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胡]無責任

我觉得我又到低潮期了……

低潮期真是来得比我大姨妈还准?[滚]
每次低潮期就觉得干什么都没劲儿不说,还不想上班,不想起床,睡觉不踏实,然后一而再再而三的确定自己并没有想象力和创造力这一回事儿。
我并没有倾诉的欲望这才是无法创造世界的原因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当我们谈论ComiCup的时候究竟在谈些什么

今天去CP签约,又显示出主办方混乱的情况了。
预定14:00-16:00 19:00-20:00 两场,现在看来是主办方对来签约的人数太有信心还是对整个流程太有信心?本来依照往年的经验,签约是个很迅速的过程,到了,找负责自己摊位的工作人员,签约,付钱,拿相关证件,走人。一般一个摊位所需时间不会超过十五分钟。于是我本来想想我三点去,就算人多四点也应该可以签完了吧。可实际上呢?我跑去福州路买好本子封面的纸,扛着3.5kg的一开鱼纹纸,到了那个进新天地的女仆咖啡厅——人竟然还排在外面。
一看到排在外面我本以为没什么,谁知道里面一直排到二层!
而且排队了至少半小时之后我才听说还有拿号这个说法?
可这仅仅是开始。

我的朋友很少。

我不擅长面对人际交往中的各种变故,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很难表达某些感情,比如悲伤,或者安慰与感谢。
或者对熟悉的人反而很难去表达。
我想发自内心的喜欢一个人是有多难?到根本即为我对你感兴趣,我对你遇到的事情,今天遇到了什么,吃了什么,有什么有趣的无趣的事情感兴趣。
而实际上我并不是难以表达,而是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表达,我会呆呆地看着他的脸,然后无话可说。
安慰的话,逗他开心的话,或者关于自己的话,一句都说不出。
我说的是面对自己病重的祖父祖母。
每到这时候我就会觉得,如果那个谁在的话一定比我做的好。
我说我表弟。

我只是那个很乖,却有些冷淡的大堂姐。
对于我表弟来说。

如同舅妈都会说表弟在餐桌上会说一些逗人乐的话,我在家里和老妈说话,只会被她说成“我女儿和我说话都是一本正经的。”不会开那些有的没的却可能在人际交往中更为重要的玩笑。

又比如朋友的家里遇了变故,我今天和老妈说起这件事情,我妈说你怎么不自己主动去人家家里,我说人家说让我别去,我妈就埋怨我这种事自然是要自己巴上去啊,喜事人家不提你当然不去,这种事你自然是要自己主动的。
我很难了解别人的言下之意。

或者从某些角度来说其实我只是EQ很低。

另者,几乎没联系过的小学同学通过种种渠道寻了我的电话号码去,发消息让我参加下一次的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其实我打小就是没参加过同学聚会的人。
我几乎记不起他们的名字,又对过去并不怀念,对他们的现在也并不感兴趣。

我已经可以预见几十年后的自己了。

古怪,冷淡,不会说让人高兴的话,有时候还缺心眼。
我的朋友很少。

不要让自己心爱的人为了自己幼稚的偏执狂而死去

流川才不应该在年轻的时候死去,像他这么热爱自己和篮球的人,任何让他接近梦想的事情他都会去努力,而这样的人无论做什么,成功只是时间问题,他执着却并 不偏执。他知道什么时候低头,什么时候听从长者,因为他从来不欺骗自己的心。而他又那么骄傲,但那是骄傲不是傲慢。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有那么句话,说年轻的时候,我们总会为了一个梦想而高贵的死去。那其实是一种对生命的傲慢。
无论什么年龄,总有一种人能触动我的心,我想他们骨子里是少年,几岁都一样,因为理想之火在心中从未熄灭。
室青也一样,十五年来触动我们的就是,日月交替,年岁轮回,而他们依旧相信他们那显得天真的理想。
若有一天,不再相信,那才是梦的终结。也是对于他们的爱的终了。亦或是他们的爱的终点。
可你要知道有时终点并不是完结,如同odf的结局在我看来并不是终点,那是另一段传奇的开始,当然我们也会说,断在此处再完满不过。
中心思想其实是——写同人的时候,不要让自己心爱的人为了自己幼稚的偏执狂而死去。

其实这是有逻辑的。

直到大学毕业,我一直觉得自己萌POT是一个黑历史。因为中途换__这种事情,我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尚未做过第二次。

如此说来,自从当年,那个POT还占据大会数量顶端和半“壁”江山的时候,身为一个T命,在(国内环境)面对F子同学在各类同人文里傍上迹部大大这位高富帅,并在TF文中粉丝一片部长真是渣渣的呼声下,我就走上了TAT(不是颜文字!)的路不复还了。

其实这是有逻辑的!如果不懂这个逻辑的人,可以去看看安达充的《含羞草》。[……咦?]

但我要说的是,在B站上看NPOT我现在还能看得毫无压力,甚至无需屏蔽任何西皮关键词,可能是因为我也是看着互掐成长起来的,又或者哪怕TAT去了,TF依旧不是我的逆鳞,这一点和在某些某些某些作品上的某些某些西皮还是有差的,想着说“那些都是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如此一类的话,实在还是显得太过矫情,只能说,若是无法圆满,只能说明爱的不够。毕竟对我来说,对一个CP坚持下去的动力,是对于本命相方近乎脑残的爱,以至于不知道的人会误会本命的地步……

当年和我一同萌TF的大学朋友,现在依旧是TF,想想这作品也超过十年,一个西皮,无论是冷还是热,坚持到这份上,也算是你赢了。就好比嫁了个2B青年,等到了2B老年的时候,你还跟他过着日子,你也就该认了。

所以,掐个毛线,有空掐别人,不如萌萌自己的西皮。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