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程】当我写手帐的时候我在玩些什么

【教程】当我写手帐的时候我在玩些什么——Hobonichi与2014的7次相遇

我总说,手帐之于我只是一个完成自己没有成为一个平面设计夙愿的途径,又是一块让我奋力挥洒鸡血的宝地。当然这一条道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现在回头看来2013年的自己用着文库版的hobonichi,却总找不到自己喜欢的风格,而我又用了整个2014年来尝试,终于在将手帐本爆页侧面超过7cm之后,寻找到了一些手帐的快乐玩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综述】有手帐,日日是好日

如果把日语中的“手帐”二字译成笔记,许多人便不会觉得写手帐这件事是什么值得在2015年被再次成为话题的东西,因为那多半是一件以一些封面平淡无奇,样式千篇一律的本子为介质,并且似乎是每一个经历过学生时代的人都或多或少参与甚至擅长的事情。

但“手帐”所包含的东西,却远远超过笔记二字。

它是日记、是工作笔记、是进度管理、是行程安排、是生活记录。你可以细分到每一种功能使用一本手帐,也可以在一本手帐中包含所有以上的功能。

虽然手帐的使用者和爱好者使用手帐的方法、选择的品牌以及款式各有不同,但目的却常常统一——它是人生规划的一部分,是自我管理的一个重要手段。最终我们通过书写手帐,使用手帐,来完成我们的梦想,达到我们的目的,并且记录每一个对我们自己来说重要的时刻。

可能每一个决定使用手帐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疑惑——我应该用哪个品牌的手帐,哪个型号的手帐呢?这个时代注定是选择障碍症患者的末日,我们好不容易在护肤品或者一双舒适到忘却双脚的鞋中安稳下,又在面对铺天盖地不同的手帐品牌与型号时败下挣来。多少人鼓起勇气打开网络上的手帐科普贴或者走进文具店想要寻找自己适合的品牌及型号,又有多少人在信息爆炸物资丰沛的年代节节败退。面对这难以抉择的局面时,我们还是回到最初的几个问题才好——你用手帐做什么?你每天要花多久写手帐?你准备在手帐上花多少钱?

“本”来都是爱

作为一个从小就对于文具有着不可思议热情的孩子,我至今记得那个小学时关于一支可以挂在脖子上,并且上面绘有金属感独角兽(没错,不止一匹)的漂亮圆珠笔是怎样只剩下一个笔帽的悲伤故事,如果你不能理解这种感受,那吃货的朋友们可以想象一下剩到最后吃的肉包子馅儿掉了的一瞬间,或者是资源帝发现自己放高清资源的硬盘损坏时的心情,可能就能体会一二。

【综述】M代表魔法——纸胶带不只是好玩

现在想来我的人生中只有“胶带”两个字,而没有“纸胶带”三个字的时候是多么平静啊。那时候“胶带”二字对我而言可能更多的是透明胶带,那个只会在封箱子的时候才会使用的东西,有多少人会拿着粗重的胶带本身不断转圈才能找到它的开端在哪里而诅咒上一个使用者,又有多少人因为无法完整地将这种胶带扯开而暴躁不已;而后对于“胶带”的认知可能是“双面胶”,这种神奇的东西让小学生们终于摆脱了和浆糊胶水打交道的痛苦人生,使得那些明明是厚纸板,却因为粘合剂的关系而显得格外脆弱的纸质作品,在湿透之前,以正确的姿势把部件与部件之间进行合体,比如将小熊的胳膊与它的身体连在一起——我们依旧小心翼翼地对待着“胶带”这两个字,因为这时候若要将已经被双面胶粘合在一起的东西再分开,或多或少都会让作品本身字面意义上的“脱一层皮”;再往后预见的另一个“胶带”可能是各种意义上最接近我们所要说的“纸胶带”三个字的东西,当美术课上我们需要留白、固定画纸或者留下好看的白框的时候,我们用“胶带”,它外观上朴实无华,但当我们撕下它并发现它没有伤害画纸本身的时候,我们突然觉得应该重新定义“胶带”两个字了。

然后,我们才知道了“纸胶带”,MaskingTape这个词的M对我们来说,就象征着カモ井,象征着仓敷意匠,象征着Mark's,象征着山田商会,象征着Aimez le style,象征着菊水,象征着amifa,象征着三宅商店,象征着……以及更多色彩缤纷的魔法世界。

以及,当然,在你沉迷于这个花样百出,品牌缭乱世界的同时,准备好要面对另一个真相——M也代表Money。

当我们谈论ComiCup的时候究竟在谈些什么

今天去CP签约,又显示出主办方混乱的情况了。
预定14:00-16:00 19:00-20:00 两场,现在看来是主办方对来签约的人数太有信心还是对整个流程太有信心?本来依照往年的经验,签约是个很迅速的过程,到了,找负责自己摊位的工作人员,签约,付钱,拿相关证件,走人。一般一个摊位所需时间不会超过十五分钟。于是我本来想想我三点去,就算人多四点也应该可以签完了吧。可实际上呢?我跑去福州路买好本子封面的纸,扛着3.5kg的一开鱼纹纸,到了那个进新天地的女仆咖啡厅——人竟然还排在外面。
一看到排在外面我本以为没什么,谁知道里面一直排到二层!
而且排队了至少半小时之后我才听说还有拿号这个说法?
可这仅仅是开始。

我的朋友很少。

我不擅长面对人际交往中的各种变故,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很难表达某些感情,比如悲伤,或者安慰与感谢。
或者对熟悉的人反而很难去表达。
我想发自内心的喜欢一个人是有多难?到根本即为我对你感兴趣,我对你遇到的事情,今天遇到了什么,吃了什么,有什么有趣的无趣的事情感兴趣。
而实际上我并不是难以表达,而是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表达,我会呆呆地看着他的脸,然后无话可说。
安慰的话,逗他开心的话,或者关于自己的话,一句都说不出。
我说的是面对自己病重的祖父祖母。
每到这时候我就会觉得,如果那个谁在的话一定比我做的好。
我说我表弟。

我只是那个很乖,却有些冷淡的大堂姐。
对于我表弟来说。

如同舅妈都会说表弟在餐桌上会说一些逗人乐的话,我在家里和老妈说话,只会被她说成“我女儿和我说话都是一本正经的。”不会开那些有的没的却可能在人际交往中更为重要的玩笑。

又比如朋友的家里遇了变故,我今天和老妈说起这件事情,我妈说你怎么不自己主动去人家家里,我说人家说让我别去,我妈就埋怨我这种事自然是要自己巴上去啊,喜事人家不提你当然不去,这种事你自然是要自己主动的。
我很难了解别人的言下之意。

或者从某些角度来说其实我只是EQ很低。

另者,几乎没联系过的小学同学通过种种渠道寻了我的电话号码去,发消息让我参加下一次的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其实我打小就是没参加过同学聚会的人。
我几乎记不起他们的名字,又对过去并不怀念,对他们的现在也并不感兴趣。

我已经可以预见几十年后的自己了。

古怪,冷淡,不会说让人高兴的话,有时候还缺心眼。
我的朋友很少。

不要让自己心爱的人为了自己幼稚的偏执狂而死去

流川才不应该在年轻的时候死去,像他这么热爱自己和篮球的人,任何让他接近梦想的事情他都会去努力,而这样的人无论做什么,成功只是时间问题,他执着却并 不偏执。他知道什么时候低头,什么时候听从长者,因为他从来不欺骗自己的心。而他又那么骄傲,但那是骄傲不是傲慢。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有那么句话,说年轻的时候,我们总会为了一个梦想而高贵的死去。那其实是一种对生命的傲慢。
无论什么年龄,总有一种人能触动我的心,我想他们骨子里是少年,几岁都一样,因为理想之火在心中从未熄灭。
室青也一样,十五年来触动我们的就是,日月交替,年岁轮回,而他们依旧相信他们那显得天真的理想。
若有一天,不再相信,那才是梦的终结。也是对于他们的爱的终了。亦或是他们的爱的终点。
可你要知道有时终点并不是完结,如同odf的结局在我看来并不是终点,那是另一段传奇的开始,当然我们也会说,断在此处再完满不过。
中心思想其实是——写同人的时候,不要让自己心爱的人为了自己幼稚的偏执狂而死去。

技能点越开越多是要怎样?

一切都是为了给休小翊同学做生日礼物啊!!!虽然颜色略艳了,其实他是221B的沙发!!!!!
从剧照和人家的粘土模型里看结构……自己大约用休小翊量的华生(以十块钱纸币为例……)算的尺寸,然后画了个大概的构造图纸就这么……随便搞搞了↓下面这个东西↓

Photobucket
里面先做的白模然后外面用红色铺的!感觉还不错!!!转角的地方也做出来了呢,我都要夸奖自己对休小翊同学是真爱了…… ╰(*°▽°*)╯

Photobucket

小红!电视节目很好看的样子是吗!!!2333333

总之觉得自己最近做了好多这样那样的手工哦…………

与光同行

若一定要说,我便是个不合时宜的人。

不合时宜的含义有很多种,比如在2011年才第一次看那部早就使得日本刑侦剧中充满其捏他的《跳跃大搜查线》;比如看了这日剧竟然还迷恋到去日本旅行时特地设计了湾岸署警视厅一日暴走路线;又比如在现在这个物欲个人主义空前高涨的时代,依旧坚持想要“做正确的事情,就是伟大的人”,这类话。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