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

[RPS/ALL 架空]旅程 I.

I.Deus e o Dian na Terra do Sol
>>>色上帝 白色恶魔

1.Alas de Mariposa
不知道为什么,坠落竟然可以让人产生一种很幸福的感觉。甚至会莫名其妙的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安然地拥抱地面。就好像回到最初的拥抱一样。
他感到耳边的风呼啸而过,吹得他耳膜硬生生的疼,身上的衣服依旧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冰凉一片,离地面越来越近,他索性闭上眼睛。
但是,真的走向边缘,在选择让自己坠落的那一刹那,却又是恐惧的,这恐惧,是因为对现实生活的恋恋不舍,纵然,生活并不那么美好,拥有的,却还是叫人脆弱。

闭上眼睛的时候看见光明。有一瞬间他是这么觉得的,梦里面有一天光亮而又漫长的走廊,阳光从走廊左边的石柱间落了进来,他清楚地记得那些是白色的爱奥尼亚柱。阳光很亮,让他睁不开眼睛。他一步一步走向走廊的尽头,眯起眼睛,一个色头发的男孩子回过头,看见他的时候突然笑了起来。男孩子长长的下睫毛抖了抖,在他自己的脸上落下的深深浅浅的阴影,白色的衣服在阳光下不知怎么让人想到了圣洁两个字。男孩子跑到他身边,对他说了一句话。他没听明白,使劲眨了眨眼睛,一下子看到那男孩子的脸凑到了他的眼前。两个人都吃了一惊。他就河南孩子大眼对小眼的干瞪了好一会儿,想开口说句话却发现自己从喉咙到嘴唇都干得无法出声。
男孩子转身就欢快的叫了起来:“Marat,Marat,他醒了。”而后看到身后的人挣扎着要坐起来于是就小心翼翼地把他扶了起来。男孩子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衫,色的头发微微卷曲着,左手的手腕上带着什么。靠在背后的枕头上,打量起自己所在的房间四周。床的对面是一扇大大的落地窗。阳光从开着的木格窗间透进来。窗外隐约可以看到大片的草地和各种类型的植物。窗口有棵大树,叶子在阳光下显出嫩绿的颜色。床的一边是一排放满书3层的书架,另一边是一只桃木的柜子。柜子边上放着几台看上去就知道本不存在于此的奇怪仪器,上面红色蓝色的灯跳个不停。
正在打量那几台奇怪机器的时候,另一个男人跑了进来。
兴奋不已的盯着自己。不,应该是兴奋不已的盯着那些机器,顺着那个男人的目光所有人都会得出一样的结论吧。
床上的人这么想道。面前递来一个杯子。转过头,男孩子指指手上的杯子,“要喝么?”
点点头,刚要伸手去接。另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拿走了杯子。那男人像是终于摆弄好了那一堆仪器却又对这杯子里的液体发生了浓厚的兴趣。男人开口:“不是说了还不能给他喝水么!”男人皱了皱眉头。
“可是……可是我看他嘴唇很干啊。”男孩子嘟着嘴,“况且这不是水……”看着男人低头嗅了嗅杯子里的液体。“是菠萝汁。”男孩子一字一顿地说,好像是要强调。男人抬起了自己一边的眉毛,接着是另一边。男孩子开始无辜的笑。
男人指指床上明显跟不上他俩说话节奏的人,然后对男孩子说:“你不向这个你昨天捡回来的人介绍一下你自己么?”
男孩子转过身,面向那个人,指指自己,说:“我叫做Ricardo Isecson dos Santos Leite.”
诶?Ricardo……什么?
床上的人看样子是没有记住这个名字的样子。男孩子又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Ricardo Isecson dos Santos Leite.”而后又指了指自己。
诶?
床上的人歪了歪脑袋。
男人像是习惯了别人记不住男孩子那长长的名字却又乐此不疲的看到他一遍遍重复要别人记住的顶真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弯起了一边的嘴角。
男孩子看到他一脸的坏笑一下子涨红了脸,眨巴眨巴他那两只大眼睛,略略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看着他这样的表情,让人想要伸出手去揉揉他的头发,表示一下安慰。
床上的人这么想,于是他就这么做了,伸出手,摸了摸坐在床沿上男孩子一头卷卷的头发,男孩子看着他的动作,一下子笑了起来。那一瞬间,仿佛全世界的光与幸福都出现在男孩子脸上一般,他再次看口:“我叫做Ricardo Isecson dos Santos Leite.别人都叫我Kaka'。”
噢,Kaka'。这个名字挺好记。
“你可以叫我Ricky或者Kaka'。”男孩子又侧过身,伸手指了指站在另一边提留着那被菠萝汁的男人,说:“那个是Marat Safin,你可以和我一样,叫他Marat。”男人走过了用没拿东西的右手握了一下那只刚从男孩头上放下来的手,而后又弯起食指敲了敲Kaka'的头顶,“我还是你哥哥。”Kaka'往边上躲了躲。
哥哥么?果然也是卷卷的深色头发诶……
被叫做Safin的男人抬起左手手腕,看了一眼手表,把菠萝汁有递回给Kaka',留下一句:“现在可以喝了。我回去看看。”转身就往门口走,到了房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又停了下来,回过头,“Ricky记得把东西还给人家。”Kaka'一边把菠萝汁小心翼翼的递给床上的人,一边点着头。
走廊里铺的是木头地板,他这么想着,一边喝着菠萝汁。Safin的脚步声远了,哦,还下了楼梯。他又喝了一口菠萝汁。
“这是你的吧。”Kaka'站了起来,从他那条白色裤子的口袋里掏出一样什么,又立刻坐了下来,把东西放在对方的手心,是条链子,在他手心里随着床的晃动抖了一抖。
是……名牌?
阳光在它的银质表面上一闪而过。
“Andriy Shevchenko……”Kaka'用食指点着放在对方手心的名牌慢慢念出来,“先前挂在你脖子上的。全是泥巴我就拿去洗了一下,没有弄坏的。”抬起头,“是你的名字吧?”
我的名字么?
又歪了歪脑袋,手心的名牌看得出被保管的很好,一直放在口袋里,一点也没有金属的冰冷,把名牌翻过来,“Ω。”他张口说出到这个房间的第一个词,Kaka'把头凑上去,名牌的另一面刻着希腊字母“Ω”。
“对呢,是Ω。”
Kaka'向后直了直身子,“我可以叫你Sheva么?”床上的人抬起头,看到Kaka'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你看,有个称呼我们才能做朋友啊。”
眼前的男孩子不问他从哪里来,是做什么的,怎么会到这里,自顾自的就认定他的名字叫做“Andriy Shevchenko”。眼光透过他微卷的色发梢和合身的白色衬衫落在面前这一床米色的被单上,脸上满是期待的神情。
“Sheva。”床上的人慢慢重复这个名字,点点头。
Kaka'上前给了Shevchenko一个大大地拥抱,“太好了,Sheva.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这个拥抱来得有点突然,Shevchenko拿着杯子的手一晃,菠萝汁撒出了一点点,滴在了被单上,Shevchenco思量着把另一只手放在哪里,抬眼,太阳落下去了些许,把窗户上的木格子映在地板上的影子拉长了,四月的风吹动窗边的白窗帘,Kaka'的身上混合着青草和阳光的味道,Shevchenko把下巴靠在Kaka'的肩膀上一下,微微低头的时候,刚刚撒出来的那些菠萝汁在米色的床单上已经化开,仿佛开出鲜花。
Kaka'放开Shevchenko的时候依旧是眼眉弯弯的样子,许多年后,Shevchenko想起那天Kaka'的笑容还是会忍不住去想:很多人认为他太好了也是个缺点。然而对于我来讲,满街都是愤怒和郁闷,不满和牢骚的时候,我更愿意看眼前这个人对这个世界宽容的笑容。

把喝的空空的杯子还给Kaka',Shevchenko又开口:“我是你捡回来的?”
Kaka'抓了抓头发,点点头。
Shevchenko心想:我是被捡回来的话,是不是以后会被圈养了?
Kaka'开口,“你是在我早上扫院子的时候捡回来的。”而后又对着Shevchenko笑到露出了牙齿。
这一次,Shevchenko也笑了起来。
太阳很好,天空很蓝。
Kaka'在扫院子的时候捡回了Shevchenko。

“Alas de Maripose。”另一个房间里,一个金色头发的人说了一句。
“嗯。”另一个人顿了顿,“没关系,一切都还在计划中。”

>>>alas de maripose:西班牙语,蝴蝶的翅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