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课散

与光同行

若一定要说,我便是个不合时宜的人。

不合时宜的含义有很多种,比如在2011年才第一次看那部早就使得日本刑侦剧中充满其捏他的《跳跃大搜查线》;比如看了这日剧竟然还迷恋到去日本旅行时特地设计了湾岸署警视厅一日暴走路线;又比如在现在这个物欲个人主义空前高涨的时代,依旧坚持想要“做正确的事情,就是伟大的人”,这类话。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blue&潮男相关]热血刑事的守则

都说警察不能做的事情有很多,说的不是那些黑幕黑钱灰色地带之类社会系小说里的部分,而是在警界中那些不成文的保命守则,比如不要把护身符之类的带在身上;比如可以把妻女的照片放在钱包里,但是不能拿出来给人看;比如不能把“其实下个月我就要退休回家了”挂在口边;又比如,不能在重大突击行动前,让同事拉住自己,说“今天这任务出完,我有话和你说。”
今村刚,外号“blue”,神奈川县警察局大黑署特殊搜查课刑警,28岁……原设定。
虽然身为热血直球系刑警本应相信直觉也好,相信科学也罢,总之不应该相信这些没道理没数据支持也说不出事实案例的有的没的,可今村刚还是觉的,现在一身破旧牛仔服打扮坐在沙发上的自己,以及身边熙熙攘攘整个分贝倒是突然高了120%的办公室现实,这所有让人暴走的情况,根本都是因为这个完全已经适应小学生身份,并坐在自己身边一脸悠闲地看着时装杂志的所谓“前辈”,在突击Red Venus前的所作所为,脱不了干系。
今村刚就是这么坚决的认为。

物理属于相爱的人(我忍不住要用一下这个标题呀!)

我随便mark一下,萌梗和文的转化率对我来说……真是低啊,对不起,我只是个废柴!!!!!
顺便,不只是汤草的梗哦。

chapter.1
当地球上只剩下草薙俊平一个人类,意识残存于人工智能的汤川学创造了一个世界,而扮演所有一切的其他角色。
并让草薙俊平以为自己才是人工智能。

chapter.2
稀薄咖啡王子汤川学在某个月圆之夜被普通大学生草薙俊平召唤而来,因为是稀薄咖啡王子,所以每次出现只有三头身,虽然可以变身为九头身(为什么要九头……?)但时效只有三分钟哦!
而对于不爱喝咖啡(特别是稀薄咖啡)的大学生草薙俊平来说,汤川学最大的用处不是用来做物理作业,草薙才不会那么想不开选物理呢!最大的作用是——三头身的身高用来盖住泡面盖子刚刚好。
标题大概会叫做“刚掀开的泡面盖子是很烫的请注意!”这样银他妈风的……类型吧?
恩,总之是这种feel的大学校园爱情(?)魔幻故事吧。唔。

chapter.3
被儿子说“爹,以后我要去警视厅搜一工作!”的大阪本部长……感觉如何了?

chapter.4
我一直觉得警视厅的那位播报小姐一般是这样工作的——比如“搜查一课的草薙俊平小朋友,搜查一课的草薙俊平小朋友,目黑区有物理学副教授在现场等,目黑区有物理学副教授在现场等。”
唔,同理可推还有属于某些(曾经的)空地分属的案件播报对象为(曾经的)管理官让其马上拿上大衣暴走而去,或者是让(曾经的)管理官冷笑一声让搜一其他探员背后一凉之类的。
或者还有“搜一三组,有名侦探工藤君在案发现场等”或者是“黑皮关西名侦探又往东京来了!”之类的预报。
哦,或者还有“特命组已先一步到达案发现场”等各种戳心戳肺的广播类型吧。

【汤×草】物理属于相爱的人

我们都没有听见,但有人看见,有人一直在场。
一名大学一年级生迷惑不解,这是他进入大学后所遭遇的首个不解之谜,他从未认为自己的人生会与物理有任何交集。
一位未来的物理学副教授即将坠入爱河。
一个男孩在苦恼,物理学天才们在争吵,宇宙在消失。
一位播报员在干她分外的事。
所有的故事并无关联——但又似乎并非如此。若是拥有平行世界,那必定也是件有趣的事情,在不断重复的时间里,他们可能拥有不同的职业、命运与无限可能性,唯有相遇是绝对的。
所有的罪恶都始于清白,所有的爱都源于相遇。
就是这样。大概就是这样。

【大学新生vs咖啡王子】刚掀开的泡面盖子非常烫请注意

作为一名19岁性别男的帝都大学一年级新生,草薙俊平自然没有看过《红茶王子》之类的少女漫画。于是也就不可能知道那些流传在女孩子间,若有似无的,关于帮你实现三个愿望的精灵的故事。
召唤来这位只有三头身的咖啡王子マナブ殿下,也绝对不在一个月圆的午夜清风拂面之时,更与用汤勺搅动杯子内液体口中默念咒语的情景完全无缘。
重现当时的场景,哪怕美化度200%,却也至多描述为——
在某个不用打工又没课的傍晚,夕阳从草薙俊平那个七坪半的公寓西边窗外照进来,为那只价值200日元的白色马克杯镶上了红金色的边,而因为看某本从二手书店买来的侦探小说结局太过入神,大喊着“不可能不可能”的草薙,并没有发现自己用了比平时少一半的速溶咖啡量,却在马克杯内比常态多倒了一倍半的水。
直到有一个小小的声音从杯子里传了出来“不可能?怎么不可能?”
咖啡王子マナブ,眼前这个小小人如此介绍自己,他明明自称王子,却穿着仿若大学理科实验室里才会用得着的白大褂,哪怕从咖啡里爬出来站在桌上,这位王子殿下的白大褂依旧没有染上任何污渍一般的几乎可以称为闪闪发光,只见他一边从口袋里取出手帕擦拭了一下被开水热气而迷住的眼镜,一边撇了一眼草薙在看的那本厚若字典的侦探小说。
哪怕迟钝如草薙都应该可以看出这个小小人对于侦探小说的不屑,可当时的草薙还在震惊于自己的杯子里跑出了一个三头身的家伙,他坐在桌前愣神了约一刻钟之久,反思是不是中午在学校食堂吃的咖喱饭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直到マナブ看完整本侦探小说,然后啪地一声合上书,并在N次贴上写下罪犯的名字之后,也没有回过神。

“让你出现的那杯咖啡甚至不是UCC的!”草薙如此和面前这位新同居者抱怨到,“还有你既然对侦探小说不感兴趣,就不要把家里我没有看过的侦探小说封面上都贴上剧透可以吗?!”
マナブ完全不了解草薙对于咖啡的品种何时有了如此的执着,他也没有向草薙介绍在咖啡王国这个庞大的世界观之下,速溶咖啡并不像在人类社会中被成那么多等级,当然更不会说所有一切关于咖啡品质的说法只是商家促销把握消费者心理的一种手段。
既然如此マナブ王子殿下也不会如同魔法类故事开头一般,告诉草薙一个关于他身世的惊人秘密,更不会说自己帮草薙实现三个愿望之后,就会回到那个人类远远无法想象的,庞大的咖啡王国世界去。
一定要形容的话,マナブ出现在草薙这个七坪半的房间里,更像草薙和一个从国外回到日本的人合租——当然这位伙伴既不付房租,也不占地方,需要给他准备的只是一个铺着柔软毛巾的纸巾盒子,一杯稀释的不能再稀释(マナブ王子殿下对这点不以为然)的速溶咖啡(注:品牌不明,连赏味期限也不明),真是没有比他更省力的合租伙伴了。
只要你也不期待在半夜打工回家的时候,看到收拾得一尘不染的房间或者是桌上有一盘咖喱饭的话,他真是单身独居房东还不许养宠物的青年除去电脑咖喱棒球比赛直播之外最好的朋友。

“マナブ,其实你一直不肯告诉我你到底是哪种咖啡的咖啡王子,只是因为你就叫做‘稀薄咖啡王子’吧?每次你给我泡的咖啡除了稀薄我找不到第二个形容词了。”
“稀薄的不是形容我给你泡的咖啡,是栗林桑的头顶长势。”
若无其事说出如此让那位写作助手,读作随从奉命来人类世界看看本国的王子殿下到底为什么还不回去的栗林先生伤心话的,正是这位尊贵的王子殿下。
“啊,マナブ,记得今天我五点半到家,泡面就拜托了哟!”
这样的对话若是让栗林先生听到更是要大发雷霆地喊出“你怎么能让一个王子趴在盖子上给你热泡面呢?”
上次见证这一刻的瞬间,草薙总觉得栗林先生的头发又少了一把,而他口中的王子却若无其事的纠正到“是坐着,顺便请不要在我还坐着的时候做出试图掀开泡面盖子的行为,刚泡好的泡面盖子是很烫的。”
“请你不要再买那个咖喱年糕拉面了,我不喜欢外套上有咖喱的味道。”マナブ目送草薙出门的时候,只说了这么一句。
“是~是~我出门啦。”

这样的对话在草薙俊平那个七坪半的房间里每天会进行20段,骑着脚踏车飞驰在打工来回途中会进行30段,如果是偶尔休息日去午后的公园晒个太阳的话,则会有更多。

マナブ存在于这个房间内,似乎并不想影响草薙生活中的任何一部分,他并没有忙着什么自己国家的复兴之路,只是在人类世界暂作停留,也没有用魔法帮草薙解开任何一道大学教授留下让人烦恼的作业,甚至在找寻草薙那个总是玩儿失踪的电视遥控器的时候,マナブ王子殿下都声称自己用的是物理学所必须拥有的逻辑及分析能力。
除了他三头身的样貌和每次都要用咖啡洗衣服外套却总白得晃眼之外,草薙不知道他和魔法有任何关系。当然这时候,他并不知道之后自己会在所工作的地方被称为驱魔师,也并不知道自己一生所遭遇的光怪陆离才刚刚开始。

那是一个有些冷峭的春天,还是可以把那位迷你型(虽然他自己否认自己在各方面的迷你)咖啡王子殿下揣在大衣口袋或者塞在围巾、或兜帽里面的四月(并且已经如此实行过不下十次)。
マナブ王子殿下以草薙尚未意识到的方式,侵入他的生活,成为草薙习惯的一部分。
如同他的出现一般突然,当草薙带着木质盒回到租屋,想给マナブ一个惊喜的时候,他消失了,桌上那最后一碗咖喱年糕拉面还没有掀开盖子。

此时离草薙俊平与那位名叫汤川学的物理系怪人相遇,还有79天。
而与之熟识并被他加速了某部分的人生,则还有728天。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