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

守候是为了重逢


Mathilde看着他,看着他,在温暖的阳光里,看着他,看着他。。。

对这部片子的期待来自很早之前。我说过我对《Amelie》是有偏执的人。法国人的鲜亮颜色总把我砸到七荤八素在起不能。这片子倒是简单。介于白和温黄之间。好像在看战争纪录片又好像在看老照片。

任何东西只有泛黄,才会温暖。

这是我对它的说法。
Mathilde可能是个偏执狂的女孩子。她执著的要找寻那个已经被告知死亡的未婚夫。一遍遍地说“我父母死了”可能是为了证明她做的事情——假装病情加重,用光父母的遗产,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停的和自己打赌,不停的期待又失望。辗转反侧。她一直用着第三者的眼光。仿佛这事情和自己无关。
MMM是他们之间的暗号。可爱非常。那个男孩子,青涩到只会羞涩的笑。伤口上有谁的心脏再跳动。对着国人的飞机招手。白花花漆漆的画面上那副正红的羊毛手套和男孩子的笑容一样明显。男孩子左边嘴角有明显的笑纹或者酒窝。和人说话的时候眼睛闪烁不定。笑起来总是天真可爱的样子。就在那样的战争下想要吃的还是“涂满蜂蜜的面包和热可可”。他边吃边对旁人说他这次就可以回去找他的未婚妻了。灰蒙蒙的周围一下子沉默。大家都认为:回不去的,回不去的。再也回不去的。

好吧,回不去的。

没关系。他回不去,那就让她来找他吧。

于是Mathilde不停寻找寻找。不停寻找。过程无需繁叙。可能遇到一个妓女,她杀了两个人。可能遇到一个酒店老板,他有一只木头手。可能遇到一个国女人,她的弟弟死的时候也只有22岁。
我们要看的可能只是结局。我们想要知道最后是不是只要你够执著你就会得到你想要的。

他始终还是给我们一个童话。

Mathilde看着他,看着他,在温暖的阳光里,看着他,看着他。。。
这就是片子的最后了。最后的最后。我们不用去猜测后来他有没有认出Mathilde,有时候爱情的要求那么简单。只是要看着他,看着他。某个温暖的午后,男孩子说:“你要看看我做的东西么?”男孩子说:“你坐下来吧。”男孩子说:“你为什么哭了?”

其实看这片子也是适合买了碟在家看的。看的那天应该阳光很好,照进房间的时候,屋子里一半是阳光,一半是暗。窗外的天空上,一半是浮云,一半是海一样的蔚蓝。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