冬季训练服,正对着Guti的手或者手上的阳光发愣的期间,于是只是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Guti,我觉得你也变了。”Guti无所谓的耸耸肩,“人总是要变的。”把手放下来,插进口袋。然后两个人一起低下头,看着脚底下的草皮。

Guti觉得那时候两个人都在想他们第一次的见面。握着手一个说着:“你好,我的名字叫Raúl Gonzalez Blanco。”另一个回答:“你好,我的名字叫做José Maria Gutierrez。”时候的剑拔弩张和郑重其事。

Guti觉得Raúl变了,而且变了很久了。变到连Guti自己都快要忘记了Raúl多年之前的样子。他几乎忘记他们曾经在一起做过多少荒唐的事情,在别人津津乐道于他José Maria Gutierrez泡吧,泡妞,花天酒地的过去时,都忘记曾经那面现在马里的白色旗帜也在和Guti一起胡闹。

可能Raúl自己都快忘记了吧。Guti这么想着的时候正在看某份杂志,上面自己也懂得了含蓄的微笑,不像多少年前没心没肺。Guti记得那次的访谈说起了过去,记者把他的笑容说成是对于过去那些光荣与胜利的回忆。Guti自己知道,那微笑更多是因为对于年少荒唐时代的回忆。说实话,荒唐更容易让人着迷。特别是青春时的荒唐,有一种特别的美。

按照古老的说法,世间有一种平衡,有好必然有坏,有必然有白。一个人有作“正经”事情的愿望,也一定有作“荒唐”事的冲动。漫长人生中,短暂的青春时光也许有一种释放“荒唐”的功能。

Guti有时觉得自己是不是会被列入反面教材,人们责备他挥霍了自己的时光,没有专心去让自己走向成功。但如果自己确实感到快乐并且没有妨碍别人,那又有什么不可以?泡吧或者泡妞说到底都是自己的事情吧。人为什么一定要成功呢?Guti觉得这可能是孩子气的问题,因为现实是严峻的,如果不成功,你似乎很难愉快的活下去。这种话多年前的Guti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但现在却会点头接受,虽然他还是会反问:“但成功了又怎样呢?如果自己不快活。”

偶尔Guti会想起那个说:“我是个前锋,除了这个位置我不踢。”的自己,想起对着教练指着场上病恹恹的气氛说:“你他妈的让我传球给谁”的自己,想起现在成了万金膏药的自己,想起那时常常坐在替补席上等待上场的自己。那些东西是他年轻的时候不能接受的,并且只会让他感到无助,所以他只能选择硬着头皮抵抗,并且拒绝让心灵再回来。不过,这些在现在都不同了。虽然面对悲喜,他依旧会落泪会高兴,但他不会再去责怪自己,埋怨别人和咒骂世道,在面对了最痛苦的改变后,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意外而已,接受了也就自然而然了。

他想起了Raúl,想起队伍里面能和他一起笑着偶尔说说那些过去那些荒唐的仅剩下的Raúl。Guti笑了起来。他想起他们一起送走的他喜欢的Fernando,他崇拜的Fernando,他们敬爱的Fernando。想起在那些自己坐在替补席上等待上场的日子里偶尔走神的时候,他也会不自觉地回忆起自己混乱但灿烂的纯真年代。在这样的回忆中,最让他心动的不是无数的胜利和奖杯,而是与伙伴们在一起亲密无间,充满渴望,自由放任的青春,那里有一个人最真实的生活。

José Maria Gutierrez总是觉得自己的存在恰到好处。

所谓的恰到好处时刻有很多——比如在Radondo离开时Raúl借给自己的肩膀,比如在自己上场时递给Raúl的左臂,比如那些荒唐的青春岁月,比如Guti在某个Madrid的秋日午后站起身来,抖抖裤子上的草,然后咧嘴对自己说:生日快乐啊。29岁的José Maria Gutierrez。


>>>蒙面爬走,这篇文章和我没关系。不要追究前言后语的顺序,也不要追究里面的配对——这个是粮食的。没有配对的。||||||||
我只是脑子站住了。亲爱的José生日快乐。
以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转回去追那些个漫画书。|||||||||||竟然还是少女漫画。

我觉得我的日子果然是越过越回去了。莫名其妙又回去追那些个我许久不看的漫画书。也不是那些个有追求的漫画,口味大众的一塌糊涂——比如《翼》。
我觉得自己大概是脑子又抽住了,不然不会兴高采烈的在看完KURORO和AZ之后很RP的选择了《翼》这种设定少女得一塌糊涂的东西来看。比起动画我果然还是喜欢漫画呀……T口T动画里面的画面我就不说了,为什么我在那种应该觉得很神圣的时刻,BGM也很神圣,我却在PC这边看着想笑呢。=w=声优我也不怎么喜欢,至少在听到小狼同学还有空汰君的声音之后我有种——诶,怎么是这样的失望感觉。摇头。我的记忆大概还停留在《Sakura》那个时候,所以听到小狼,Sakura或者是雪兔的声音的时候还是非常非常的不习惯。觉得完全不应该是这样的嘛。一定要说的话这三个人里面Sakura同学我的积怨最浅,可能是我对可爱女孩子的声音觉得都是好的。。。相比之下桃矢君大概是我最满意的和原来不同的声优配音结果了。虽然我也算是小关的小扇子一把,不过三木大人……我也是非常喜欢的呀!>_<所以这个完全可以忽略了。
所以,就算《翼》依旧保留着美好的OP,ED画面,还有我喜欢的坂本同学唱的ED,但依旧不能改变我对它的动画不满意的现实。

之后说漫画。
虽然我对于CLAMP这个腐女团体长期保持着漠视大过喜欢的态度,而且看着《翼》这漫画摆明了就是CLAMP的同学们暴露女版富奸本性的华丽丽官方同人志嘛。=口=但是长大了的Sakura和小狼君,桃矢sama,看到甜甜蜜蜜的空汰和岚小姐。我还是被她们的狗血设定打到扑街了呀。="=
话虽如此,但当我看到星X郎同学仗着年少的样子,瞎着一只眼睛坐于樱花枝头,身后百鬼夜行,依旧用暧昧不清的表情叫“小狼”后面还依旧挂着CLAMP的必杀省略号的时候。我真有种像摔书的冲动呀呀呀。当然,前提是——我手上有书。实际情况是我瞪着电脑里面的某页眨了两下眼睛,看着龙王小朋友把小狼君拉走了。。。
KUSO呀!角色大客串呀呀!配对大混乱呀呀呀!(喂喂)
不过再次看到现在这样的CLAMP们画的小龙王啦,空汰啦,CLAMP学园侦探团啦,我还是很高兴的。毕竟CLAMP学园侦探团的三位小朋友还是在这样性质的漫画里面出现比较合适呀。比起在那狗血的一塌糊涂的《X》里面合适多了。相比之下星X郎同学,你的出现就实在是杀风景啊。。。还有越来越女性倾向严重的阿修罗小朋友和万年冰山脸的夜叉王同学,虽然你们也变美型了。但是出场还是为了CLAMP的101招“你你我我”真的有必要么?=皿=
而后我喜欢钢同学呀!这种害羞又表面强硬的色大型犬类型我的审美爱好呀!>_<
我怀疑CLAMP同学应该……大概……可能……总之是在推钢和法伊的配对吧。白配,犬猫配,无表情剑客和微笑魔法师配。同人N大要素集合于一身了嘛。虽然其实我没啥不喜闻乐见的。因为法伊叫钢“爸爸”的时候实在是可爱啊。喷。感觉就是威严的老爸带着有点脱线的老婆和继承了老爸性格的顽固儿子和失忆的媳妇儿外加宠物的旅行嘛。。。=w=
不过大大的狗狗和大大的猫猫之类的说法还真是合适呀。T___T好可爱。
而且这漫画完全满足了CLAMP众小姐对于各种服装的爱好,她们已经在《SAKURA》开端的变装游戏里面无法自拔了呀。|||||||||||
不过看了80话,约12卷之后我的第一感想竟然是——CLAMP和《通灵王》,《海盗路飞》和《封神演义》是……一个出版社的?原谅我忘记了。。。应该不会和这些少年漫画在一起的呀。然,为什么我从暗·小狼的身上看到了李白龙的道符,在钢法伊身上看到了卓洛众人的身手还有太公望等人的服装呢。。。线条干脆又硬朗。还真是……对进军少年漫画没有死心么?CLAMP的……姐姐们。。。
但是但是100个但是之后,我对那些个细胳膊细腿穿着19世纪礼服或者是日本学生制服完全没有抵抗力呀。T口T实在是很帅啊。。。爬走。

而后,周末还看人家YY《名侦探柯南》了。=w=说青山内定平新的种种证据。好吧,自从POT之后,自从有TVT之后我就知道什么同人都是证据凿凿的。原作内定的。作者首肯的。众人推行的。新一同学,你快点变回17岁的样子去和平次BL吧,因为我实在受不了你是7岁柯南的样子去和平次BL呀呀呀。(喂喂喂)
平新白是王道吧。- -可怜KID夹在3个侦探中间。

又把好久之前买的松本同学的《Kiss》拿出来看了一遍。小五这种闷骚的笨蛋男人……咳嗽。我得说我抵抗不能啊。把以前饭这个饭得一塌糊涂之后找来听得里面说到的曲子又找出来听。canon我还是大爱。突然有种想去练琴的感觉。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感染力吧。或者应该再去找找还有什么松本同学的东西看。这套可是我买的第一套台版漫画呀。。。银子哗哗的流。

所有的爱情,没有什么区别,若是你爱恋……一心去爱恋。

比赛当天我们很早就去了,是小白的生日,所以坛子上的人做了蛋糕,很可爱。
之后其实是有索伯,米纳尔蒂之类的签名会的。不过因为前一天睡得太晚,那两天又特别劳累,于是就没有去,睡在他们做的Ralf的海报之下,好凉快。果然上赛场的太阳不是一点点的晒,我又没有涂防晒霜,就顶着帽子,还好我们坐的地方被对太阳,问小K他们借的望远镜,对面的看台上好像是our上的人,打出的标语是:Schumi open your eyes to the sun,it's the only one thing bigger than you之类的东西。还看到两个Alonso Who的标语,其中一个是小白饭做的。
身边的人谈论着坐在右边的那些个雷诺饭,说他们叫Alonso的时候我们就叫Who好了。大家一起笑了起来,可是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做,许多事情说说而已。
中午的时候把那个大的不得了的小白的生日蛋糕吃掉了。奶油的东西现在想来其实吃得颤颤巍巍的,大概有好长一段时间我要对这种东西有不好的回忆。蛋糕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一起来的人一起吃都吃不完的地步。于是看到芬兰国旗就叫着:是kimi饭么?来吃蛋糕。的地步。

之后的比赛我该怎么形容呢。热身的时候就被撞了,实在是让我们目瞪口呆的事情,事后大家都感叹:知道今年他倒霉却不知道他能倒霉到这个地步。

我得承认在那赛道上耳塞之类的东西是完全不需要的,而大太阳底下我看着他们一圈圈的绕圈,马达轰鸣之中我竟然也能迷迷糊糊几乎睡过去。现场的解说员比起LB厚道很多,虽然他念念不忘在每圈之后报道Schumi的位置,不过在我们看来他这种热情和Schumi所处的境地实在有些太过了。法家的车也就在那个位置,扒掉了3或者4辆车之后却是怎么也不上再前面一辆了。
安全车出来带圈儿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好笑。我们看那辆有着黄灯的BENZ一圈圈的带着,心想着怎么还不进去。然后有人感叹着Schumi的一进站就被这么浪费掉了。摊手,人倒霉起来喝茶也会被呛到,或者说话也会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在我们期待安全车终于回去了之后大屏幕就告诉我们——Schumi被撞出去了。不夸张地说那时候真有点眼冒金星的感觉。连——kao,老子不看了,马上回家吧。之类的想法也不是没有。
表面上却是很轻松的还是一连懒洋洋的坐在草地上,被太阳暴晒。
Dying in the sun了吧。="=

赛后米米和我SMS说在电视里面看到Schumi低着头,一个人默默地走回维修区的镜头看了好几遍。在赛场上我们却是只看了一遍,就已经无力又茫然了。

之后撑了很久Rubens还是被Webber扒掉了,有一就有二,之后就是接二连三的被超越,我想他也已经尽全力了,他的法家时代也终于是结束了。被他们说来倒有种从此之后再无瓜葛的感觉。苦笑。那么,明年Honda顺利吧,Rubens。
毕竟我也曾经这么把他放在很喜欢的车手中间。

Montoya的退出终于让整场比赛走到了高潮或者是终点。雷诺这赛季稳定性一直不错,所以一般不会有问题。World Champion就是这个意思。我想如果说Schumi退出的时候很多法家或者Schumi饭就离场了的话,那么Montoya退出的时候雷诺的那些饭们就大概已经开始欢呼庆祝了。今年是蓝色的一年,与我始终无关。

Fisi因为还没有进维修区就压制小白被罚过维修区,这样也不过是把小白从第三名的位置推到了第二名,看着小白的车一次次经过眼前,我倒觉得他从Montoya退出那时候就知道他这场比赛不会再有结果了,完全横竖无关的开法,他要追求的东西已经不是他自身的力量能去争取得了。我不知道他这样子开车算不算抵抗?

听那些看了电视转播的朋友说Alonso在最后的时候唱着We're the Champion。
听到的时候我几乎要吐血。心想还好我没看转播,虽然无论是听LB的解说还是现场的气氛都让人郁闷。而后心想这只是今年,这种心理有的车队的饭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回。也只能扯扯自己的嘴角,摇头晃脑的笑。果然自己是被红色娇惯坏了的脾气,这点点挫折就能让我们无力悲伤。

接受难过这种情感我总是很突然,就好像在赛场里我可以看着对面看台上雷诺的旗帜飞扬,他的车迷欢呼雀跃,夕阳西下,那时候场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那里的欢呼声那么大,好像能在整个赛场上回荡,而我们这里却是一群法拉利的fans不自觉的流露出疲倦。

有人哭了。有人欢呼了。

2005年终于结束了。

这时候是要说这句话。自然有很多的人可以笑看一个新王者的诞生,一个新王朝的开始。我们却拒绝接受。在场里我可以安然接受这个结局,虽然不能说不郁闷。但却是可以和别人说笑着别的事情,回到家里被老妈问一句你郁闷了吧。却是一下子漏了一口气,逃进浴室里去洗澡。妈妈在外面嘟嘟囔囔地说着:她花这么多时间去看Schumi,看到的却是退赛。
我使劲的眨眼睛。

不过是没劲。我也喜欢Schumi。

好吧,光是妈妈这句我就又笑了起来。
若是你爱恋……一心去爱恋。

我想这是我的一场朝拜,对于自己喜欢的,喜欢了很久的人,对于自己的一份感情的朝拜。如果我说:这时候结果反而不重要了。那其实我是虚伪的,因为我没有结果,所以我只好看看经过而已。

[RPS/ALL 架空]旅程 II.美好年代 1

II.美好年代



1.2A5-29X


稍微……有点伤脑筋呢……
Andrea Pirlo坐在厨房的桌前,抬眼往自己不大的客厅里扫了一遍。沙发,多功能显示器,茶几,太阳能人造向日葵,窗前的椅子,阳台上的落地窗。
皱了皱眉毛,没多什么呀。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家里的客厅变小了?
歪着脑袋,托着下巴,又往客厅里扫了一遍:沙发,多功能显示器,茶几,太阳能人造向日葵,窗前的椅子,阳台上的落地窗。
等等,椅子上,好像多了一个人影,Pirlo眨了眨眼睛,而后摊开手心,手掌上一个金属质地,直径约为5公分的圆盘物体上面有浅浅的字母“S”,边缘红色的小灯一闪一闪。Pirlo有抬头看看那个坐在床前的人影,稍微叹了一口气。
2小时又32分钟后Andrea Pirlo终于想起让自己坐在厨房的木桌前发呆的元凶了——家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人和手里的这个小型留言机。
Pirlo轻轻按了按手里的留言机,圆碟上方在一阵“沙沙声”后出现那个自己一年要见好几次的人得意洋洋的嘴脸。
“Andrea,这次的任务有点麻烦,虽然你我都不知道哪会是什么麻烦。不过据Mariposa说给你找个帮手总不会有错。
这次给你的可是我最新的研究成果,你要善加使用才行。况且我看你老是一个人,你不无聊么?”
Pirlo无辜的眨眼睛,虽然他知道那个人一定看不见。
“你不要在心里暗暗想我这种话应该去和Nino说,你知道没人会和那小子说这个的。使用说明还有账单我都附在后面了,如果你决定要了的话记得把钱转帐给我,我的账号你知道吧?作为老主顾我可是帮你打了八折,你要记得谢谢我。
就这样。”
前一天还见到的高大人影在说完以上这一堆后,随着机器发出“哔”的一声,消失了。而后厨房的一面白墙上出现了一片投影。
乱码。
Pirlo眨了一下眼睛,想起什么,侧身从椅背上的外套里掏出另一个纽扣模样的东西,是昨天会议结束前被莫名塞过来的东西,翻过来,把上面的“S”花纹对准留言机上的。
墙上的乱码闪了一下,成了正常的编码。
使用说明。
原来是解码器,还真是垄断性的产品呢……
Pirlo一边心里这么想,一边把所谓的使用说明从头到底看了一遍,看到某句因自家墙上那排白瓷盘子而深深浅浅的句子时,眼皮跳了跳,不知是福是祸。



Pirlo把眼神从墙上转过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了,那个被送来的所谓“帮手”还坐在窗前的椅子上。Pirlo转过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坐下,开口:“你能过来一下么?”
窗口的人影晃动了一下,0.2秒之后已经来到Pirlo面前了。
诶诶,还真是性能卓越的新一代呀。
“坐下来吧。”
拉开椅子,坐下来。
Pirlo借着窗外的余光打量着这个自说自话从窗台出现而后直接扔给自己那个留言机的新伙伴,金头发,绿眼睛,面无表情,一脸严肃。
我真的需要一个新伙伴么?
想到那句“据Mariposa说”和那张报价后面的数字,抿了一下嘴,心想:这种行为算不算强行推销?
又看了一眼墙上的使用说明。
“2A5-29X。”
声音略带着不确定。
对面的人一下子直起身子,开口:“请再次确认。”
Pirlo顿了一顿,“2A5-29X。”
“音频确认完毕,21号。”
伸过手,一把抓住Pirlo放在桌子上得手,Pirlo觉得自己的手突然被某种柔软的金属包围,不由自主地想往后缩,可却一下子动弹不得。
“指纹确认完毕。”
半个身子从桌子一边探过来,几乎要额头撞到额头。
“结膜确认完毕。”
没等Pirlo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那个人就退了回去,放开了自己的手,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看到他的眼睛由绿渐渐变为浅蓝,Pirlo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什么,眼前的人反而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慢慢开口:“对象身份确认完毕,姓名:Andrea Pirlo。Master,2A5-29X愿意为您效劳。”
Pirlo愣了一愣,人型……机器人么?
人型机器人本来是被大量运用于社会工作的一类机器人,但因为常常引发某些社会问题而被最终淘汰,而之前的人型机器人全部被回收销毁了,而且那已经十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难道这算是对我喜欢收集复古物品爱好的支持吗?Pirlo这么想到。
实在是……不能理解啊……



天完全暗下来了,Pirlo看见对面的“2A5-29X”直直的望向自己,一副随时准备待命的认真模样,月光下,金色的头发看上去柔软无比,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桌上的留言机一闪一闪,还有那双蓝眼睛泛起微微的光。
Pirlo觉得迷迷糊糊起来,搁在桌子上的左手突然没有知觉。Pirlo并不惊慌,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不自觉的又看看对面那双蓝眼睛,觉得自己的哪一部分和2A5-29X是一样的,有着金属的冰冷和平静。



一整夜,Pirlo反反复复作着同一个梦,三个幽兰的光点在眼前晃动,想要伸手抓住却发觉不但自己的左手,连右手也动弹不得,Pirlo就这么坐在梦境的“荒原”里,略微有些局促不安。当蓝色光点向他靠近的时候,他醒了。
Pirlo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看天色好像几乎中午,眨了眨眼睛,左手已经有可以自如活动,窗边有人影晃动了一下,蓝眼睛看过来,转身时发出小小的一声“卡塔”。“Master,早安。今天有什么安排?”
起身,低着头,坐在床上眨眼睛,在几乎以为他又睡过去之前抬起头,Pirlo说:“我们出去。带你熟悉一下这个城区吧。”



走在街道上,2A5-29X又再一次重复:“Master,您所居住地C区全部资料我以通过‘穆塞俄斯’全部下载完毕。请问您下一步要去哪里?”又发出小小的一声“卡塔”。
Pirlo看了走在自己右边的2A5-29X一眼,心想自己如果告诉他自己只是出来随便逛逛,没有目的地,他能不能不要像一只定时闹钟一样不停提醒自己,不过Pirlo很怀疑2A5-29X是否能了解“随便逛逛”的含义。
于是Pirlo漫不经心的随口说了一句,“我要去3号街口的花店。”下一秒钟,Pirlo觉得自己被人拉住,往后走了5步,Pirlo不解的看着肇事元凶,2A5-29X认真地说;“Master,就是这里。”
Pirlo转过头,身后果然是自己所说的“目的地”。
花店铺面并不大,里面大多数的是人造植物,在C区天然植物始终昂贵无比的东西,若能在家里放上一株天然植物,那同时要添置的将是一整套完整版最新贾庆安全防护系统。当然,对于买的天然植物的人家来说那系统的价钱不过是九牛一毛。
Pirlo隔着玻璃窗看点里面各种各样的人工植物。那些植物栩栩如生,无需浇水打理,在太阳能作用下也会进行光合作用,对于人类来说美观简单又便利。
有些太过便利了。Pirlo心里这么想。
永远不败的花朵还能算花朵么?Pirlo摇了摇头,C区和自己前天所去的T区不同,除了人类,这里不存在任何真正意义上的生命体,可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在意。在他们看来,恩囊一种东西永生那是莫大的荣誉,除了人类自身无法永生,以种种生物被改造,基因转换,于是不会有人担心自家的蔷薇会在夏天结束后枯萎,也不会有人担心自家的宠物狗会在自己一觉醒来之后死去。它们在主人死去后全会被格式化,然后去另一个主人的家。
如此往复。
Pirlo想起Mariposa这次下达任务目标名为“Rosebud”。在C区找“Rosebud”么。Pirlo皱了皱眉头,又开始想起那个会随季节更替变化的花园和Kaka'以前养的那条狗。
Pirlo歪了歪脑袋,2A5-29X发现Pirlo的动作,“Master,下面去哪里?”转过头,看到2A5-29X的金色头发和蓝眼睛,伸手摸了摸那头金发。
嗯……果然是软的。
2A5-29X的动作迟疑了0.3秒。
Pirlo开口,“黄金猎犬。”
又迟疑了0.3秒。
“我们回家吧。”
2A5-29X恢复正常。发出小小的一声“卡塔”。



“诶。”
“有什么能效劳的?Master。”
“如果我把你退回去。”停了停,“你也会被格式化么?”
“是的,Master。”
“那如果我启动那个程序呢?”看了眼厨房墙上的那排白瓷盘子,昨天那句话就是显示在那个位置。
“不,Master。”
“什么?”
“那时就无法格式化,只能全部被销毁。Master。”
“……这样啊……”有一些犹豫不决,把手插进衣服口袋,除了留言机和解码器,果然还有一张小卡片,掏出来看了看,站起身,看见2A5-29X还是站在窗前,看着自己。
Pirlo走到白瓷盘子面前,伸手抚过盘子边缘一道小小的缺口。
“人和机器的区别是什么?”
3秒钟,没有回答。Pirlo回头。
“是记忆。Master。记忆。不可替换的记忆使我们变成独一无二的。”
Pirlo模模糊糊的好像看到2A5-29X的眼睛微微弯了弯,定了定神,还是那双蓝眼睛,波澜不惊。可听到2A5-29X用“我们”,Pirlo微微一笑。
握紧了手里的卡片,Pirlo走到2A5-29X面前,伸出一只手,摸到2A5-29X左耳耳背果然有个小小的按钮,2A5-29X的动作又迟疑了一下。
吸一口气,回忆了一下那个启动方式,慢慢念出卡片一面上的单词:
“Daisy,floor,plane,overthrow,sun flower,help,ocean wave,max,repair。”停了一下,“help,max,repair,daisy。”
看到眼前的人眼睛又变回了绿色,Pirlo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上的卡片,愣了一愣,皱皱眉,把卡片举近一些,又仔细看了看,靠近一点,看看2A5-29X,侧了侧脸,在他左脸上亲了亲。
嗯,也是软的。
Pirlo不知道第一天觉得的柔软的金属感去了哪里。
2A5-29X的眼睛在蓝绿之间闪闪烁烁,不动了。
“2A5-29X?”试探的叫了一声。
没反应。
Pirlo扁了扁嘴,睡觉之前脑袋里最后一个念头是:难道我亲错边了,所以2A5-29X死机了?



“Andrea,Andrea。起床了。”
Pirlo觉得好像听见有人叫自己,做梦吧。翻个身。
“Andrea,Andrea。再不起来就中午了。”
我什么时候买了真人发声的闹钟么。把被子蒙在头上,往里面缩了缩。
“Andrea,Andrea。我做了早餐要凉了。”
Pirlo发出“咕噜”一声,慢慢蹭起来,低下头,用力眨眼睛,抬头使劲让涣散的眼神聚到一起,阳光下金灿灿的头发,蓝眼睛和……金灿灿的笑容?
揉揉眼睛,嗯,金灿灿的笑容诶……
“Andrea,早安!我给你热了牛奶!”低头看了看手上,“呃……虽然是合成制品。”Pirlo看着眼前的人明媚的笑容,觉得那个人对生活的热诚和他拿在手上的牛奶一样都在冒着腾腾热气。
招了招手,那个人伸过头来,“怎么?Andrea?”
对自己的称呼有一秒钟的不适应,顿了一下,摸摸那人的金头发。
“黄金猎犬。”小声嘀咕了一句。
“Andrea!我叫做Massimo Ambrosini,你可以叫我Max。”认认真真地说道,一只手抓着Pirlo刚从头发上拿下来的左手,“而不是黄金猎犬……”
那是手上有少少的茧,之前自己并没有发现。因为热牛奶的关系有了些温度,可这一刻Pirlo仿佛可以感到血液在那个人的皮肤下勃勃流动。
冰冷的,却是最温暖的。
Pirlo笑了起来,看到床边那张卡片背后写道:
“Andrea,如果你只是需要一个帮手,那就启动第一个的程序。不过如果你要的是一个朋友,那你还是再打开第二道程序吧。
M.S”



Andrea Pirlo的新朋友名叫Massimo Ambrosini,Pirlo更喜欢叫他Max。喝牛奶的时候,Pirlo心想:看来这次真的要给你转账了。
飞快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个留言机。
不过……
Ambrosini的金头发在眼前晃来晃去。
“Max,你记得Marat的账号是多少么?”
“?”



看来离Marat Safin拿到他的钱,还有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不会忘记。

看到真人和隔着千里万里,隔着屏幕橱窗毕竟是不同的。

周三的时候就回家,和虾米一起去追法家。在酒店一直等到11点多,其间看到N个机械师上上下下,进酒店出来踢球。有个小哥的衣服上还有意大利国旗。我一下子笑了起来。突然觉得意大利是个多么亲切的国家,他们看着我们拿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想他们一定知道我们在等着Schumi,他们早把这些情况当作正常不已。一个个从我们身边走过,有几个还会吹口哨或者朝我们笑着眨眨眼睛。这时候就后悔怎么我没带张他们去年夺冠的海报,我恨不得把他们拦下来,一个个给我签名。因为他们实在可爱。

之后来了一辆Benz。我看到Ross Brown下来了!我HC他的,熟悉我在F1里面喜好的人都知道。这时候我就看着他从后备箱里不慌不忙的那东西,好像完全不在意别人看他。穿着我最熟悉的样子,法家红色的外套,短袖衬衫,长裤。花白头发,络腮胡子。我看着他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之后我说:我突然觉得冷了。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我娘才说:你是不是一兴奋就发冷?
我这才明白自己的状态。总之看到Ross我就两腿发软了。不过我还是没去要签名。就站在边上看着人高马大的他从后备箱拿行李。表情严肃。好像看着的不是他的行李是F2005的成绩似的。=w=

第二天去新天地马当路。其实老清老早就去了。得出的结论是——Schumi的fans其实那些女孩子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男fans呀!!!看到Schumi乱吼乱叫的。完全没有话说,而且还有身高体能优势。啧啧。这时候不得不说男女还是有别的。虽然看来心智上其实还是没有的||||||||||||||||
先来的是维尼熊托,他倒是和平时看到的样子一模一样,按照虾米的话来说——就好像在看电视里得他一样。喷,就看他那样嘟嘟的从我身边走过去。
不过Schumi本人比照片好看多了。好可爱。我娘在家看新闻的时候都自己HC起来。扑哧。身边有女孩子是从去年上海站开始看F1开始喜欢Schumi的。我很吃惊。因为我那天晚上还和虾米说今年应该不会长法家或者Schumi饭这种东西吧。偏偏有人就是喜欢这时候的Schumi。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说——好吧,Schumi你魅力无边。

不过看到Schumi虽然真得很高兴,至少今年我不用再感叹物理距离的无限接近带来的无力感了。可离开那个地方我还是会反思——我爱他们真的有到这么疯狂的地步么?没错。喜欢的话总是想要见一见,要个签名,或者别的什么。但是轻轻松松的在家里看看电视或者只是单纯的去看比赛难道不好么?我犯得着这么死命的去追啊追。完全摸不到要领的样子。于是又想到了TMC马上就要到了。我也要这么不要命的去追Marat同学他们么?光想想就觉得累得要死。我娘说:追星还累?那你还做什么饭。

好吧好吧,我做菜还不行么……="=

就这么不晴不定的心情,我和他们一起去看了今天的第一次排位赛。
有位外国人应该是kimi的饭,很开心的让一群也是小白饭的女孩子一起拍照。好像论坛里面还有人做标语,芬兰语。我记不住。总之意思是Mika&Kimi加油之类的。有Mika诶……=w=
话说在车子上看到别人带的Mika的英语自传,里面他小时候真得好可爱!有一张抱着吉他的。让我笑翻了。金发小美人啊。啧啧。
据说对面某区还有Schumi的饭做了标语——Alonso Who。。。无以得见,至今抱憾。据说还是十几米的长横幅。果然有人念念不忘这个。咳嗽。那怎么不写那个手指头横幅?爆。

然后去排队等签名会。之间的等待爆走被来去之类我就不说了。总之又看到Schumi了。叹。无他。我还是只能作他的饭。别的人都是其他其他。你你我我的那些事情,见到了他全都不知道到了哪里。完全一幅小扇子的样子。跟着身边的人又蹦又跳(是因为看不见)又吼又叫(是因为别人挤到我了)。喷。总之还是全身发冷的情况,就在那炎炎烈日之下。Sigh,其实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完全就是公理,无需证明。可我偏偏又想起来要求证了。真是傻瓜。
法家也就来了那么7分钟。啧啧。不得不说,大牌的。这点真想拍死他们。主持人之前还号称能签120人,呸。5个车队一共能有这么多人就不错了。之前稍微扭曲过怎么不早点排队之类的事情,之后却是莫名释然了。自己都觉得原因不明。之后来的是Toyota,Ralf竟然没来。我排队那个角落看不清师兄长什么样子。也就个大概。然后我也就没有上去签名。心想着后面还有雷诺和BAR。我就等着吧。
在等雷诺的时候发生了很可爱的事情。嗯。当然因为我是法家的饭,所以今年特别可以如此轻松自在的看着——麦家Fans和雷诺家Fans PK。
有大概6个女孩子吧,是麦麦家的饭。然后在主看台后面,也就是我们签名的上方楼梯上挂着好长一条横幅——Mclarent is the real Champion。还拿着两面芬兰国旗和一面哥伦比亚国旗。开始叫了起来:kimi,kimi,montoya,montoya,Mclarent,Mclarent。。。
女孩子嘛。声音本来就细,穿透力就强,然后又是从上面往下叫,自然传得好远,引得大家都抬头看。之后发现身后人群里有西班牙国旗,中间有公牛图案的,还有雷诺的旗出现了。好像还是从西班牙来看比赛的。自然是因为小宝。基本上都是男的,好像叫着雷诺还放西班牙国歌来着。一前一后和麦家的fans遥相呼应。身边的法家饭都把自己的旗子收收好,抬头回头的看。一边看一边笑。现场pk诶。好难得的。
不过私以为雷诺的fans这时候就吃亏了。因为本来就都是男孩子,声音低,又是在下面。从气势和传播上输掉了嘛。啧啧。下次去占取有利地形吧!
之后雷诺的小宝和fisi都来了。Fisi好帅的!当然啦。意大利人嘛……话说有人和我说过意大利随便大街上走走就迎面扑来的帅哥。虽然我看意甲的时候还是要纠正那朋友这话不要随便乱说。不过Fisi还是公认的帅的。本人绝对也是比照片电视里面好看许多许多的。于是我就上去了。当然上去的途中那个又乱又挤差点要出人命(虽然好像不是我的命),但一定要相信这是个艰苦卓越的过程。我就上台了。近看Fisi还是好帅。虽然我还算立场坚定没有说什么立即变成他的fans不过好感度保这是绝对的。扑哧。小宝么,我还不是说客套话,皮肤很好,粉粉的。带着墨镜,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我记得Fisi我拿签名的时候看了好多眼,小宝的签名是工作人员塞给我的。然后我就被要被推下去了,我还特地回头看他俩眼来着。喷。

虽然我还是看到了很多反法家的饭,不过我倒也没什么所谓。大概早就料到了。所以没受什么刺激。大概是我闲逛在外的时候比较多。

想起那些和我说他们怎么喜欢上Schumi的人们,我倒是可以很冷静地看着他们HC着,然后笑。好像经过很多岁月的感情,可以笑看的。Schumi出现的时候,有个外国金发小男孩带着他更小的弟弟来看。那个弟弟看不见,他还把他抱起来,看了没多久两个人拉着手走了,夕阳的光照在他俩的金色或者棕色的头发上,红艳艳的是他们头顶Schumi那样的帽子,发梢显露出些温暖的光。我突然想起本雅明说过“在一个驼背小矮人身上,我们的爱情莫名的降落下来。”那种时刻可能比那些女孩子的HC更能打动我内心柔软的部分。小小愿望只是看一眼,再看一眼。

如此而已。

虽然还是有那么多人数落你的不是,你的不公平或者其他。
可是。对不起。
我还是爱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