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APH

不是女朋友么?!

我……只是以意大利和國作為關鍵詞搜索了一下……于是,奇跡之旅開始了?


x1.

意大利媒体一直在说,国人一直认为是自己经常去意大利旅游带动了亚平宁的经济发展。“很多国人认为意大利是国的女朋友,要靠国的旅游施舍才能发展。这简直是一派胡言。”

不是么?!不是女朋友么!
好吧……其實小時候是女朋友,長大了就變成了男朋友?

x2.

宝马大股东,国第一富婆苏珊-克拉滕(Susanne Klatten)被她的一名瑞士“情人”以隐私录像勒索。
<<南意志报>>报道说,这起案件的主犯是一名住在苏黎世的60余岁的意大利男子,犯有诈骗前科,他纠结了瑞士和意大利同伙,专门勒索富婆。据<<南意志报>>从检察机关获得消息称,这个团伙选定一名40来岁风度翩翩的瑞士男子,派遣他专门在旅馆酒吧勾搭富婆,并且屡屡得手。其中一人便是匡特家族的苏珊-克拉滕,而其他两人也都是家财万贯的富婆。

…………我腦補了奇怪的東西……

x3.

意大利手党向国中上流社会渗透
(下略) 这起凶杀案犹如冰山一角,令意大利帮在欧洲的庞大地下帝国浮出水面。国有关机构不得不承认了长期以来都存在的事实:手党在国已活跃多年。
斯特朗奇奥·尼埃塔斯家族和佩尔·罗密欧家族结仇要追溯到1991年,最初结仇的原因只是由于“十年前的一个鸡蛋”。在一次节庆上,来自一个家族的某人朝另一个家族的人扔了个鸡蛋,双方于是展开对骂,在冲突升级后,转为仇杀。2名斯特朗奇奥·尼埃塔斯家族的年轻人率先被杀

路,這樣真的可以么!!……還有手黨到底多蠢才可以啊!捂臉

x4.

国将帮助意大利解决垃圾危机

路,你真的什么都管么!!

x5.

意大利三款葡萄酒兑水加糖遭国查处

……
…………
………………

x6.

意大利外长菲尼就此事向联合信贷银行表示祝贺并称:“这一天是值得意大利乃至欧洲欢呼的一天,意大利和国两家银行的合并为今后欧洲经济和货币的一体化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一部二战史,一部国人吃意大利苍蝇的历史

意大利人的慨叹:如果我们都像国人那样笨就好了!

国和意大利未来将共同组建特殊部队反手党


饒了我吧……不,饒了路吧!XDDDD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我就是從來不自己想本名字!

只為紀念改版。順便抽笑某論壇上的神貼
只能說,總有人覺得自己被[嘩——]污了。


Viva la Vida
I used to rule the world
Seas would rise when I gave the word
Now in the morning I sleep alone
Sweep the streets I used to own
I used to roll the dice
Feel the fear in my enemy’s eyes
Listen as the crowd would sing:
“Now the old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
One minute I held the key
Next the walls were closed on me
And I discovered that my castles stand
Upon pillars of salt and pillars of sand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 ringing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Once you go there was never, never an honest word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
(Ohhh)
( ohhh )
It was the wicked and wild wind
Blew down the doors to let me in.
Shattered windows and the sound of drums
People couldn’t believe what I’d become
Revolutionaries wait
For my head on a silver plate
Just a puppet on a lonely string
Oh who would ever want to be king?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 ringing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I know Saint Peter won’t call my name
Never an honest word
But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
(Ohhhhh Ohhh Ohhh)
( ohhhhh ohhh ohhh )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 ringing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I know Saint Peter won’t call my name
Never an honest word
But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
Oooooh Oooooh Oooooh


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愛してる
作詞・岩里祐穂 
作曲・編曲・菅野ようこ 
歌・AKINO
世界の始まりの日 生命(いのち)の樹の下で
>世界開端之日 在生命樹之下
くじらたちの声の遠い残響 二人で聞いた
>鯨魚們聲音的遠處餘響 兩人聽見了

失くしたものすべて 愛したものすべて
>失去之物的全部 心愛之物的全部
この手に抱きしめて 現在(いま)は何処を彷徨い行くの
>擁抱在這雙手中 現在要徬徨到何處去

答えの潜む琥珀の太陽
>潛藏答案的琥珀太陽
出会わなければ 殺戮の天使でいられた
>如果沒相遇 就成殺戮天使的所有了
不死なる瞬き持つ魂
>持有不死瞬間的魂魄
傷つかないで 僕の羽根
>不受傷害 我的羽翼
この気持ち知るため生まれてきた
>是為了理解這個心情而出生的

☆ 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愛してる
>*從一萬二千年前開始愛你
 八千年過ぎた頃からもっと恋しくなった
>過了八千年的時候開始更戀上你了
 一億と二千年あとも愛してる
>一億二千年後也愛你
 君を知ったその日から僕の地獄に音楽は絶えない ☆
>從知道了你的那一天開始在我的地獄裡音樂不斷絕響

世界が終わる前に 生命(いのち)が終わる前に
>在世界結束之前 在生命結束之前
眠る嘆きほどいて 君の薫り抱きしめたいよ
>沈睡的悲嘆 想擁抱你的髮香啊

耳すませた海神(わだつみ)の記憶
>傾耳聆聽海神的記憶
失意にのまれ立ち尽くす麗しき月
>被失意飲下直到最後的美麗之月
よみがえれ 永遠(とわ)に涸れぬ光
>復甦 永遠不乾涸的光芒
汚(よご)されないて 君の夢
>不被污穢 你的夢想
祈り宿しながら生まれてきた
>一邊宿於祈禱一邊出生

☆ 繰り返し

君がくり返し大人になって
>你重複成長為人
何度も何度も遠くへ行って
>去了遠方無數次
見守る僕が眠れない僕がくしゃくしゃになったとしても
>為了守護即使我無法成眠長了皺紋
君の名を歌うために
>為了歌頌你的名…

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愛してる
>從一萬二千年前開始愛你
八千年過ぎた頃からもっと恋しくなった
>過了八千年的時候開始更戀上你了
一億と二千年あとも愛してる
>一億二千年後也愛你
君を知ったその日から
>從知道了你的那一天開始
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愛してる
>從一萬二千年前開始愛你
八千年過ぎた頃からもっと恋しくなった
>過了八千年的時候開始更戀上你了
一億と二千年たっても愛してる
>一億二千年過去也愛你
君を知ったその日から僕の地獄に音楽は絶えない
>從知道了你的那一天開始在我的地獄裡音樂不斷絕響

關于我能看的輕小說

除了田中大神的殺人坑1234567、奇諾之旅外傳驚現鲇魚聲[腦補自重]之外,大概也就只有——

我从散乱在长桌上的无数请愿书中拿起一张。那是男子网球部的请愿书。还是老样子的有点那个的内容,我无力地朗读出来了。
「说是『想要达到无我的境界,给我们加部费吧,学生会』。」
听到我的话,凝视着眼前其他请愿书的知弦姐疲惫地笑道。
「我倒认为无我的境地绝对不属于金钱上的问题。」
「知弦姐你看的请愿书呢?」
「啊啊,这个是男子篮球部的。只有一句话,『安西教练……我想……打篮球』……」
「要打就去打啊——————————————————————!」
……
……
……
「棒球部。『我要带小南去甲子园。……所以请给我钱。』」
「靠自己的力量带她去啊!」
「足球部。『我想去找中田。请拨出旅费来。』」
「找到后要怎么办啊!不要去打扰他啊!」
……
……
「或者明明设定为最强的地球人却不怎么活跃的人……」
「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干嘛啊,杉崎。」
「要做吗??」
「才不要做!」
「太不配合了啊。我可是为了迎合会长才用有点古老的NETA的……」
……
……
「觉醒真冬VS卍解杉崎键……很值得一拼啊!」
「不要让自己的妹妹觉醒啊!而且我为什么是能够用卍解的设定啊!」
「诶?莫非键……连破面化也会?」
「不会啊!而且我本来就不是死神!」
「尽管如此但是却能用瞬步……」

「都说了不会啊!这段对话读者能跟上来吗,喂!」

以上From其實本人沒看過但是一眼就掃過一片捏他而且能萌的《碧阳学园学生会议事录之学生会的二心》。

好吧,我在自重。

重新陷入低潮期,于是在家只能補全沒看的美劇。GOO依舊保持落后兩周的進度,more里是來了沒貼圖的本子,有圖沒真相,無觀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