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寫]臨陣槍

【教程】当我写手帐的时候我在玩些什么

【教程】当我写手帐的时候我在玩些什么——Hobonichi与2014的7次相遇

我总说,手帐之于我只是一个完成自己没有成为一个平面设计夙愿的途径,又是一块让我奋力挥洒鸡血的宝地。当然这一条道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现在回头看来2013年的自己用着文库版的hobonichi,却总找不到自己喜欢的风格,而我又用了整个2014年来尝试,终于在将手帐本爆页侧面超过7cm之后,寻找到了一些手帐的快乐玩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综述】有手帐,日日是好日

如果把日语中的“手帐”二字译成笔记,许多人便不会觉得写手帐这件事是什么值得在2015年被再次成为话题的东西,因为那多半是一件以一些封面平淡无奇,样式千篇一律的本子为介质,并且似乎是每一个经历过学生时代的人都或多或少参与甚至擅长的事情。

但“手帐”所包含的东西,却远远超过笔记二字。

它是日记、是工作笔记、是进度管理、是行程安排、是生活记录。你可以细分到每一种功能使用一本手帐,也可以在一本手帐中包含所有以上的功能。

虽然手帐的使用者和爱好者使用手帐的方法、选择的品牌以及款式各有不同,但目的却常常统一——它是人生规划的一部分,是自我管理的一个重要手段。最终我们通过书写手帐,使用手帐,来完成我们的梦想,达到我们的目的,并且记录每一个对我们自己来说重要的时刻。

可能每一个决定使用手帐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疑惑——我应该用哪个品牌的手帐,哪个型号的手帐呢?这个时代注定是选择障碍症患者的末日,我们好不容易在护肤品或者一双舒适到忘却双脚的鞋中安稳下,又在面对铺天盖地不同的手帐品牌与型号时败下挣来。多少人鼓起勇气打开网络上的手帐科普贴或者走进文具店想要寻找自己适合的品牌及型号,又有多少人在信息爆炸物资丰沛的年代节节败退。面对这难以抉择的局面时,我们还是回到最初的几个问题才好——你用手帐做什么?你每天要花多久写手帐?你准备在手帐上花多少钱?

“本”来都是爱

作为一个从小就对于文具有着不可思议热情的孩子,我至今记得那个小学时关于一支可以挂在脖子上,并且上面绘有金属感独角兽(没错,不止一匹)的漂亮圆珠笔是怎样只剩下一个笔帽的悲伤故事,如果你不能理解这种感受,那吃货的朋友们可以想象一下剩到最后吃的肉包子馅儿掉了的一瞬间,或者是资源帝发现自己放高清资源的硬盘损坏时的心情,可能就能体会一二。

【综述】M代表魔法——纸胶带不只是好玩

现在想来我的人生中只有“胶带”两个字,而没有“纸胶带”三个字的时候是多么平静啊。那时候“胶带”二字对我而言可能更多的是透明胶带,那个只会在封箱子的时候才会使用的东西,有多少人会拿着粗重的胶带本身不断转圈才能找到它的开端在哪里而诅咒上一个使用者,又有多少人因为无法完整地将这种胶带扯开而暴躁不已;而后对于“胶带”的认知可能是“双面胶”,这种神奇的东西让小学生们终于摆脱了和浆糊胶水打交道的痛苦人生,使得那些明明是厚纸板,却因为粘合剂的关系而显得格外脆弱的纸质作品,在湿透之前,以正确的姿势把部件与部件之间进行合体,比如将小熊的胳膊与它的身体连在一起——我们依旧小心翼翼地对待着“胶带”这两个字,因为这时候若要将已经被双面胶粘合在一起的东西再分开,或多或少都会让作品本身字面意义上的“脱一层皮”;再往后预见的另一个“胶带”可能是各种意义上最接近我们所要说的“纸胶带”三个字的东西,当美术课上我们需要留白、固定画纸或者留下好看的白框的时候,我们用“胶带”,它外观上朴实无华,但当我们撕下它并发现它没有伤害画纸本身的时候,我们突然觉得应该重新定义“胶带”两个字了。

然后,我们才知道了“纸胶带”,MaskingTape这个词的M对我们来说,就象征着カモ井,象征着仓敷意匠,象征着Mark's,象征着山田商会,象征着Aimez le style,象征着菊水,象征着amifa,象征着三宅商店,象征着……以及更多色彩缤纷的魔法世界。

以及,当然,在你沉迷于这个花样百出,品牌缭乱世界的同时,准备好要面对另一个真相——M也代表Money。

与光同行

若一定要说,我便是个不合时宜的人。

不合时宜的含义有很多种,比如在2011年才第一次看那部早就使得日本刑侦剧中充满其捏他的《跳跃大搜查线》;比如看了这日剧竟然还迷恋到去日本旅行时特地设计了湾岸署警视厅一日暴走路线;又比如在现在这个物欲个人主义空前高涨的时代,依旧坚持想要“做正确的事情,就是伟大的人”,这类话。

与君共枕无天明

我本想以漫画作品中最受欢迎的反派人物来称呼高杉晋助,可是在我心中这样的角色怎么算都是属于火箭队那两位的,于是作罢。

但毫无疑问,在《银魂》这部我们看到最近连载几乎以为他要走向完结的《少年JUMP》系作品中,高杉晋助,作为出场时间不超过三小时,每年才出场一次,每次出场必定是长篇正剧的——反派角色,却成为雷打不动人气排行榜的前五名,那他的受欢迎程度根本到达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想到这儿,我都要替新吧唧垂下一把辛酸泪——你们的差距真的并不是由子安武人和坂口大助所决定的。

当我们耳边《修罗》阵阵,《Samurai Dance》声声尚未散去的同时,我们如此期待着他的再一次登场,因为那将又是一场血的祭奠;可我们又如此害怕着他的再一次降临,我们都应知道这样的角色不该活到最后的最后。

名侦探的使命

名侦探者,让罪犯大叹遇人不淑(?),让良好市民纷纷拍案称奇,让推理作家一向乐此不疲,让警视厅众位又爱又恨。他们必然背光而来,出场必摆Pose,主题Theme必定让人过耳不忘,或穿着西装,或拄着拐杖,或趿着木屐,或戴着墨镜显示自己的硬派无情,而后冒着当场被罪犯捅死、被警察揍扁的风险,聚集起所有死的没死的涉案人员,在故事的开头宣称“没错,这就是——密室杀人事件!”以及在故事最后指着前方,大声宣告“犯人就是你!”日本从来都热衷于本格推理的具象化。不只是具象化,更是剧象化。若说“乱步”系列代代出新依旧散发着大正时期日本人民热衷的那种风貌、金田一系列从本篇到穿越来现代与明智小五郎的PK都一一出现、京极夏彦系列也依旧打着推理的名号大张旗鼓地神棍着大荧幕。那么比起少年金田一系列,柯南这部连载至今已早就超过十年的作品,在真人化这方面,真是后辈中的后辈了。虽然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短裤的小男生形象在各种刑事剧中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恶搞——无论是《美食侦探》里叫金田名一的少年,还是《手机刑事钱形舞》中被绑架的少年,几乎都是江户川柯南的分身。而在2011年夏天再次被真人电视剧化的《名侦探柯南》还是和之前一部一样,用着动画版柯南的BGM,却大行前传之道——名为《名侦探柯南 至工藤新一的挑战书》。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